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一章
 “紫幽!”紫幽想笑,一向冷静自若的老板龙啸这一次居然为了自己紧张成这个样子,不过,想想,这也是应该的,毕竟自己刚刚为他挡了一,那还真是痛啊。

 清楚地感觉到坏掉的面具从脸上掉落,清楚地感觉到捂住左眼的右手指漉漉的,也清楚地感觉到老板轻轻地拉开自己的手,紫幽虽然不知道自己左眼的

 伤势怎么样,但从老板搂住自己身体的颤抖手臂来看,应该…很惨吧…也许…会失去一只眼睛吧…紫幽并不太在意,可是,紫幽不懂,为什么冷傲如九天之龙的龙啸…在…在…是在哭吗…无泪的老板在哭吗…

 晶莹的水滴轻轻落在紫幽血模糊的左眼眼窝里,与鲜血混在了一起,使得紫幽因疼痛微微挣扎了一下,但紫幽仍然用尽力气抬起手,摸索着龙啸俊美冷肃的脸庞,的…是的…他…真的在哭…

 真的…在为自己落泪…呵呵…能让他流泪…很满有成就感的…紫幽终于无力地昏了过去,鲜红的指尖上,沾着几许闪闪发亮的晶莹…“龙之俱乐部”世界上最著名的SM俱乐部之一,其幕后老板为“龙之财团”

 老板龙啸,传说龙啸本人也是一名优秀的调教师,但是无人见过他调教奴隶,所以,他的调教水平在圈子里一直是个谜。不知是什么原因“龙之俱乐部”并不对外开放,圈子里只有少数人才有资格成为俱乐部的会员,大部分人猜测主要原因是每年高达天价的会员费,因此,俱乐部的会员都是世界上有钱人中的有钱人。

 “龙之俱乐部”一休息室。一名纤细的身影悄声无息地推门而入,暗紫的利落皮装完美地将他修长纤细的人身姿包裹起来,隐隐透出一丝神秘的优雅与惑,黑色的长鞭和银色的面具不但不会给人以恐怖的感觉,反而让人情不自地想要知道面具后面的一切,即使,要接受鞭打的痛苦也在所不惜。

 “紫幽,先别走。”一名早已在休息室里等候多时的红发男子叫住了看样子即将离开的紫幽。

 “有事吗?我该下班了。”紫幽不解地望着炎铭,随手摘掉了脸上的银色面具,出一张明得仿若女子的绝面孔,而异于黑色的翠绿左眼更为紫幽原本便人心神的惑面孔凭添了几分妖冶。

 虽然见过这张面孔多次,但每一次,炎铭都不自觉地陷入那仿佛出自恶魔之手的惑中。“炎铭?”紫幽头疼地喊了一声每次见到自己都失神的炎铭,现在都凌晨2点了,他现在真的很想回家好好睡一个觉。

 终于在紫幽的呼唤下回过神来的炎铭,这才神色严肃地走到休息室中央,一把掀开盖着什么东西的巨大黑布,出一个华丽的金属框架来,而金属框架框架中央,是一名四肢被锁在框架四角呈“X”

 型站立的昏男子。由于男子没有抬头,所以无从知晓他的容貌,但因为四肢被大大的拉开,被汗水浸的白色衬衫和西装长都紧紧地贴在肌肤上,勾勒出他修长匀称如黑豹般健美的身材轮廓和长期练武而自然形成弹肌肤,不过,显然,男子练武的地点是在室内,所以,肌肤的泽并不像大多练武之人呈现出古铜色或小麦色,而是一种温和却又绝不柔弱的白皙。

 炎铭?紫幽疑惑地望着一言不发的炎铭,只能耐着子走到男子身前,用略硬的鞭柄轻轻抬起男子形状优美的下颌。老板!怎么会?虽然颈上戴着不合身份的金属项圈,脸上又戴了一个使得男子的口只能半张着红色的皮制口嚼,但虽处于昏之中仍俊美冷洌的面容令紫幽一眼便认出男子的身份。

 不待转身想问自己的紫幽开口,炎铭便平静地抓住紫幽的右手,趁紫幽来不及反应的时候,将一枚镶有6颗大小相同形状相似颜色各异的钻石指环套进了紫幽的右手无名指上。

 “这个指环可以控制老板颈上的项圈,红色钻石控制窃听器,绿色钻石控制监视器,蓝色钻石控制测谎器,白色钻石控制电击器…”“炎铭!我没想问你这个!”“…哦,我都忘了,紫幽虽然不喜欢用这个东西,但也学会怎样使用了。”

