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四章
 龙啸无助地痛苦摇着头,俊美异常的脸庞上的汗水和泪水让任何人见了都会为之不忍,但扭动着的躯体,强忍难堪与羞哀求着喊出那两个字的时候,双颊本能浮现出的羞涩嫣红却让人的心不由自主地想狠狠地凌他为乐。

 “看着我…”“…”紫幽似笑非笑的声音让难堪地别过头去的龙啸只能艰难地转过头来,双颊羞红地垂头避开紫幽仿佛可以看穿一切的玩味目光,本能地下一声声人至极的好听声音。

 也许是因龙啸难得的羞涩之态,也许是因看龙啸真的受不了了,紫幽终于一把将龙啸体内的小球全部拉出,同时,另一只手也巧妙地将龙啸肿分身上的绳结打开。

 终于能够得以释放的强烈快让龙啸只能将头高高昂起,本能地将向上起,却发不出一点声音,但是,在高即将来临的那一刻,一只柔美人的纤纤玉手却残忍地掐在了龙啸分身的部,让龙啸绝望地扭动着身子,泪眼模糊地望着眼前熟悉的妩媚身影,他怎么能这么残忍…自己已经这么求他了…他怎么可能这么残忍…

 “告诉我…为什么…老板,告诉我真正的原因,告诉我!”“…”龙啸的神志因这句话清醒了一些,颤抖着望着期待的紫幽,龙啸缓缓低下头去,一言不发,任由自己的身体在尚未退尽的快中受尽折磨…“…”紫幽望着宁可忍受着这样的痛苦也不肯说话的龙啸,不无声地叹了一口气,手…缓缓地松开了…“啊!”龙啸突然得到释放的那一瞬间,终于…无力地失去了意识…昏了过去…***

 当龙啸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枕在紫幽的怀里,下体也隐约感到舒服的冰凉,看来紫幽已经为自己涂好药了,身上的鞭痕似乎也被涂了药。

 “还痛不痛?”正当龙啸发愣的时候,闭眸养神的紫幽似乎感觉到了什么,轻轻睁开异色的双眸,温柔地问道。“…”望着眼前绝的熟悉容颜和略显不安的温柔神情,龙啸怔了好一会儿,最终…像一个受尽委屈的孩子般伏在紫幽的怀里呜哭起来…

 紫幽没有说什么,也没有问什么,只是温柔地搂住龙啸的头,直到龙啸哭够了缓缓推开龙啸,站起身来。“我要走了。”“紫幽!”龙啸本能地抓住紫幽地子,惊惧不安的眼神让紫幽想都想就知道龙啸此时的脑海中在想些什么。

 “再去清理身体一下,然后戴上那盒子里的东西,没有我的话不准拿出来,如果明天早晨看到那个东西不在你的身上,你就要准备接受惩罚…还有,这时奴隶恭送主人的态度吗?”

 紫幽听不出任何情绪的平静声音让龙啸下意识地颤了一下,随即怯怯地松开手,在紫幽提醒式的话语下,生涩地跪伏下身去,心下却涌出一丝淡淡的欣喜,紫幽这么说的话就意味着…他已经真正接受了一个月的约定了…

 低头望着抛弃所有的尊严与骄傲跪伏在自己脚下的龙啸,紫幽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意味不明的优雅微笑,然后转身离去…用一只眼睛换得龙啸的心…自己似乎并不吃亏呢…

 炎铭离开之后,龙啸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好一会儿,才勉强拖着疲惫不堪的身子艰难地站了起来,换上了一旁紫幽准备好的衣服,强打精神拿起地上的盒子,离开休息室,去自己的私人浴室沐浴净身。

 也许真的是因为龙啸今天实在是太累了,吃力地滑入浴池里的龙啸合眸缓缓着自己的身子,身子上的玫瑰鞭痕依旧随着龙啸的每一个动作而隐隐作痛,回想起自己刚才在紫幽面前的模样,龙啸不难堪地羞红了双颊,心底…却又悄然地涌出一丝淡淡的欣喜,看样子紫幽似乎很喜欢自己的身子呢…

