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三章
 “老板不必感觉愧疚的,当时,假如那一是朝我过来的,老板也会毫不犹豫地为我挡下那一吧,我…只不过做了老板会做的事情而已,老板知道吗?我在医院里头脑中一直在想什么…我在想,感谢神,假如世界上真的有神的话,只用一颗眼睛就可以换得老板的命,我真…真的感谢这个神…”

 紫幽…龙啸怔怔地望着轻轻送开自己的下颌,转身离去的紫幽,哽咽在喉的声音无论如何也发不出来,只觉得泪水肆意落到地上。紫幽…你还不懂!你还不懂啊!

 “老板?”感觉到自己的足踝被一只无力的手拉住,紫幽讶然地转过身来,望着用尽所有力气才爬到自己的身后的龙啸。

 “我…”身体的无力和媚药的作用令艰难爬到紫幽身后的龙啸连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急促的息着,夹杂着人的呻。过了好一会儿,龙啸才勉强得以说话。

 “再给我一些时间…紫幽!求你再给我一些时间,我会做好的一个性奴的!再给我…”“老板!是你在给我时间不是吗!我没时间陪老板玩这种游戏!老板…也玩不起!”

 “求你…紫幽…求你…求你…”将头靠在紫幽的脚边,龙啸低声哀求着,任由泪水肆意洗尽自己的全部的高傲,颤抖地双手死死抓住紫幽的足踝,将头贴在地上的龙啸丝毫都没有发现紫幽白皙的足踝已因他无意识的用力而呈现出一圈淤青。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就在龙啸几乎绝望的时候,紫幽淡淡的声音终于传进了他的耳朵。“我累了。”

 “…”什么!龙啸惊恐地抬起头,仰望着没有一丝表情的绝容颜,身体自然地颤抖起来,累了…他对于调教自己已经累了吗…不错…自己本来就是一个不合格的奴…紫幽…

 “我说我累了,你到底在做什么?”一脚踢在龙啸的小腹,微微皱起眉的紫幽见龙啸绝望到极点的空神情,就知道龙啸在想些什么了。

 小腹的疼痛令龙啸瞬间蜷缩成一团,但又立刻反应过来紫幽的话。紫幽…紫幽的意思不会是说…强忍疼痛艰难地仰起头,只见紫幽已走到…工具架的前面…

 安心的泪水再次从眼角滑落,龙啸无声的笑了,他从来不知道自己这么爱哭,所有的泪水只为一人。正当龙啸失神之际,紫幽已拿着什么东西返回,望着原地未动的龙啸,不悦地皱起眉头。

 而龙啸这才慌乱地扯掉自己身上已无法蔽体的衣物,然后艰难地用双手和膝盖微颤地称起自己无力的身体,做出背部完全水平于地面的完美跪姿。

 先是弯用指甲轻轻刮着眼前曲线姣美的背部上纵横错的玫瑰鞭痕,紫幽感地发觉只这一点刺便让龙啸几乎把持不住,发出一声人的低,但却让保持身体的稳定。

 在龙啸的背部留下一条血的纪念后,紫幽懒散地坐到了龙啸的背上,龙啸平稳如石的身体令紫幽暗叹,自己的老板还真是平时练武练多了,受到那么多调教之后,还能保持这样的状态。

 轻轻拍了拍龙啸满是红蜡的美,紫幽的手故意避开龙啸收缩不已的饥渴小,只是直接到了龙啸因被绳子束缚而浮现隐隐血丝的可怜肿分身,一边毫不怜惜地暴地掐着那两颗一直倍受冷落的玉球,一边用指甲和指腹挑逗捏捻着只能勉强渗出几滴晶莹体可爱的铃口,而另一只手都则一把抓住龙啸的黑发,迫使龙啸不得不随着紫幽的力道将头上仰,直到可以看见紫幽美得惊心动魄的绝容颜。

 龙啸脸上的泪痕尚未干透,而且因呼吸困难而脸色惨白,再加上急促动的美好喉结,紫幽第一次发现,其实…龙啸现在柔弱的神情比往日冷傲的神情要更加摄人心魄。

 突然发现龙啸的脸色一变,紫幽立刻感觉自己下面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这才想起来自己仍肆在龙啸下体的手,望着龙啸惟恐自己生气离开的惊恐目光,紫幽不同时将两手收了回来,居然忍了这么久才微微晃动一下,很厉害嘛!

