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六章
 炎铭微微叹了口气,只好勉强自己专心开车,尽量让车平稳前进。不过,龙啸之所以不肯回答炎铭的话,一半是因为难堪,而另一半…是因为真的无法出声。

 此时,龙啸的整个身体都蜷曲在后车座的底下,难以克制的微颤着,漉漉的黑发凌乱地贴在龙啸俊美的脸庞上,原本还算清明的目光也已经得没有任何冷静,只有血迹斑斑的下,表明龙啸还在本能地压抑着自己人的呻,但这只是本能,实际上龙啸根本已经完全沉溺在望的旋涡之中…

 等到炎铭停车之后把后门打开,才发现龙啸已经完全失去了意识…***“老板,西雅小姐要来了,请您醒醒。”

 熟悉的声音让不知昏多久的龙啸终于艰难地睁开双眼,望着眼前恭敬的炎铭,再环视了一下并不陌生的地方,脸色顿时变得惨白。的“你…”“老板,如果想惩罚炎铭请回去之后再说,炎铭先告退了。”丝毫不给龙啸发作的机会,炎铭迅速地退了出去,衣服…已被冷汗浸透,自己擅做主张将龙啸身上的项圈和贞带拿了下来,恐怕龙啸真的很生气…

 不过,这也是没办法的事,龙啸在清醒的时候一定不会同意的。“啸…你终于在了啊,难不成这几天你去准备我们的婚礼了吗…”炎铭刚刚退出去不久,一名身着黑色感‮丝蕾‬半透明高档套装的妖冶女子便如一朵散发着惑气息的黑色曼佗罗翩然进入龙啸的办公室,然后毫不忌讳地坐到龙啸的腿上。

 “起来。”龙啸猛一皱眉,连想都不想就断喝道。那女子愣了一下,龙啸也愣住了,才不到三天的时间,自己居然已经不习惯和紫幽以外的人过分亲近了。

 “怎么…怕…龙紫幽会生气?”“你说什么?!”女子仿若无意的话让龙啸近乎本能地站起身来,将她一把按到了办公桌上,死死卡住了充满媚惑力的人脖颈。

 “怎么?我说错了吗?他不姓龙吗?那就是姓万俟了…真是很少见的姓氏呢…不过…这没什么分别不是吗?”“住口!西雅!”

 “我有说错吗?啸…”面对着盛怒之下的龙啸,西雅毫不在意,对于卡在自己脖子上随时可以让自己丧命的手也仿佛视而不见,精致感的黑色高跟鞋甚至已经大胆而放肆地摩挲着龙啸‮腿双‬间一直未经释放的感地带。

 “…你想怎么样?”“呵呵…”望着咬牙妥协的龙啸,西雅不轻笑出声,预料之中,龙啸果然很在乎那个人呢…不知道把这件事告诉龙岚会怎么样呢…“当然是…结婚喽!还有,这一个月你就在这里好好呆着,不准失踪,我可不想被那些该死的记者围着问东问西!

 放心拉…结婚之后你爱做什么就做什么,你养你的情人我养我的情人,但是…必须要结婚!这件事新闻界都知道,你想都别想在这个时候停止!现在已经来不及了…呵呵,别紧张拉,我难道真的比不上那个…姓龙的少年吗…像以前那样,来吧…我亲爱的啸…”

 “别碰我!”“什么?!”刚想去解龙啸衣服的西雅脸色猛然一冷。“…我自己知道怎么做。”

 龙啸冷冷地望着半的西雅,然后面无表情地以最快的速度撕下自己的衣服,在西雅满意地笑声中,一言不发地将西雅在身下…

 …真是讽刺呢…龙啸冰冷地望着身下扭动的人身躯,动作不继续加快,自己居然也有一天会像一个男一样在一个女人面前宽衣解带,别无选择…

 “我讨厌在这个时候有人分心哦!”发现龙啸的失神,西雅的声音不冷到了极点,真不可思议呢…一向情人多得数不清的龙啸也有一天会堕入情网…

 …紫幽…龙啸仍旧一言不发,却低头吻上了西雅感的沟,脑海中…只剩下紫幽临别时天真不安的神情…

 对不起…但是…我真的不想你离开我…即使明明知道你如果记得曾经的事就会从我的身边飞走,我…还是想把你多留在身边一秒钟…***

 最近几天,路过休息室的每一个人都噤若寒蝉,不敢多言,生怕在这个时候一不小心就惹到宛若炸药般恐怖的紫幽,被炸得体无完肤。“蓝雳!你听到没有?我说我要未经调教的新奴隶!你听到了没有啊?!”“拜托!没有就是没有嘛!”