 龙啸闭着眼睛伸手将浴池边上的盒子摸索着打开,虽然没有看,但龙啸只凭手感就知道一定是个新型的贞带。

 无奈地苦笑了一下,龙啸缓缓睁开双眸,刚站起身来想上去,眼角的余光却扫到了一条让龙啸的心猛然一跳的熟悉身影。

 紫幽?怎么会?不管龙啸如何怀疑自己的眼睛,浴池的另一端因疲惫而沉沉睡去的绝身影的的确确就是离开的紫幽没错。

 …他似乎累坏了呢…很快平静下来的龙啸心疼地望着紫幽略现疲惫的面容,缓步走到紫幽的身边,将紫幽小心翼翼到抱出浴室,眼中温柔得目光仿佛能融化掉世界上的一切…

 龙啸的房间离浴室并不远,豪华而又不失典雅,龙啸好象对待世界上最珍贵的宝贝般,将沉睡的紫幽温柔地放在上…“…老板?”不过,很显然,这样的动作还是让紫幽无意识地睁开双眸,迷糊糊地望着眼前熟悉面孔。

 “叫我啸。”“啸…”无意识地呼唤让龙啸情不自地低头吻上紫幽给人一种水晶般透明质感的粉,当然,龙啸可不想把紫幽彻底吵醒,虽然万分不舍,但龙啸还是浅尝即止,温柔地为紫幽盖上被子。

 龙啸苦笑了一下,再看几眼紫幽一丝不挂的绝美身躯,自己恐怕真的会把持不住。低头看了看自己手中的黑色贞带,龙啸迟疑地好久,才认命地往身上戴去,虽然早有准备,但不算小的具强行没入没有涂上任何润滑油的紧凑小,还是让龙啸咬牙跪了下来身体也摇摇坠。

 但龙啸手上的动作却没有一丝迟疑,熟练而迅速地将复杂的贞带将自己的下体紧紧束缚住,然后才勉强撑着已经直不起来的修长身躯缓缓爬到了上,感觉一向习惯搂着什么东西入睡的紫幽在睡梦中自然而然地贴到自己的怀里,龙啸足一笑。

 但是,不多时,龙啸便开始察觉到哪里有点不对劲了…紫幽优美的身躯毫无自觉地蹭着自己的身体,温热而透着惑气息的柔肌肤更是无意识有自己的肌肤暧昧的摸索着,甚至…最后紫幽连腿都无意识地挤入龙啸本合拢却又因贞带的作用而不得不分开的修长‮腿双‬之间…

 天啊…这让自己怎么睡觉啊,自己又不是神仙…龙啸苦笑着偏头望着紫幽只有在睡梦中才会展出的可爱神情,眼中只剩下无奈与宠溺…还有只有在紫幽不知道的情况下才敢出的化不开的深爱…

 ***你真的要来这里工作吗?对。为什么?因为很有趣啊。有趣?有些事情只是看起来有趣而已,这样好了,你先当我一个月的奴隶,如果接受不了的话,一个月之后你就可以走了,这里不适合你来。我又不是来当奴隶的!我是要当调教师!当调教师…呵呵…有什么好笑的,一个月内,我会成为这里的金牌调教师,否则我就离开这里,当然,你要负责教我,如果你没有认真教我,那我的技术差就是你的责任。

 …呵呵…到底有什么好笑的…现在的少年都是这么大胆的吗?你…我怎么了?说啊…你明天可以来上班了…喂…“老板在想什么?”

 “想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望着不知什么时候爬到自己身上正居高临下盯着自己的紫幽,龙啸诚实地说道,看来自己醒后真的发呆好长时间了,连紫幽爬到自己身上都没有察觉到。

 第一次吗?紫幽微微一愣,左前的一朵紫的曼佗罗纹身让龙啸又是一阵失神,如果当初自己不是看到这里东西,自己当时无论如何都不会做出那样让所有人都大跌眼镜的荒谬决定。

 “是老板把我抱过来的?我记得我最后好象是在浴室里…”“…我可不想让我的金牌调教师生病…”龙啸轻轻一笑,紫幽在某些事情上一向很迟钝,不过,龙啸的笑声立刻因紫幽从自己前一直滑到下体的纤纤玉手而中止了。

 “怎么,睡了一夜就让老板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吗?老板似乎还是没有进入角色啊…那就让紫幽来帮帮您好了。”

