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七章
 “拿新来的药膏来,抹遍他的全身。”额上已满是汗迹的紫幽无力地倒在一旁早已准备好的舒服沙发,然后望着失神的刑空,随口吩咐道。

 “是。”鬼夜愣了一下,随即应道,从右侧的调教药品柜里翻出一盒上未开封的药膏来,然后迅速撕开,走到刑空的面前,毫不犹豫地用手挖出一大块药膏来,向刑空的身上抹去,而一旁的鬼冥见状也走过去帮忙,和鬼夜换了一下放心的眼神,紫幽会叫他们拿药膏给刑空治伤,说明紫幽今天不会太为难刑空了。

 鬼夜和鬼冥换眼色的举动紫幽自然尽收眼底,不过,紫幽除了冷冷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至于台下的青迭…脸色反而更加的惨白,简直就快上台掐死仔细往刑空身上涂抹药膏的两个人了。

 那药膏的确是治伤的没错…但是,那两个家伙就没有注意到自己为什么把它放在调教药品柜里而吗?自己什么时候会把正常的治伤药膏放到那里去!

 虽然有鬼冥的帮忙,但将刑空全身都涂满药膏还是花了足足半个小时,等全部都做完后,刑空的肌肤上已出现了一层这种冰冰凉凉的白色药膏,和别的药膏不一样的是,这种药膏竟然没有在体温下融化。

 紫幽没有起身,只是吩咐鬼夜点燃了两支红色的蜡烛。“那么担心干吗,我只是让你们用蜡烛将他身上的药膏熏化而已,否则药效发挥得太慢了。”

 仿佛知道他们两个在想什么,紫幽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自己有说让他们将烛泪滴在刑空身上吗?望着神情明显放松下来的鬼夜和鬼冥,台下的青迭都已经有了想杀人的冲动了,可恶!

 蓝雳那家伙怎么还不回来!紫幽笑地望着鬼夜将蜡烛靠近刑空的前,只听一阵奇怪的细微声响起,在鬼夜还没有反应过来怎么回事的时候,失神的刑空已经本能地惨叫一声,蜡烛靠近的肌肤上的药膏瞬间融化,转眼沸腾,同时由电鞭所造成的小伤口拼命地刑空的身体里钻去,又痛又烫仿佛灵魂身处炼狱的痛苦让刑空剧烈的挣扎起来,惊恐的目光让鬼夜立刻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如果10分钟之内他身上的药膏没有全部融化掉,那就一切重来,重新涂上药膏,重新融化,直到10分钟内做到为止。”

 眼看鬼夜停止了动作,紫幽只是冷冷地提醒到,柔媚的神情此时散发出一鼓难以言语或者说令人骨悚然的寒意,看来,紫幽根本是把对老板龙啸的不满全部发在这个可怜的家伙身上。

 听到紫幽的话,鬼夜和鬼冥哪敢再磨蹭,只能强行分别抓住刑空挣扎的‮腿双‬,将手中的蜡烛颤抖着靠近…“啊…”…紫幽一言不发地将脚放在前面的桌子上,舒服地靠在沙发上,闭上了眼睛,仿佛对前方的一切视而不见,整个大厅里此时也静得惊人,只能听到刑空一声声越来越沙哑模糊的痛苦的惨叫…

 怎么办?还剩一分钟,鬼夜和鬼冥满脸汗水地望着唯一没有融化掉药膏,而且…还是药膏最多的地方…那里自然就是裹满白色药膏的红肿分身和肿的两颗小球,和在电鞭击打之下裂开几到口子被推进药膏的粉红色后

 望着已经昏厥过去的刑空,鬼夜一咬牙,让鬼冥抓住刑空虚软的‮腿双‬,自己拿着剩余不多的蜡烛迅速放到了刑空的‮腿双‬间,只见一瞬间,刑空的身体猛然拱起,‮腿双‬剧烈震颤起来,没有焦距的的双眼本能地睁大,但半开的口却只是抖了抖,什么都喊不出来…10分钟!正好!

