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章
 嗯?望着眼前形状美好因紧张而微微颤抖的立分身,紫幽下意识地挑了挑眉,看来龙啸还真是做了很多的准备啊,下体上原本浓密漆黑的体应该被刮得一干二净,那么…后面…

 果然…后面应该还从未受过侵犯粉红菊里似乎含着什么东西…既然老板这么有兴致,自己怎能不配合呢。

 紫幽故意鲁地一把抓起龙啸立的分身,毫不犹豫地剥开顶端的包皮,出已被情成紫红色的头和上面隐秘的小,并用大拇指用力地摩擦了几下,难以形容的疼痛令龙啸的再次痛哼了一声,却仍然没有挣扎。

 呵呵…有趣…紫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伸出粉的小舌在龙啸紧张的分身顶端恶意地剐了一下,引得龙啸的身体一阵轻颤,然后紫幽温柔地含住龙啸一直得不到发的可怜分身,饶有技巧地挑逗着龙啸内心深处的情

 只是,感觉龙啸的分身在自己的口中已濒临崩溃的那一瞬间,紫幽毫不犹豫地拽出龙啸涨大的分身,用早已准备好的细长麻绳将龙啸涨大的分身一圈一圈的起,勒紧,直到龙啸感觉自己的分身几乎被生生碎的时候,紫幽才在龙啸分身的部用力地打了个死结,使得龙啸立的分身一下子软了下去。

 “呵呵,老板就是希望我这样,对吗?”再次轻巧地吻了吻龙啸分身,紫幽优雅万分地蹲了下来,笑盈盈地望着脸色已惨白到极点的龙啸,伸手轻柔地解开龙啸头上的黑色眼罩和已透的皮制口嚼。

 无神地望着眼前模糊不清的绝美面孔,龙啸只是无力地息着,一言不发。“呵呵,看来老板还没玩得尽兴啊,既然如此,紫幽就陪您玩到底。”

 见龙啸只是眼睛一眨不眨地望着自己,目光蒙中却隐约透着让自己捉摸不透的无神目光,紫幽一把抓住龙啸垂到地上已被汗水浸的柔软黑发,毫不留情地将龙啸平静过分的绝美容颜拽到自己的眼前,使得身体倒立的龙啸艰难地息起来,好在紫幽又立刻松开了龙啸的黑发,转身就在龙啸的眼前从一旁的工具架底部拿出一个令龙啸心惊胆战的东西,一个精致漂亮的…扩器。

 但是,龙啸仍然没有言语,只是木然地闭上双眼。紫幽缓缓站起身,熟练地从龙啸菊中拿出那只正滴着晶莹的肠已略略向龙啸体内滑去的小型按摩器,又小心地将扩器放入尚未完全关闭的可爱菊中,再轻轻按一下黑色的按纽,只听龙啸闷哼一声,扩器便尽责地将龙啸菊内的美景完全地呈现在了紫幽的眼底。

 只见第一次暴在空气中粉壁仍在媚药的作用下饿渴地动着,似乎因按摩的离开而不满的抗议,而每一次动都引得几滴晶莹可爱的体顺着粉的肠壁滑入龙啸的身体深处,虽然龙啸还是第一次被这样肆意地打开最隐秘的地方。

 但由于紫幽的高超技术,已被完全撑开的狼狈菊竟然没有一丝裂伤,没有一丝鲜红,只不过因冷空气与火热的菊内部难得接触,使得被撑开的菊本能地收缩起来,想要合上,当然,在扩器的作用下,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真美…”似乎连紫幽都被这眼前难得一见的美景住了,竟然情不自地伸出玉白的纤手,缓缓探入被完全展开的菊中,用冰冷的指甲无意识地刮着龙啸感异常的肠壁。

 又麻又难以形容的难受感觉从粉的肠壁一下子席卷了龙啸的全部神经,近乎煎熬的,龙啸死死地咬住下,身体也不自觉地扭动起来,这时,紫幽才察觉到自己无意识的动作给龙啸带来怎样的刺

 想不到自己竟然失态了,紫幽自嘲地笑了笑。低头看了看死咬下不肯出声的龙啸,紫幽恶作剧般从一旁拿起一支足有手腕细的红蜡,在龙啸惊恐的目光点燃,望着已被紫幽放到自己撑开的菊上方、一滴鲜红的烛泪即将落在自己柔的身体深处的时候,龙啸终于不顾一切地挣扎起来。

 “拿开!把它拿开!”龙啸拼命地将难以行动的身体向后躲去,恐声道,不知是否是紫幽故意,这滴烛泪只是滴在了龙啸的菊边缘,但即使如此,龙啸仍因烫痛而惨叫了一声。

 望着拼命闪躲的龙啸,紫幽的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冷芒,本来还只是想吓吓他而已,既然老板这么不配合,就只好换一种玩法玩。

