首页 第九张卡片 下章
第三十六章 叶子
整整半个月过去了,林东在这山崖之上过着隐士般的生活,每天进入那张神秘卡片之内修炼,饿了就到水潭那里抓一条鱼,令人奇怪的是那小水潭里始终有那么十几条鱼,抓了十几天也没能抓完,也不知是从何处来的。

 林东并没有在意鱼的问题,只要不至于饿肚子管他从哪里来,卡片的神奇让林东连忘返,每天的时间都安排的非常紧密,锻体,修玄,学习结构,到了晚上便运行离火心法,这离火心法真是个奇妙的法门,运行起来可以恢复身体的疲劳,连睡眠都省了。

 就这么每周七天,每天二十四小时的连轴转,林东的进步可谓相当明显,他的身体变得比以前更加结实了,感觉体内充满了力量。昨天非藏顺利的突破了玄力第二层,紧接着晚上灵力也跟着突破二层关口。

 玄灵二力的突破让林东很兴奋,更让他兴奋的是在卡片结构的学习上,每一个结构图形都是有许多分支结构组成,掌握了这些分支结构便可以自行创造卡片。

 相比以前林东照着书上所教模仿各种卡片,能够自行创造卡片的惑要大得多,只是这分支结构种类繁多,还需要不断的学习和实践来积累。

 收拾起行囊,林东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山崖,他甚至很感激那条飞蛇和那只苍鹰,若是没有它们林东怎会发现如此隐秘的所在,又怎会得到这两张神秘莫测的卡片。

 林东给这两张卡片起了名字,银色那张叫做《摄魂》,金色那张叫做《四重门》。匹夫怀璧的道理林东还是懂得,两张卡片被小心翼翼的收藏在隐蔽的地方。

 一路返程,这一次出来收获之大让林东始料未及,心情自然也是好得很,半路上抓住一条野兔打了打牙祭,这半个月整天吃白水煮鱼林东这嘴都快淡出鸟来了,可惜此水煮鱼并非上一世的川菜水煮鱼,怀念那

 走了一天半之后,树林变得越发稀疏,山势也逐渐平缓起来,这里距离安普顿城已是不远,再翻过一座山便可看到城市。

 从时间上算,第一批丹药此时应该已经完成拍卖,只是不知双月人对丹药的接受度如何,又拍出了多少比索。

 这批药在林东眼里根本,原材量质量不算好,就连炼丹的程序也被林东省去最后两步,顶多也就能有真正金丹的三成功效。

 这所以这样做主要是因为没有合适的药材,炼丹对药材的采集时间和存放有着特殊要求,就拿那株火灵芝来说吧,秋日正午采摘,药力要比重正午差上一些,此时重已过,若是想得到最佳药材需要再等一年!

 林东哪里有那个时间,一年后还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呢。由于这株火灵芝太大,林东准备的贮存器又不足,只有一部分按照要求存放在金属罐子里密闭保存。为此还扔掉了一些四叶草,让林东很是疼。

 无论如何得到总是好的,只要在炼制上多下些功夫,就算是丹药会稍微差上一些也不至于太离谱。再说这双月大陆如此之大,又没有炼丹者存在,如果运气够好说不定真能得到些天才地宝,五百年火灵芝虽好,比之天才地宝还是要差一个等级的。

 一路疾走,前方山脚下出现了三个人影,定睛一看原来是两个猎人打扮的恶汉在围着一名瘦弱少年。

 少年长的眉清目秀,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身上背着一只小背包,单臂带一只卡械,似乎是一名战卡学徒,林东觉得有点面一时又想不起来。“学堂里学生上千,或许是见过也未可知。”林东心道。

 不知为什么这少年显得很慌张,似乎很害怕那两个身高体壮的猎人,林东心里纳闷,这两个猎户并不是战卡师,使用的武器不过寻常弓箭罢了,这少年既然带着卡械随便有一张战斗卡就能把这两人打个,害怕个啊。

 两个猎人远远地看见林东过来,见他双臂上带有卡械,加之林东本来长相上就有些老成,再说他这些天在山中苦修,浑身上下沾了些山野之气,两个猎人心下对林东颇有忌惮,所以没继续为难那少年,只是拦着他不想放他走。