 不过…就不知道对这个龙啸还能不能这么厉害…紫幽从自己的腿上拿起那串奇怪的小球。整串小球差不多有两米长,平均每隔两厘米就是一个葡萄大小的银色金属球,泛着神秘悠远的金属光泽。

 既然都拿过来,不用岂不是不好,紫幽想着便把这串金属球的一端抵在龙啸仍向外缓缓吐烛泪的半开口,再轻轻一推,仅有葡萄大小的金属球便顺利地没入口,而且由于重量的关系,进入龙啸的体内后便自然地向下坠去,带动后面的几颗金属球。

 “呃…”一缕细碎的呻从龙啸的口中无意识地发出,由于龙啸的小刚刚遭到了滚烫的蜡烛的侵,小深处一些无法排出去的烛泪仍旧微微发烫,所以冰凉的小金属球的进入令龙啸本能地收缩着倍受蹂躏的小,主动将紫幽轻轻推来的金属球进自己体内,由于媚药的作用,感到极点的肠壁更是拼命地动着把金属球向身体的更深处去。

 望着口中发出享受的呻,美竟然不由自主地微微摇摆起来,似乎不满于紫幽的慢速度的龙啸,紫幽不微微一笑,这么想要啊,但愿他一会儿不会后悔。

 不一会儿,在龙啸主动的配合下,小已被填得满满的,但是金属球却还剩了1/3左右,而龙啸也艰难地仰起头来。“紫幽…那个…我…”好…还是好…不够!这么不够!还要!身体深处还是好…“还要…它…”

 期望地望着紫幽手上的金属球,龙啸艰难地吐出这句话。“真是贪吃的小嘴!老板好啊…可能是我错了…老板天生就是当奴的命…”

 紫幽似乎无意的话令龙啸意识猛然一清,眼底深处瞬间闪过无数难堪、羞的目光,但当紫幽用力将外面的金属球强行进龙啸体内之时,龙啸却又不由自主地主动将口向紫幽的手靠去,想快点得到剩下的东西。

 等到所有金属球都进入了龙啸的身体,龙啸再无力保持原来的姿势,身体软软地伏在地上,腹部也微微隆起。“老板想尝试一下这些小可爱同时在体内跳舞的感觉吗?”紫幽轻轻柔柔的声音令龙啸的身体猛的一颤。

 “当然,老板还有另外一个选择,把它们排出来,结束这场游戏。”“不是游戏!我没有把这当成游戏!”也许是因为紫幽的话,无力的龙啸竟然猛然撑起自己的上身,转头望着怔怔的紫幽,全然不顾腹部的疼痛。

 “是吗?”回过神来的紫幽淡淡一笑。“那么老板愿意咬住这个来证明吗?”紫幽把一个黑色的开关送到龙啸的边。龙啸的身体剧颤了一下,不敢置信地望着平静的紫幽,龙啸当然能猜到这个开关是控制什么的,可他万万没有想到,紫幽竟然要他自己把自己送上天堂与地狱之间煎熬的边缘。

 不过,龙啸还是缓缓含住紫幽口中的开关,迟疑了好一会儿,在紫幽依旧平静的目光下,终于用力咬下…“呜…呃…”在龙啸咬下开关的下一个瞬间,已感觉后里的所有的金属球剧烈的震动起来,不堪对待的小立刻从口冒出大量人血花,但是,龙啸却连惨叫都发不出来。

 所有的金属球在开关打开的一瞬间,表面突然产生了无数个大小不一的突起,而且这些突起还在不断变换着位置,虽然金属球上的突起不像刺那么尖利,但许多金属球同时在挤蹂躏柔的媚,就是另一回事了。

 而且,和装满小的大型按摩不同,这些颇有重量的金属球在剧烈震颤的时候会一直坠向龙啸的身体深处,冰凉的感觉让龙啸徘徊在冰与火的边缘。

 龙啸死死咬住口中的开关,优美的双手无助地抓住地上的天蓝地毯,连骨节都隐隐作响,弥漫着泪水黝黑如子夜的深邃双眸,仍一眨不眨地望向早已站到一旁的紫幽。

 突然开关发出一声轻响,龙啸感觉开关一下子小了很多,而旁边的紫幽则脸色一变,碰到第二个开关了吗?