 忽然,紫幽眼睛一亮,似乎想到了什么,转身将燃烧着的蜡烛放一边,连看都不看一眼龙啸便走了出去,只是留下一句莫名其妙却让龙啸备感不安的话。

 “现在老板就算想要蜡烛,紫幽也不给了,除非老板肯叫紫幽为主人…而且求紫幽…紫幽才也许会答应哦…”***

 紫幽出去了,龙啸一直勉强保持平静的神情终于疲惫地松懈下来,出淡淡的苦涩,一个月,只有一个月的时间,紫幽,让我成为你的所有物,让我没有任何理由离开你,让我的心除了你再也装不下任何东西,让我…也让你…不会后悔…

 屋子里因为紫幽的离开一下子显得空的,龙啸只能听到自己夹杂着息呻的紧张呼吸声,龙啸不敢想象,假如现在有人进来…假如有人看到这样的自己…

 由于倒吊的时间过长,而且紫幽一直没有回来,龙啸的头脑开始有些昏沉,断断续续的呻随着媚药在龙啸体内的蔓延而无法控制地从姣美的泻出来…

 紫幽…他该不会想就这样把自己丢在这里吧…万一有人来怎么办…时间的流逝终于让龙啸不安起来,但身体的无力和头脑的昏沉却让龙啸再次沉浸在望的旋涡之中…“紫幽…”

 模糊不清的迷茫声音从龙啸的口中无意识地滑了出来,而就在此时,龙啸已听到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勉强睁疲惫的双眼,龙啸看到缓步走近的紫幽,也看到…紫幽手中的东西…

 发觉龙啸的目光在接触到自己手中的东西后立刻化为难以形容的清明惊恐,瞳孔瞬间收缩了一下,身体也不由自主但颤栗起来,紫幽不出一丝娇媚的微笑。

 望着紫幽少人前的人之态,龙啸不痴了,连即将到来的残酷对待都忘却了,只是痴地沉醉在那人心神的微笑中。其实,紫幽的手中并没有拿什么可怕的工具,只不过是…一半干枯的猫尾草…

 “老板…似乎不专心哦…”一向将情绪控制得很好的龙啸此时出如此失态的目光,令紫幽下意识地皱起了好看的眉,同时,不悦的声音也让失态的龙啸回过神来。

 天啊…自己竟然…龙啸鲜有情绪的俊脸上瞬间浮现了一丝难得一见的嫣红,狼狈地别过头,避开紫幽意味不明的目光,直到…“啊!”紫幽拿着猫尾草的花茎,将猫尾草如猫尾般茸茸的花穗毫不犹豫地探入龙啸一直被扩器大大撑开的狼狈菊深处,龙啸原本的无力的身体在猫尾草接触到已感到极点的肠壁身体剧烈地挣扎起来,如同千万只虫在体内肆意游动所带来的意令龙啸的意志瞬间崩溃。

 “不要!拿出去!紫幽!把它拿出去!”近乎嘶哑的吼声反而令紫幽冷笑地将猫尾草向龙啸体内的更深处送去,现在才拒绝,已经太迟了,老板。

 由于龙啸挣扎的剧烈,使得整个金属架子都隐隐晃动,发出吱吱的响声,好在勒住龙啸手腕和足踝的东西不是锁链而是特制的加厚宽皮套,所以龙啸的手腕和足踝没有任何伤痕,但仿佛从身体最深处产生,却因四肢被束缚,无论都触碰不到的麻令龙啸疯狂地摇着头,被汗水浸透的发随着龙啸的每一次摇头而甩出大量的水迹。

 终于,龙啸不再挣扎了,不是因为紫幽的停止,而是因为身体的无力,虽然龙啸不再挣扎了,但身体却在不住的打颤,大大分开的‮腿双‬也抖得更厉害,已经近乎痉挛的无力身体在媚药和猫尾草的共同作用下,白皙的肌肤也似乎浮现出一层桃红色的人雾霭,连已被层层捆扎的可怜分身的顶端,都甚至冒出两滴望的体。

 松开花穗已完全没入龙啸体内的猫尾草,紫幽缓缓半蹲下来,将自己沾满晶莹体的手指送到龙啸的眼前。

 “老板似乎很喜欢这个可爱小东西呢。”无力在乎紫幽戏弄的声音,龙啸只是无神地望着紫幽手中燃烧的红烛,出哀求的目光。“给…给我…”龙啸知道紫幽想听到什么。“可是老板不是不喜欢这个吗?”