 蓝雳无可奈何地望着全身冒冷火,靠近三尺就会被冻死的可怕少年,别说没有,就算有也不能给他啊,开玩笑,这个时候把新奴隶给紫幽,那几天之后不就多几具尸体了…那俱乐部岂不是亏大了…

 “骗人!”紫幽毫不留情地一鞭挥过去,蓝雳险之有险地偏头避过,望着墙壁上瞬间出现的深鞭痕,不头痛之极,唉…真倒霉…自己怎么会同意以猜拳来决定谁来负责摆平紫幽这种白痴的方法呢…

 不用想了,一定是和老板连续10天未归,炎铭下了止他出去的令有关。蓝雳苦笑不已,难道要自己把那天的事告诉青迭和金阎他们吗,有人相信自己才怪!

 见蓝雳躲到一旁,紫幽终于息着坐了下来,可恶可恶可恶!炎铭明明保证过老板会第二天回来的,结果现在不但老板不回来,还不准自己出去!可恶!此时,蓝雳手腕的通讯器突然响起来。

 “蓝雳!快来!刑空又出问题了!”“什么?!我知…”“我去好了!”“啊!”反应过来的蓝雳阻止不及,紫幽已经抓起鞭子走了出去。(十四)“等等…”眼看着紫幽快步往大厅方向走去,蓝雳慌忙跟了过去,如果这个时候紫幽闹出什么事来,炎铭一定会宰了自己的。

 到了大厅之后,紫幽就见青迭一脸无奈地望着一动不动跪在地上宛若石像的刑空,而周围站着一圈似乎不明白到底出了什么事情的客人。“客人是谁?”紫幽环视着一下气氛怪异的大厅,然后开口问道。“是溪华先生。”

 青迭先是本能地回答道,但反应过来之后立刻瞪了蓝雳一眼,这个时候居然不看好紫幽,他是不是觉得刑空死的不够快啊,对于此时青迭的责怪目光蓝雳只能苦笑以对,自己看得住紫幽吗?而旁边另一个苦笑不已的俊拔男子,自然就是青迭口中的那个溪华先生了。

 “把他吊起来。”在青迭预料之中,紫幽听到溪华这个名字后,微一皱眉立刻吩咐道。是的,如果是初次而来的新客人,因为做了什么过分的事而遭到奴隶的反抗是很正常的事,但溪华先生可是“龙之俱乐部”的常客,对这里的规矩清楚得很,而且溪华先生也不是喜欢极端调教的客人,也就是说这次一定是刑空出的问题。

 站在人群中的鬼夜和鬼冥先是迟疑地看了一眼无可奈何的青迭,见青迭苦笑着微微点头,这才迅速地走到人群中央,二话不说就将刑空架到大厅中央豪华梦幻的大型调教台上,而刑空毫不反抗地任由二人将他的胳臂拉至头顶,固定在上方的锁链上,在紫幽的示意下,鬼夜只能将锁链向上调整了一下,使得刑空的脚尖恰好离开地板一点,这样,刑空的全身重量便都落在被锁链束缚的双腕之上。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刑空的身体了,但周围的人群还是发出一丝兴奋的惊叹声,那长年锻炼的修长身材,充满野感肌肤,再加上双股之间那形状美好人之地,简直让任何人见了嗓子都忍不住干涩起来。说起来,刑空是“龙之俱乐部”

 里少数几个自愿卖身工作的奴隶,没人知道为什么,拥有特种兵和上校职位的刚毅男子居然会心甘情愿地到这里来工作,不过,事实上,他在客人之中的口碑的确好得不能再好,至少,在碧越还在的时候,的确是这样。

 轻轻仰起头,刑空那张异于往常略显迷茫的俊美容颜又引得周围一阵动,刑空怔怔地望着紫幽好一会儿,轻轻动了一下感的朱,似乎想说什么,却最终低下头去,死死咬住了下,准备应付即将来临的可怕惩罚。

 什么都不说…是吗…不知为什么,紫幽反想到的居然是老板龙啸那时死都不肯将真相说出来的坚忍神情…所以…更让紫幽火大!“拿雷霆鞭来!”

 “紫幽!”在刑空听到紫幽的话身体猛然一颤的同时,青迭已经脸色大变的大叫出声。“我说拿雷霆鞭来!”对青迭的声音听而不闻,紫幽瞪着迟疑不定的鬼夜,再次说道。“是。”

 颇为无奈的鬼夜见紫幽的目光明显冰冷下来,也只能转身离去,不一会儿便双手碰着一足有小孩手腕细的黑色长鞭来,调教台下面自然又是一阵哗然,没有见过雷霆鞭的人只是觉得刑空会受一顿鞭打而已,而知道雷霆鞭是什么东西的人的脸色已经开始变的异样起来,而溪华先生…恰好知道雷霆鞭是什么。