 地上的天蓝地毯突然被龙啸生生撕开,龙啸只感觉自己体内的金属球一下子涨大了好多,震动的程度也几乎增加了一倍,龙啸相当怀疑,自己柔的肠壁已经被无情的刮烂,甚至肠子已经被这些涨大的金属球撑破,这些金属球已经进到了自己的腹中,肆意捣烂自己的内脏,说不定一会儿会破腹而出。

 此时,龙啸的双手已死死抓进地毯下的楠木地板,修长的十指满是刮伤,血迹斑斑,指甲内更是数不清的细小木刺,使得龙啸的指甲一眼看上去下面全是紫红色的淤血,龙啸地摇着高昂的头,不断下的泪水被肆意甩到地板上,但,至始至终,龙啸都大大地展开‮腿双‬,让自己血玫瑰般妖冶的后完全彻底地呈现在紫幽的眼底。

 “澎!”一旁的紫幽上前毫不留情地一脚踢在龙啸的口,使得望和痛苦的双重折磨下的龙啸剧烈的咳嗽起来,口中的开关也因此掉在了地上,直到此时,龙啸体内的小球终于恢复成原状,虽然还是轻微的震动着。

 望着地上已被自己咬出牙印的开关,害怕紫幽生气的龙啸下意识想再次咬住它,但却感觉喉中多了一丝咸腥,心知体内已受伤的龙啸僵直了一下,然后不痕迹地把口中的血咽了下去,勉强继续向地上的开关爬去,只是,在他已经再次咬住地上的开关之时,紫幽又是一脚踢过去,使得龙啸全身痉挛地蜷缩在地上。

 紫幽一言不发地用脚踢开龙啸本能合起的‮腿双‬,站到龙啸的‮腿双‬之间,然后一脚踩到龙啸的右大腿处,同时弯拉住留在龙啸后外早已被鲜血浸透的鲜红的长绳,缓缓…向外拉去…

 “啊…”龙啸反手抓住地上的地毯,本能地将头向后高高仰去,致使龙啸的上身呈现出一个人的弓形。

 柔的肠壁已被生生捣烂,也就是说媚药的药可以完全地渗入龙啸的体内,当痛到了极点,剩下的只是麻木,而媚药所带来的快乘机控制了龙啸的全部神经。

 一颗颗轻微震动的金属小球缓慢地随着紫幽的手而滑出龙啸鲜血淋漓的后,同时难以言语的快也让龙啸不自觉地随着紫幽的动作而晃动着美,口中发出艰难难耐的痛苦呻,双手也将地毯抓得更紧。

 不行了…龙啸哀求地望着依旧缓缓把小球拉出的紫幽,自己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刚才是因为疼痛而忽视了媚药的作用,而现在…龙啸已经感觉自己的分身快要坏掉了…“紫幽…求你…求你…”“求我什么…”紫幽轻笑着把拉出的小球绕在龙啸得不到释放的颤抖分身上,一颗颗贴在分身上震动的小球把将龙啸的忍耐向极限。

 “不…”“老板自己可以动手发啊,很简单的,老板只要动手把绳子解开就可以了,为什么老板还不动手…老板坚持不住了呢…”

 轻轻弹了弹龙啸高高耸立却只能勉强动铃口挤出几点晶莹体的肿分身,紫幽温柔地说道。龙啸看了看紫幽等待自己认输的微笑,又看了看自己已经到达极限的分身,双手不再次抓住地毯。

 “绑住我!求你!紫幽!绑住我!我受不了了!”龙啸近乎狂地喊道,他知道,他的理智已经快要崩溃了,如果自己不被绑起来,自己一定会控制不住自己的本能而动手使自己释放的,而紫幽会从此离开吧…

 “既然是老板的建议,那好吧。”紫幽干脆地把龙啸的双手反绑在金属架上,使得龙啸的上身因靠着金属架而直起,可以更加清楚地看到自己此时的狼狈之态。

 懒洋洋地坐在龙啸颤抖不已的‮腿双‬上,紫幽似乎游戏般地把玩着龙啸已被勒得变形的可怜分身,将轻微震动的小球一颗颗仔细地在上面,仿佛完全看不到龙啸坚忍的呻声。“紫幽…求你…求你…”“求我吗?”“主人!主人!”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