 林东叹了一口气,看来这两个猎人是在欺负那少年年幼,林东心里有些同情这少年,但是他并没有替这少年解围的意思。

 “这一次我可以救你,但是下一次呢?明明有击破这两个猎人的实力却不作为,实在是可气,别怪老子狠心,有时候受些欺负也是成长道路上必须的一课。”林东心里想着,脚下并不停步,大踏步从他们身边走过,他怒这少年不争,仿佛看见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这少年远远看着林东走来,以为是来了救星,心中大喜过望,可是林东并没有理会他的困境,面无表情的就这么走了,这少年心里着急,脸色变得煞白,看向林东的目光又似无助又似哀求,楚楚可怜。

 林东很生气,他并不是气这两个恶人欺负那少年,而是气那少年不懂的抗争,如此软弱的性格将来势必要吃更大的亏。

 “看我干什么,不如好好看看你自己!你手臂上带着的是卡械又不是玩具!两只蚂蚁为难你,杀了就是!你被欺负和老子有关系!老子又不是神!没理由拯救全世界的人!再说也不是全世界的人都值得拯救!”林东忍不住对这少年喝道。

 两个猎人听到这段话不由得打了个冷战,忽然有种乌云顶的感觉“如果自己围堵的是这个人,只怕是早已死了。”两人心中暗道。

 林东说出这一句并没有任何停下来帮助这少年的意思,头也不回的继续前行。

 这少年见林东真的不管自己,脸上焦急的着了火“同。同。同。同学!”

 这声音很熟悉,林东停下脚步心道“说话结巴?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转过身,林东盯着这少年仔细看了看,少年不到一米六的身高,体态瘦弱,长相很俊,只可惜太过女化了。

 像女孩子一样?说话结巴?

 “哦!”林东突然想到,这不正是在图书馆里见过的那位少年吗,自己还欠他一杯好茶呢。

 林东记起这少年不由得笑了一笑,转身走向这少年身旁,开口说道:“我这人记不大好,忘记了还欠你一杯好茶。”

 绝望中的少年仿佛看到了希望,脸上充满了感激,一时想起刚才的委屈眼泪悄悄从眼角滑落下来。

 “既然是认识而且还欠了人家一杯茶,那这件事就不能不闻不问了。”林东心里想着,用眼光在这两个猎人身上冷冷扫过,说道:“我叫林东,你叫什么?”

 “叶。叶。叶子。”少年低声回答,同时用衣角悄悄擦了一把眼泪。

 一旁的两个猎人此时再也站不住了,林东身上的杀气让他们不寒而栗,他们常年在山上打猎,这种气息再熟悉不过,就像是遇到了大型猛兽一般,这是死亡的气息,不过林东带给他们的感觉比遇到大型猛兽还要可怕。

 稍微胖一点的猎人看起来比较有胆识,也比较懂得人情世故,他深施一礼,堆起笑脸对林东说道:“我们和这位公子开个玩笑,没想到这位公子当真了,您大人大量,就放过我们这一回吧。”

 说道玩笑这两个字的时候一旁的叶子脸色大变,似乎受到了很大的屈辱。

 另外一个瘦一点的猎人早已慌了神,林东双臂上的卡械说明了身份,那可是战卡师的装备!一个普通人招惹一个战卡师是什么下场,全大陆人都清楚,此刻他已心胆俱裂一心想着逃走。

 这一切并没有逃过林东的眼睛。

 “不要想逃,逃就是死,我可不喜欢开玩笑。”林东一字一顿冷冷说道,口气坚定,让人不寒而栗。

 一胖一瘦两个猎人只觉得头皮一阵发麻,逃跑的勇气都没有了。

 林东不去理会他们,问叶子道:“他们俩是怎么回事?”