 “炎铭!”紫幽含怒的语气终于令炎铭不得不进入正题了。“老板让你调教他!”“…原因?”紫幽可真佩服自己居然这么冷静地问出这两个字来。“你知道原因的。”炎铭深深地望着紫幽翡翠般的左眼,不有些心疼。

 “…”“一个月内,如果你能将老板调教成功,老板愿意烙下‘忠诚之印’,永远当你的奴,如果失败…”“如果失败我就当他的奴,老板也太狡猾了吧…”“如果失败,他把眼睛还给你。”

 “…还…怎么还…他还得了吗?”紫幽冷冷一笑,还,他要怎么还?即使他挖下眼睛自己也不可能复原了。

 “…今天是第一天,老板怕自己受不了会抗拒,所以戴上了口嚼…紫幽!别太过分了,他毕竟是老板。”发觉龙啸的头微微动了一下,似乎就快醒了,炎铭小声嘱咐了紫幽几句话后,便快步退了出去。

 老板…老板是吗…“醒了就别装了,老板。”紫幽再次回到龙啸的面前,一手掐住了龙啸的下颌,迫使龙啸不得不将自己让无数男女为其疯狂的人脸庞完全地呈现在了紫幽的眼前。

 如同冰雕般精致俊美毫无瑕疵的人面孔啊,只是,眼底少了那份往日的冷傲,而多了几分平静与…愧疚…“真是漂亮啊。”

 紫幽用指间轻轻地从龙啸因无法合上双而自然从出的唾中挑起一条长长的银丝,在龙啸面前饶有趣味地晃着,如愿以尝地看到龙啸难堪羞惭却因被自己掐住下颌连低头都做不到无奈神情。

 “呵呵…”紫幽轻笑着松开了手。“老板不希望我手下留情对不对,那么…老板可要自己承担后果哦。”

 龙啸完美的躯体因紫幽带着一丝冰冷的话本能地僵直了一下,虽然早已知道自己将承受什么…而且是自己自愿…但当紫幽的话出口的时候,龙啸仍然发觉自己在…害怕吧…不愧是“龙之俱乐部”的金牌调教师,心理调教和身体调教都是一,龙啸现在真的不敢确定自己是否能熬过一个月。

 “现在后悔还来得及,老板,只要你现在摇一下头,我就放了你。”紫幽轻轻抓住龙啸本能闪躲的人小舌,肆意狎玩了好一会儿,却只见龙啸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始终不曾摇头。

 龙啸决定的事情,永不后悔。紫幽从龙啸平静的眼中清楚地看到这几个字。不过,这也在紫幽的预料之中,以老板龙啸的骄傲,怎么可能会在自己面前示弱呢。但愿…他这次也不会后悔…

 “呵呵,老板也好任啊,对了,老板知道紫幽最喜欢的什么吧。”紫幽如冬夜风铃般的清脆人笑声令龙啸失神了一下,但又随即清醒过来,看了看紫幽手中的鞭子。

 他当然知道,紫幽的调教一向从鞭子开始。紫幽在龙啸不解的目光中丢下手中的鞭子,而是走到物品齐全的工具架前,伸手将最上层的黑色长鞭拽了下来,转身回到龙啸的面前。

 龙啸望着紫幽手中的黑色长鞭,身体不自觉地轻颤了一下,作为“龙之俱乐部”的老板,他当然知道那是什么。魂鞭,以特殊材料制成,平都浸泡在催情剂“媚夜”

 里,打在人的肌肤上只会留下玫瑰人印子,绝不会出现见血的鞭伤,而且,这种玫瑰的鞭痕在三天之内便会完全消失,留不下一丝痕迹,实为调教工具的极品。

 当然,若单单是这样,龙啸也不会如此紧张,魂鞭打在人的肌肤上只会留下玫瑰的印子是没错,但,魂鞭打在人的肌肤的一瞬间所产生的剧痛却不是任何其它鞭子可以比拟的,那仿佛深入骨髓的疼痛足以让任何人在它面前放弃曾经所坚持的一切,曾有人说,魂鞭是打人最疼的鞭子,这句话一点都不夸大。

 “老板,你曾经说过,当一个人的某个感官受到伤害,那么其它感官就会比原来更加感,以代替受伤的感官,例如,把你的眼睛蒙起来,让你不知道鞭子会落在身体的哪个部位,老板的身体…会更加感对不对…”