 “紫幽!算了!其实他也没怎么样,你就不要罚…”“对不起,溪华先生,这是我们俱乐部自己的事,请不要多言。”

 紫幽连头都没回地说道,随即一把抓过鬼夜捧上来的雷霆鞭,下意识地挥了几下空鞭,以适应鞭子的重量和长度,而同时,从鞭子上传出的嘶嘶啦啦的细微声响和划过空气时由于摩擦而形成闪烁不已的无数电火花,也让被吊在调教台的刑空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雷霆鞭当然不是普通的鞭子,而是内含强烈电的电鞭,电强度大小恰好在人体承受底线的边缘,打在身上后,鞭子上的电会使肌肤上绽开无数眼看不见的小伤口,虽不会血,但电渗进无数小伤口刺痛感神经所带来痛苦却让人难以忍受。

 实际上,很少人有人会选择雷霆鞭作为调教工具,除非是手段极高的调教师或…纯心想打死奴隶的人,因为这种鞭子极难控制,一旦出现半点差错,强烈的电就可以在瞬间之内制人于死地,所以,即使是在龙之俱乐部,也很少有人见过雷霆鞭的样子。

 “怎么办怎么办?”青迭望着台上似乎完全没有想停止意思的紫幽急到了极点。“我听说炎铭刚出去不久,我现在去找他,如果等一下情况不受控制,你就叫人强行把紫幽拉下来!”

 同时焦急的蓝雳留下话后,立刻转身冲出人群…但愿现在炎铭不要走太远…而调教台上,紫幽已经再次扬起了鞭子。

 “啪!”随着一声沉重的皮相击之声,在鞭打中一向很少会出声的刑空已经本能地惨叫了一声,身体剧烈地颤抖起来,一条长长的深红色痕迹从左那颗瞬间肿起来的可怜蓓蕾一直划到小腹右侧,感的部位突然受到如此对待,险些将下咬破的刑空几乎怀疑自己脆弱的头已经在电击之下炸裂开来。

 颤巍巍地望着再次扬起鞭子的紫幽,大颗的汗珠顺着刑空的脖颈肆意地了下来,咸咸的汗水划过肿头的一瞬间,刑空的身子又是一颤,宛若酒撒到伤口的蛰人痛感几乎让人昏厥。

 紫幽似乎也注意到了这一点,仿佛看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一般,竟然放下举起的鞭子走到刑空的面前,在刑空的困惑的神情中,抬起鞭柄饶有兴趣的拨弄着刑空细看之下已裂开数条口子的可怜头,使得刑空轻哼一声过后,便惨白着脸咬牙咽下即将口而出的痛苦的呻

 “很痛吗…应该很舒服吧…这里可是很诚实的哦!”紫幽突然放开了在自己手中肆意幻化着形状已隐约出现血丝的头,而是毫无预兆地一把抓住刑空已经出一滴可爱的透明前列腺感分身大力弄起来,引得刑空再也忍不住口中的声音,诚实地发出了一声声夹杂着痛苦的愉呻,因长久的调教生活而变得感万分的身体瑟缩了一下之后便本能地弯成了一个微微的拱型,将下体主动向紫幽的手中送去。

 自嘲地苦笑了一下,刑空缓缓合上了眼睛,自己的身体真是越来越了,居然这么快就忍不住了,自己的身体已经受不了一点刺了呢。

 “啊!”望着刑空微微摆动的躯体,紫幽突然大力地抓紧刑空已经涨大的感分身,再用力一扭,几乎被扭断的剧痛让刑空惨叫一声的同时也想起,自己现在是在接受惩罚,紫幽怎么可能会让自己得到快乐呢。

 紫幽没有再说什么,而是重新回到原位,再次高高的扬起了鞭子,毫不留情地落在刑空已经绷得紧紧的感肌肤上,也许是因为已经有了刚才的经验,这一次刑空只是发出一声压抑的模糊低吼声,但身体仍然本能地挣扎闪躲着,当然,以紫幽使用鞭子的技巧,刑空是根本不可能躲开的。

 前…小腹…下肋…大腿…紫幽开始围着刑空走动了,但手中的鞭子挥落速度和力道却丝毫没有减弱半分,不一会儿的工夫,刑空的全身都布满大大小小的深红色鞭痕,是的,全身,甚至于刑空双股之间,都被紫幽用巧妙的力道将鞭子由下至上结结实实地打了上去。

 当然,此时,刑空已经没有任何意志去压抑口中的声音了,紫幽的每一鞭落下,都会听到一声几近嘶吼的惨叫,尤其是感部位的鞭打,剧烈的电瞬间的刺,更是让刑空几乎昏厥,但是…当紫幽停下的瞬间,刑空的身体却赫然弯成一个弓型,一股夹杂着微黄的浓郁白在众人的面前画出一条人的抛物线。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