 “…把放下来,送到休息室里。”紫幽略显疲惫的话让鬼夜简直不敢置信地睁大了双眼,难道紫幽还没有玩够,所谓休息室,是调教师休息谈话的地方,奴隶会有自己的房间。

 “弥!给我一杯路易十三!”“好。”说完话后,紫幽就再也不看昏的刑空一眼,而起身走到吧台前,敲了敲桌子喊道,当然,弥还是尽则地给紫幽拿了一杯…柠檬水。

 “我说我要酒!”紫幽不悦地皱起了眉,怎么每次都这样!“老板吩咐过,不准你…”“不准跟我提老板!”弥的话让原本心情就不的紫幽更是火大到了极点。

 “算了!给他一杯吧。”后面的青迭适时地说了一句,用眼神示意弥去调一杯看上去是烈酒实际上度数极低的酒来,反正紫幽是完全不可能分辨得出来的。

 “好。”善于察言观的弥自然明白在老板没回来之前最好还是不要惹这个小祖宗,而且,青迭的话对于弥来说也根本不是什么难事。

 见紫幽端着调好的酒径直走向休息室,青迭立刻将人群散开,然后出了大厅去查看蓝雳他们回来没有。紫幽回到休息室的时候,鬼夜和鬼冥已经将刑空放到了沙发前的地上,因为怕出事而不敢离开。

 “去拿桶冰水来,让他醒。”“是。”望着转身去拿冰水的鬼夜,紫幽自然地抿了一小口酒。…好辣!当然,即使再不想喝,有鬼冥在前面看着,紫幽再咽不下也不能丢这个脸!勉强扯出笑容,将杯中的酒一口灌了下去,然后…剧烈地咳嗽起来。

 “紫幽!不要勉强了!”见状立刻过来轻拍紫幽背部的鬼冥一边无奈地说道,一边忍住笑,真是的,小孩子就是小孩子…没喝过酒还逞强…和在调教台上的样子简直完全两样…而回来的鬼夜也无奈地望着紫幽手中的空酒杯,不用想也明白是怎么回事。

 “哗!”一桶冰水倒在刑空的滚烫的身上,使得刑空无意识地痛哼了一声,模糊地张开了双眸,好痛…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痛得让人不敢触碰…“你们先出去拉!出去拉!”

 见刑空已经醒了,紫幽不分容说地将鬼夜和鬼冥赶了出去。这声音…紫幽…刑空的身子猛然瑟缩了一下,却又勉力想看清楚眼前的人。

 只是,刑空尚未完全清醒,就已经感觉一双滚烫的玉足贪婪地在自己的前滑动着…当刑空惊讶地张大的双眼,紫幽的整个身体都贴了上来。“紫…紫幽…”刑空错愕地望着在自己怀里动来动去的熟悉身影,一时反应不过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好凉…好舒服…凉凉的…”望着紫幽绝的媚颜上那双美得惊心动魄的异色双眸中蒙得让人沉沦的绚彩…基于当特种兵时养成的习惯,刑空迅速扫视了一下周围…嗯?酒杯…酒的味道…

 刑空微微皱起了眉,老板不是不让他喝酒嘛!“刑空好傻!为什么不说呢,难道刑空真的以为只有自己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大家…都记得今天是紫幽的忌啊,可是大家不想让刑空伤心,所以才装成什么都忘记的样子而已。”

 紫幽模糊不清的声音让刑空的身体瞬间僵直了。“刑空很想碧越,是吗…我也好想老板…”声音越来越模糊,直至消失…望着在自己怀中沉沉睡去的绝少年,刑空的眼底浮动着让人捉摸不透的目光…“紫幽!”休息室里空无一人的意外场景让炎茗几人瞬间呆住,怎么会…“看这个!”

 蓝雳捡起从门中掉下的纸条脸色大变。炎铭一把抢过纸条,看过之后,脸色也好不到哪里去。紫幽…居然让刑空给绑架了!而且指定要三天之内让老板回来等电话!