 紫幽似笑非笑地的妩媚神情让龙啸的脸色一下子苍白到极点,昨晚的记忆令龙啸的身子无意识地颤了一下,不过,立刻,龙啸便恢复了正常的神情,任由紫幽灵巧美丽的纤手肆意把玩着自己渐渐抬起头来已被钢环束缚了整整一夜的优美分身,双手本能地抓紧身下的单,缓缓偏过头去,勉强抑制住自己即将口而出的羞人呻,毕竟紫幽的手上技巧可是他亲手教出来的。

 “等…等等…我…”突然,龙啸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把按住紫幽没有丝毫停下意思的右手,想说什么,却又吐吐地说不出来,俊脸因难堪尴尬而漾出人的红润。

 “怎么了?老板?老板不喜欢吗?可它可是喜欢得很啊…”紫幽故意甩开龙啸无力的手,对着龙啸渐渐涨大的分身大力地弹去,引得龙啸的身子又是一阵剧颤。紫幽并不是不知道龙啸为什么这样,但龙啸难得的不安窘态却让紫幽玩心大起。

 “紫幽…”明知道紫幽是故意等着看自己羞涩的模样,龙啸还是近乎哀求地喊道,分身已经被束缚一整晚了,如今早晨又被紫幽如此玩,膀胱的涨痛已经令龙啸的意志达到了忍受的极限。

 “老板,你不说我怎么知道老板想要什么呢?”仿佛对龙啸此时的难堪神情视而不见,紫幽仍然一副什么都不懂的样子,只是,手下的动作却更加把龙啸的一直近崩溃的状态。

 “紫幽…”“老板想要什么呢?”“我…”龙啸满脸通红地别过头去,颤声求道。“想去厕所。”“好啊,老板干吗不说呢?紫幽又不会不准老板去。”紫幽干脆的回答让龙啸错愕地转过头,而紫幽已经一把抓住龙啸项圈上的那条便于调教的锁链,毫不犹豫地把龙啸拉下上。

 由于贞带的束缚,龙啸根本无法保持平衡,只能无力地倒在地上,轻哼一声,小腹又是一阵难言的涨痛。

 “那么…紫幽就陪老板到方面去方便好了。”什么?!紫幽悠闲人的嗓音让龙啸惊恐地抬起头,去外面,不行!不行的!会有人看到的!“不要…紫幽,求你…”“老板现在没有权利和紫幽讨价还价的,老板忘了吗?”紫幽大力地拉扯了一下手中的锁链,令刚坐起身来的龙啸又吃力地倒在地上,只能死死抓住靠近项圈的那段锁链,拼命地摇着头,不行,绝对不行…如此剧烈的挣扎动作令原本便已陷入龙啸后深处的具更加向龙啸的身体深处钻去,使得龙啸的‮腿双‬不自然地颤抖起来。

 “没关系,紫幽有时间等老板决定要不要出去,现在是中午,是俱乐部的人最少的时候,等到了下午,客人多起来的时候,老板再决定也不迟。”

 紫幽笑盈盈地蹲下身来,仿若无意地用手拍了拍龙啸后边缘固定具的黑皮带上的一块小控制板,只见红灯一闪,原本静止在紫幽后中的具便称职地轻微震动起来。

 震动幅度很小,不会对身体造成任何伤害,但所带来的若有若无的微小刺却让此时的龙啸身处煎熬之中。双手依旧死死抓住锁链,龙啸绝望地垂下头,他当然知道他可以随时动手将后内的动作拿出去,但是…他知道后果是什么…

 见龙啸不再哀求自己,紫幽满意一笑,站起身来,轻轻踢了踢龙啸肿的分身,转身往外走去,根本站不起身来的龙啸也只能随着紫幽地力量而向外膝行,当由于紫幽走路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龙啸只能跌跌撞撞地跟着锁链的力量向前爬去,后内的具依旧轻微着震动着,时刻刺着龙啸即将崩溃的意志。

 “好,就这里吧。”不知走了多远,也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紫幽终于停了下来,龙啸也无力地倒在了地上,因疲惫和情而剧烈地息着,颤抖的双手狠狠地抓进一旁的草地里,以保证自己不会本能地将自己下体的束缚解除。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