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五章
  “接下来怎么做,就不用紫幽来提醒老板了,对吗?”紫幽吻了吻龙啸润的发丝,用手熟练地拿下龙啸分身上的钢环,站在一旁,轻松地望着缓缓抬起头来的龙啸,见龙啸因自己的话而本能用手掐住已经呈青紫的涨大分身,紫幽不人一笑。

 龙啸颤抖着抬起头来,望着身旁的枫香树,眼中的屈辱更甚,手也不一抖,使得龙啸几乎忍不住。

 不过,龙啸知道,自己…的确已经没有讨价还价的权利了…紫幽悠然地坐到两米外的长椅上,平静地望着迟疑了好一会儿,龙啸终于强忍羞与屈辱如狗般将一条腿搭在了树干上,将自己的下体完全地呈现在紫幽的面前,绝望地合上双眼,手…缓缓地松开了…同时,一条金黄的水也随着龙啸眼角绽出的晶莹而画出一条优美的弧度…

 龙啸无力地放下腿,失神地望着前方坐在长椅上的紫幽,直到…紫幽用脚轻轻在地上点点,才下意识地爬了过去。

 知道今天的调教似乎过早了一点,紫幽一边安抚地吻去龙啸眼角冰凉的晶莹,一边用手在龙啸的眼前隔着子轻轻地‮摩抚‬着自己的分身,优美的轮廓让龙啸竟无意识地凝固了目光。

 “老板想要吗?”紫幽惑般的嗓音让龙啸完全忘了刚才的一切,整个心神都被眼前的美景所吸引着。

 “想…”“呵呵,那老板就要小心地服侍它哦,否则就没有以后了。”紫幽带着警告质的媚惑神情让龙啸身子不一颤,但下体本能地反应却让紫幽轻笑出声。

 龙啸如同受到了蛊惑般小心翼翼地用嘴咬住拉链,轻轻向下去,接着…是纯黑的内,当散发着情味道的优美男具弹到龙啸的脸上的时候,龙啸连忙张口含住眼前优美男具,生涩而细心地用小舌辅以牙齿服侍着男具的每一个地方,渐渐涨大的男具让龙啸忍不住干呕起来,心中却不欣喜了一下,原来紫幽也并非对自己没有任何望啊…虽然这是龙啸第一次做这样的事,但龙啸毕竟是俱乐部的老板,不一会儿,龙啸便能够熟练认真地将紫幽的男具在自己喉间缓缓吐着,努力的和润所带来的异样快让紫幽不享受地呻出声,而紫幽毫不掩饰的反应更让龙啸拼命地取悦着紫幽。

 双手也温柔地握住两旁鼓的玉球,高超的技巧让紫幽足地叹息一声,同时,伴随着快的呻息,一股灼热也人的白也肆意地释放在了龙啸的咽喉深处,呛到的感觉令龙啸剧烈地咳嗽起来,却又口中的白努力地咽了下去,甚至还意犹未尽地净紫幽残余在男具上的体。

 “老板的技术还是那么好啊…”紫幽足的声音赫然带着一丝莫名的深笑。“好象有人过来了,老板没有注意到吗?似乎太用心了呢。”什么?!紫幽的话让龙啸的整个身子都僵直了,龙啸简直不敢想象自己下体戴着贞带,口中甚至还含着紫幽的男具的羞情景被俱乐部的人看见会怎么样。

 感觉到龙啸本能地往后退去,紫幽一把抓住龙啸润的顺发,迫使无力挣脱、也不敢挣脱的龙啸只能保持着口中含着紫幽的男具,嘴角滑出的一直落在前的狼狈样子,哀求地望着没有丝毫放手意思的紫幽。

 “他已经过来了哦,老板现在走已经来不及了。”其实即使紫幽不说,龙啸也听到有脚步声停在自己的身后,几乎本能的,龙啸将头深深地埋在紫幽的‮腿双‬间,紧张地取悦着紫幽再次涨大的分身,感的身体也本能地瑟缩了一下。不要!不要让人看到!