 炎铭和蓝雳的目光无意识地在了一起,果然,那次紫幽的猜测…刑空也许真的是那个凶手…

 而且,对于最近的事情也有了解释,碧越不在后,刑空就一直出问题,但近些日子来却惟独对紫幽的一切无理取闹都逆来顺受…这是唯一的解释,刑空是在对紫幽的眼睛感到愧疚…早该注意到的!炎铭暗自责备自己最近居然只在忙西雅的事而没有对明显异常的刑空多加注意…

 “立刻去调查紫幽的下落。”“铭!老板现在在哪里?这件事不能不通知老板。”“…我会和老板联络的。”***三天,时间不算长,但对于现在“龙之俱乐部”的众人来说,却好象过了三个世纪。炎铭用了一切能手段,就是无法查找到紫幽现在的所在的位置,而且…

 炎铭无论如何都没办法和老板龙啸联系上,电话打不通,公司进不去,看来西雅真的是下定决心在结婚之前不让龙啸和外界有任何联系了,可不知道为什么,炎铭隐约有一种奇怪的感觉,西雅…似乎对俱乐部里所发生的一切了如指掌,这种感觉太奇怪了,紫幽的失踪不会和她也有关系吧…

 难道…炎铭猛一扬头,凝视着俱乐部每个房间都有的监视系统,心中顿时一惊,难道…“铭?怎么了?”“…立刻暂停俱乐部的一切营业,关闭所有电脑系统。”“什么?”“老板不在,这里一切由我做主,立刻去做!”

 似乎想通了什么,炎铭立刻吩咐下去。虽然众人万分不解,但基于对炎铭的信任,也都按照炎铭的意思去做,而且,老板联系不上,紫幽又失踪,整个俱乐部根本没办法正常营业下去,若不是一直有炎铭在支撑大局,恐怕早就出问题了。

 “铭?”“你先下去。”看了一眼原地未动的青迭,炎铭勉强平静下来,示意青迭先下去,自己要冷静一下。

 “…好吧,我先下去。”眼看青迭迟疑了一下,担心地看着自己好一会儿才转身出去,炎铭这才再次扬起头,脸色难看地打量房间每个角落的监视仪器。

 “龙之俱乐部”的电脑系统是碧越一手建立起来的,安全能绝对是世界一,为了防止客人做出过格的事情,整个俱乐部都在电脑系统监视之下,如果有人侵入了碧越的电脑系统…那么,俱乐部里的一切就…

 碧越还在的时候,刑空曾不顾一切地想成为碧越的专属奴隶,虽然碧越一直没有答应,不过却也没有拒绝,任由刑空无事之时便在自己身边服侍,包括在修补俱乐部监视系统的时候,刑空对于碧越所建立的电脑系统自然是知道很多,如果刑空把知道的东西告诉超级黑客,俱乐部的电脑系统被人侵入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现在碧越不在了,俱乐部里根本没有谁能取代碧越的位置进入电脑系统,唯一的办法就只能是完全关闭掉系统,虽然这个方法很差,却是目前炎铭所能想到的最有效的办法。

 刑空绑架了紫幽,虽然自己也很着急,却也不太担心,相信刑空不会对紫幽怎么样的,但是,现在看来,这次绑架绝对和那个西雅不了关系,紫幽的安全…就很难说了…

 老板…你真的不管紫幽了吗…无奈地叹了一口气,炎铭再次拿起了电话…***“龙之俱乐部”

 现在因紫幽的事而暂停营业,与此同时,距离“龙之财团”总公司不远的某个舞厅的地下室里,失踪三的紫幽赫然正乖乖地坐在电脑前,一言不发地望着屏幕上…龙啸正如同野兽般将一名妖的女子下的香景象。

 不知为什么,这个画面是无声的,只能清楚地看到景象,却无法知道其中的谈话内容,不过,对于紫幽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

 门开了,刑空望着脸色惨白地可怕的紫幽,缓缓地走到紫幽的身后,温柔地搂住紫幽冰冷得如雪玉般的窈窕身躯,轻轻吻着紫幽优美的玉颈。“这就是他不接炎铭电话的原因,是吗?”“紫幽…你很像碧越,你知道吗?”

 没有回答紫幽无意识地问话,刑空只是痴地将吻渐渐滑下…紫幽木然地任由刑空将自己温柔地放在了地上,轻柔褪去所有的衣衫,紫幽完美得让人移不开目光的绝美身姿完全地呈现在了刑空地眼底。

 “刑空…”“…别担心,我来服侍你。”似乎明白紫幽在紧张些什么,刑空温柔地保证。“你忘记了一件事…”“…”“我是俱乐部的金牌调教师!”在刑空本能一怔之时,紫幽已经熟练地翻身将刑空在身下。“知道奴隶的心思…是调教师的必修课。”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