 完全不在乎龙啸难得一见的惊慌目光与模糊的抗议声,紫幽将一个严密的眼罩牢牢地套在龙啸的头上。既然是老板想玩,自己怎么敢手下留情呢。

 “老板不是很想知道我失去一只眼睛的滋味吗。”紫幽仿若无意的话令龙啸缓缓垂下了头,看不见的滋味吗?如果手术过程中出现一点点的差错,紫幽的两只眼睛就全完了…

 即便如此,即便龙啸已经打算撑过这场逃不了的鞭打,但魂鞭划过空气的呼啸声还是让龙啸本能地绷紧了身体,然而,龙啸却迟迟感觉不到应随破空之声而来的剧烈疼痛。

 紫幽妩媚一笑,又挥舞了几下空鞭,才高高的扬起鞭子,毫不犹豫地落在龙啸从未受到暴对待的柔下体上,第一鞭,要让他永远记住。

 “呜…”龙啸整个身体因无法形容的剧痛绷紧成一个优美的弓形,模糊的惨叫表明他现在正忍受着怎样的剧痛,但是,紫幽再次扬起的鞭子可不会因龙啸的痛苦而迟疑一秒钟。

 “咻!咻!咻…”每一鞭都力道十足,不带一丝花巧,龙啸美好的身体随着鞭子的每一次落下而剧烈震颤着,但瞬间这份难以言喻的剧痛便会转化为舒服的烫热,即使隔着衣物,鞭子上“媚夜”的药还是通过贴着肌肤的衣物所渗透的汗水而渐渐渗入龙啸的肌肤中,当然,在龙啸刚刚感觉一丝愉之时,下一鞭的落下便立刻让他又陷入了几近昏厥的剧痛中。

 终于…这个休息室里只能听到龙啸模糊的息声,他…忍过去了…但…这只是开始…没有了鞭打的疼痛,媚药所带来的快便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龙啸体内充斥着,不一会儿,由于被套上皮制口嚼而无法合口的龙啸根本控制不了口而出的羞人呻,只能难堪地别过头去,口中渐渐溢出压抑而人的息呻,而且,龙啸子上早已高高撑起的小帐篷也将龙啸此时的生理反应暴无疑。

 紫幽饶有兴趣地把鞭子丢在地上,缓步走上前去,一手隔着子暧昧地着龙啸感异常的下体,一手故意极其缓慢地将龙啸上衣的扣子一颗一颗的解开,想要调教一个人,未必一定要先光他的衣服,有时候,留下他身上的衣服会有更好的效果,紫幽相当明白这一点。

 当紫幽的手毫不犹豫地虏获龙啸高高起的分身暧昧的时候,头上被蒙有眼罩的龙啸全身剧颤,下意识地向后躲去,但是,龙啸的闪躲反而让紫幽又向前迈了一步,身体已经紧贴在龙啸被汗水打的衣服上了,同时,紫幽的手再次一把抓住的龙啸闪躲的分身,略带惩罚意味地暴地抓碾着,使得龙啸痛哼一声,却又避无可避,只不过,龙啸的这一声痛哼,在已被口水浸的口嚼和媚药的双重作用下,变成了模糊不清的人呻

 龙啸的上衣被渐渐解开了,满是玫瑰印子的优美膛引得紫幽忍不住低下头,探出小巧的舌尖,挑逗地划过每一条可爱的鞭痕,已被媚药渐渐控制的龙啸哪里经得起如此挑逗,一声模糊的低吼,龙啸的身向前高高起,眼看即将发,却见紫幽眼中冷芒一闪,还抓着龙啸分身的纤纤玉手猛然用力,龙啸便息着瘫软下来,一声绝望的叹息夹杂在无力的息之中。

 “老板,很想玩是吗?紫幽陪老板玩!”紫幽突然后退了一步,一把抓住金属框架的边缘,再用力一拉,龙啸的整个身体便随着金属框架的转动而转动起来,直到龙啸呈倒立的姿势锁在金属架上,紫幽的手才停了下来。

 在眼前一片黑暗,四肢被大大展开锁着的无助状态下,身体突然被倒立过来,即使是在媚药的作用下,无法知道外界发生什么事的龙啸仍本能地挣扎起来,当然,这样的挣扎根本是徒劳的。

 毫不在意龙啸无力地挣扎,紫幽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几声布料划破的声音过后,龙啸便感觉自己的下体彻底地暴在空气当中,感觉到紫幽的目光肆意浏览着自己因媚药的作用而分外人的下体,龙啸反而不再挣扎了,反正…已经逃不掉了…不是吗…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