 “紫幽?你怎么没回家?”已经来到龙啸身边的俊美男子诧异地望着享受着高档服务的紫幽,俱乐部谁都知道,紫幽有一个开明过头的老爸,不但对紫幽当调教师不加阻拦,反而大力支持,偶尔还会来做客…单纯欣赏的看客…所以紫幽白天的时候一定会乖乖回家陪爸爸,今天怎么会留下来。

 “呵呵,因为…有人陪喽。”紫幽笑盈盈地用脚强行挤入龙啸本能紧闭的‮腿双‬之间,忽轻忽重地挑逗着龙啸早已被紫幽挑起的情地带,使得将头埋在紫幽‮腿双‬间的龙啸只能顺从地将腿颤巍巍到分开,一想到有其他人正在关注着自己身体无法隐藏半丝的羞反应,龙啸便有种想要干脆就此窒息身亡的念头,但紧张绷紧的身体却反而让身体更加感起来。

 “哦?他是新来的吗?似乎很不错嘛。”蓝雳饶有兴趣地伸手‮弄抚‬着龙啸感地脊椎,令龙啸猛然一颤,但又立刻不再做出任何反应了,这样的手法龙啸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谁站在自己身边了。

 忍住,是吗?龙啸的隐忍反而让蓝雳的兴趣提升上来,望着龙啸下体的贞带上的控制板,用脚直接将开关调到了最大档,紫幽总是这么心软,那么小的震动怎么够用啊…龙啸的身体猛得一震,几乎本能地抬起头来,但最后却只能勉强忍受着下体传来的阵阵刺,还要小心翼翼地控制自己不会咬伤紫幽。

 “蓝雳,外面有客人,你先过去吧。”炎铭声音的突然出现让龙啸近乎感激地松了口气,龙啸从来没有如此期望着炎铭的出现。***“拜托!今天我休息耶!这种事要青迭去处理嘛!”

 蓝雳不悦地嘟囔道,但目光却仍停留在龙啸微微颤动的优美躯体上,真是的,以前自己怎么没有发现俱乐部还有这一个极品呢。“蓝雳!”

 “干吗?!”真是的,比老板还欺负下属拉,蓝雳终于恋恋不舍地把目光从龙啸的身上移开,一脸不耐地望着已经微微发怒的炎铭。

 “是刑空出问题,现在刑空是你管的,当然要你去。”“刑空?刑空怎么会出问题,他又不是雏,在行里也混了很多年了,一向很懂规矩的,不会得罪客人的。”紫幽惊讶地望着炎铭,本来还以为炎铭只是单纯来替老板解围呢。

 “算了吧,自从碧越那件事之后,刑空就一直有点昏昏沉沉的,我也没想到刑空会爱碧越爱得那么深,本以为把他叫给蓝雳之后会好一点,不过,看样子…”

 “炎铭!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的调教技术下降了是吗?”“不是吗?”“你…”“说到这里,老板出事的那天,我们似乎都没有看到他呢。”

 紫幽似乎无意地话让炎铭和蓝雳顿时闭嘴,一脸惊疑地望着陷入思索中的紫幽,连龙啸都怔住,难不成紫幽怀疑…“你怎么认为呢,我亲爱的老板。”

 感觉到因龙啸的失神而自己优美的分身从龙啸的口中缓缓滑出,眉宇一皱的紫幽一把抓住龙啸的头发,在炎铭来不及阻止的情况,将龙啸因情的刺而易于往日冷傲的妩媚容颜彻底地暴在了空气中。

 刺眼的阳光仍失神的龙啸终于清醒过来,待适应了太阳光之后,龙啸的眼中…只剩下蓝雳不敢置信的惊愕目光。

 颈上是奴隶标准的项圈,脸上还泪痕未干,角甚至残留着紫幽的物,整个身体都因突如其来的难堪与羞辱剧烈颤抖的俊美男子…居然是…“紫幽!”

 炎铭终于忍不住对紫幽大喊道,他玩得太过分了!他…真的是老板…炎铭愤怒的声音让蓝雳心底刚刚涌起“这个人只是和老板长得一样而已”

 这样天真的念头彻底打消。“怎么,老板不发表一下意见吗?老板可是当事人呢,虽然…受害人不是老板…”

 紫幽猛然站起,一把将龙啸的上身按在长椅上,这样,因贞带上的电动具而变成惑的粉红色,甚至还是本能附着电动具不放的就完全地展漏在众人的面前。

 紫幽知道龙啸不会反抗,尤其是听到自己刚才的那句话后,更加的不会。“老板好害羞哦,干吗把腿夹得那么紧啊。”紫幽笑盈盈的声音让龙啸羞之余又分明感到一丝寒意,这种温柔的声音摆明告诉自己,如果自己不张开腿,紫幽可能会用分腿器让自己的腿几天都无法合上。

 望着虽然微微迟疑一下,还是艰涩地将腿颤巍巍地打开的龙啸,紫幽满意地出一丝魂的微笑,老板不愧是老板,永远都把每个属下的想法摸得透透的。

 而此时,龙啸的下已咬出了深深的牙印,没办法的,这种姿势自己的一切反应都隐藏不了,他现在唯一可以控制的,就是即将口而出的羞人呻。“蓝雳!你还不出刑空那里吗?”