 “我喜欢!”发觉紫幽想把蜡烛放下,在意的煎熬中的龙啸终于慌忙喊出这句话,红润的朱不自觉地哆嗦着,声音中也带出明显的颤音。“喜欢什么?”

 “蜡…蜡烛…给我蜡烛…”“这…似乎不是求人的态度…”见龙啸艰难忍受的痛苦神情,紫幽好心地提醒道,见龙啸下意识张了张嘴,却无论如何也叫不出那两个字,紫幽不装做要离开的样子。

 其实,紫幽很清楚,以自己老板龙啸的毅力,接受高级的SM调教并不是一件难事,但对于一些普通奴都可以轻易做到的基本调教,龙啸却无论如何都放不下矜持和骄傲。

 “主…主人…求…求您…”龙啸颤抖难堪的声音令紫幽得意地转过身来,只是,这样的哀求显然没有让紫幽完全满意。“求我什么…”“蜡烛…”“哦…老板想要我把蜡烛扔掉是吗?”

 “蜡烛…求您把蜡烛进我的小里!求您!”龙啸艰难苦涩地合上双眼,骄傲始终无法与本能相抗衡,颤抖得仿佛不是自己所发出来的羞哀求令龙啸忘记了自己是谁…见龙啸都做到这种地步了,紫幽也就没有再往下问下去,毕竟,这只是开始而已,以后再慢慢来。

 不过…“但紫幽已经不想把蜡烛给老板的小吃了,换一种玩法好了…记着哦,在蜡烛烧完之前所滴下所有的烛泪如果老板的小有一滴没有接到的话…就要…接受惩罚…”

 不知什么时候,紫幽的手中多了一条皮绳,只见紫幽熟练地将皮绳系在金属架上方,底端垂至龙啸紧张收缩的小之上,然后将又拿过蜡烛,吹灭后倒系在皮绳底端,有些微烫的鲜红蜡已微微深入龙啸被扩器大大撑开的狼狈小,望着紫幽手中渐渐靠近的火柴,龙啸猛然知道紫幽到底想做什么。

 身体本能地颤了一下,龙啸绝望地再次合上双眸,死死咬紧了牙关。紫幽毫不犹豫地点燃了蜡烛,在火焰瞬间向上席卷了整个烛身的时候,将尚有火星的火柴随意丢在了龙啸被跳动的火焰映照得分外人的可爱小中。

 “啊…呵…”准备是一回事,真正体验又是另一回事,由于蜡烛是倒挂,火焰又是向上,所以,红彤彤的烛泪似水般落到下方同样红彤彤的人小里,使得长时间暴在空气中习惯外界微冷气息的感肠壁瞬间剧烈的收缩起来,难以形容的灼痛令原本打算咬牙忍受的龙啸本能地挣扎起来,口中发生痛苦的呻

 由于龙啸本能地挣扎,小自然也随之晃动不已,使得烛泪无法准确地落进小,不过,龙啸的美口的周围自然就成了烛泪新的蹂躏对象。

 “啊…不…我…”好热…好象小快被融化掉一样…而且,不只是热,烛泪经肌肤的所引起的异样麻令双手被束缚的龙啸本能地动着,试图减轻一些麻,但是,根本无济于事。

 地望着欣赏着自己挣扎窘态的紫幽,龙啸咬牙停止了挣扎,使得下的烛泪准确地落进自己的小,虽然烛泪落在自己肠壁上所产生的疼痛远远超过滴在上的疼痛,但是,也因为这样剧烈的疼痛而缓解了烛泪所引起的麻,当然,龙啸更清楚,虽然可以暂时缓解麻,可一旦蜡烛燃尽,自己会马上陷入一个地狱。

 这种蜡烛就是这样的,让人明知道结果,却又无法选择。“紫幽…紫幽…紫幽…”的泪水无意识地从龙啸的眼角滑落,没有了丝毫骄傲的哀求声音令紫幽的目光渐渐化成秋水般的清澈。

 “怎么…受不了了吗…受不了就乖乖地当你的老板!少找这种刺!老板做不来的!”“不!我可以…我可以…可以做的…我…”

 “…”紫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熟练地从龙啸的下体取下扩器,然后小心地将龙啸从金属架上解了下来,四肢刚刚获得自由、全身酸软的龙啸便无力地瘫倒在地,大口息着,因长时间被扩器大大撑开的狼狈小因烛泪的余温一张一合,混合着大量晶莹体依旧滚烫的烛泪从短时间无法合上的口里缓缓淌出,在地上形成一条鲜红的小河。

 “老板做不来的。”缓缓蹲下纤细却决不柔弱的身体,紫幽轻轻挑起龙啸俊美异常的面庞,温柔而心疼地吻去龙啸眼角的泪痕,这份腻人的温柔几乎让龙啸感觉心都被融化了。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