 这不问还好,一问之下叶子的脸涨得通红,嘴紧咬一句话也不说,羞愧的想找个地钻进去,刚刚止住的眼泪又了下来。

 林东明白了,这叫叶子的少年长相俊美,被这两个鲁猎户看到一时起了心,在双月大陆龙之好普遍盛行,这种同事件经常发生。

 又想到图书馆里这叶子似乎还对自己有点什么,林东悄悄向一旁挪了一步,和叶子同学保持一定距离。

 林东认定,叶子也是一只兔子,只不过这只兔子看不上对面那两只鄙的兔子,所以那两个鄙的兔子便想硬来,叶子同学又软弱,不知如何拒绝,故而感到委屈。

 林东将事件一推理觉得很,怎么这么多兔子?四个人站在这除了自己全他妈是兔子。

 林东虽是不喜好这一口,但是他并没有鄙视别人取向的习惯,这是人的自由,就像自己天生喜欢异一样,这帮人天生喜欢同。只是喜欢同也不能硬来,那样的话即使是同也算**。

 想到这,林东单手指着叶子对这两个猎户说道:“哼!虽然他是那个什么,但是他不想和你们那个什么,你们非要那个什么,就是你们的不对。”

 林东说完这句自己都觉得别扭,什么七八糟的。

 “不。不。不。不。我。我。我”叶子急了,努力地想辩解什么,可惜他心里越是着急结巴的就越厉害。

 林东的大手一挥“行了,别解释了,我都明白,我问你他们如此对你你打算怎么办?”

 林东不听叶子解释,叶子同学心中委屈的感觉更甚,终于再也忍不住嚎啕大哭起来,哭声真的如女孩子一般。

 林东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你知道我刚才为何不顾你而去么?”

 叶子摇了摇脑袋,勉强止住哭声,模样乖巧的听林东讲。

 “口吃这毛病通常是因为没有安全感引起的,可是这世界上谁能给你安全感?更多时候人要靠自己,我救得了你一次却不可能就你一辈子。”

 林东顿了一顿继续说道:“你是在学堂里学过战卡的,这两个人怎会是你的对手,你若是敢于反抗何至于此,你年纪还小,以后指不定会遇见什么样的事情,难道你要这样懦弱一辈子?被别人欺负一辈子?”

 林东句句恳切,说的叶子同学也颇为动容。

 “不。不愿。愿意。”叶子答道,这个道理他当然明白,只是他这种心从小便以种下,一时间根本无法给改变。

 “既然这样你愿不愿意听我的?”林东问道。

 叶子毫不犹豫点了点头,在他心目中林东的形象忽然变得无比高大,虽然林东长得并不高体型也并不大,虽然林东总是误会自己,说出来的话更是恶。可这一切并不是问题,问题是叶子能感觉到林东是在真心帮助自己。

 “用你的卡片,杀死他们。”林东眼睛紧紧盯着叶子,口中说道。

 杀人这种事情从林东口中说出来平淡的让人难以置信,简直就像在说几只蚂蚁。

 一旁的两个猎人听见这句觉得腿都软了,差点没跪在地上,浑身冷汗直冒,可惜林东并没有放过他们的意思,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叶子的心砰砰直跳“天哪,难道这个人是恶魔吗?那可是两条人命啊。”

 叶子惶恐的摇了摇头,似是在哀求林东不要做得这么绝。

 林东看着叶子的表情,口中一声轻叹。

 “有时候我真的很纳闷,总是有那么一些人,明明自己被恶人欺负被恶人折磨,终生活在恐惧和痛苦之中,可他们就是不反抗,一旦有人要杀了恶人替他们解恨,他们居然会站出来替恶人说话,维护这些终欺凌他们的人,我真是搞不懂,他们这是太傻还是太天真呢?”

 叶子很迷茫,他觉得林东的话很有道理,可他又不能接受林东的道理,叶子只是一个心地太善良的少年,善良,天真,单纯,软弱。

 林东觉得叶子这样的人应该活在童话中,和白雪公主生活在一起,否则来到这世间只会是一场磨难。

 林东咽了一口吐沫继续说:“我知道你很善良,这本不是你的错,可是你若是善良到不知反抗那便是懦弱。我们换个位置想,假设今天他们的目标是我,我遇到了你,向你求救,你怎么办?难道你跑回城里去搬救兵?”

 “再假设说,像咱们只是萍水相逢并没有什么深,我死了就死了,对你无所谓,可如果是一位你最亲近的人呢?例如你的母亲,难道你也要眼睁睁看着她死去吗?”

 林东看似平淡的话语像一颗颗重磅炸弹在小叶子的心里炸响,一遍遍冲击着他单纯而又脆弱的心灵。

 善良的叶子遇见恶的林东,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呢?   m.AaxIxS.COm
上章 第九张卡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