 “啊…是,我,我先走了。”炎铭转头瞪向碍眼的蓝雳,冰冷的声音终于清醒过来的蓝雳不感觉不寒而栗,虽然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但蓝雳还是确定自己现在还是先走再说,免得死得不明不白,就当…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天啊…老板居然…不对!自己在想什么!刚才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什么都没看到…

 直到蓝雳慌乱地身影消失在炎铭的视线里,炎铭的目光才重新回到仿佛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紫幽身上。先是狠狠瞪了紫幽一眼,炎铭走过去将无力的龙啸小心地扶起,同时将开关关掉,真是的,紫幽也太过分了…

 “铭又在心里骂我对不对?那老板你觉得紫幽是不是很过分呢,紫幽可以停止的…”懒散地贴到龙啸的身上,紫幽一边暧昧地磨蹭着龙啸暴在外的人肌肤,一边如愿以尝地看到龙啸的脸色因自己的话而一下子变得惨白。

 “没有…没有过分…”“那就是紫幽不可以做过分的事喽!”“不是的!随便…随便做什么都好,任何调教我都可以接受的!紫幽…是我自愿的,所以…过分的人是我。”

 “…怎么样!炎铭!你这回不能瞪我了吧。”微微一怔之后,紫幽胜利地望着无可奈何的炎铭。哼!炎铭只能再次瞪了紫幽一眼,开玩笑,老板怎么可能会说他做的过分,如果哪天紫幽说太阳是绿色的,老板还会说这太阳怎么看都不是红的。

 “老板,西雅小姐已经到了总公司,说无论如何都要见您…谈一谈这次的合同…”瞥了一眼旁边的紫幽,炎铭小心地适当增减着词汇。

 “我已经请了一个月的假。”龙啸冷冷地望着炎铭,假条是…自己给自己批的…“…西雅小姐似乎在找人调查您,而且似乎已经调查到一些关于‘龙之俱乐部’的事,老板,如果这里一旦被宣扬出去,恐怕会惹大麻烦,光是那些记者就…”

 “够了!我不会也不想我一个月的时间…浪费掉!”龙啸冷厉的声音让炎铭无奈苦笑,其实,炎铭真的不明白,一向高高在上喜欢将一切掌控在手中的冷傲老板,为什么面对着紫幽就好象换了一个人。

 “如果老板去了,什么时候会回来?”“很快。”“多久?”“两三天…”“两三天?好久…”“不是,明天,我保证明天老板会回来。”

 见紫幽下意识地皱起好看的眉宇,炎铭连忙改口道,也只有在这种时候,自己才会记得紫幽只不过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孩子,不管在SM的世界里多么强势,在现实中仍旧只是个孩子啊…“那好吧,老板可以去,但不准下我送给老板的礼物,我去看刑空了。”紫幽亲昵地搂住龙啸的脖子,在龙啸的发丝落下轻轻一吻,引得龙啸又是一阵失神,然后才毫不在意地转身离去。

 “老板明天一定要回来哦!”…“老板?”“走吧。”“是。”炎铭苦笑着扶着明显不悦的龙啸向更衣室走去,只不过占用一天而已,不用这样吧…

 由于龙啸坚持不肯下贞带,等到炎铭帮龙啸穿好衣服之后,已经过了半个时辰了,而到了车上,更是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老板?”坐司机座位上炎铭通过后照镜,迟疑地望着后座上的老板,不管自己再怎么小心开车,路面再怎么平稳,龙啸下体的贞带都会…“开车。”

 ***路面其实平坦得过分,炎铭的驾驶技术也一样高超得可以参加国际大赛,但此时,炎铭的手心里却满是汗迹,连握方向盘都觉得困难。

 事实上,从后面不时传出的压抑呻声根本让炎铭无法专心开车,如果不是靠炎铭多年练就的驾驶本领,恐怕这车早就成了一堆废铁了。

 “老板,您怎么样?求您了…让炎铭帮你把它摘下来…”明知无用,炎铭还是第N次回头担心地询问道,而回应他的,依旧是沉默。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