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八章
 “你…”刑空刚想说什么,紫幽纤细的小手便已经自然地滑入了刑空的内里,毫不犹豫地抓住刑空‮腿双‬间的具,不是很重却饶有技巧地抓握让身体感无比的刑空倒了一口凉气,把口而出的话又生生地咽了下去,明明可以轻松地摆紫幽的压制,却莫名地无心反抗。

 自己…难道已经完全摆不了奴隶的身份了吗…苦涩茫然地望着天花板,刑空无意识地发出一丝低低地呻。“杀手也会当奴隶吗?”

 “…杀手和奴隶的身份并不矛盾。”刑空勉强保持着自己的神志,平静地着紫幽捉摸不透…完全是上了调教台后的神秘目光。

 “因为碧越,所以要杀老板,是吗?”“是…主人爱上了老板,甚至不惜放弃自己身为调教师的尊严跪在他面前,明明知道…明明知道老板不爱自己,却还是为了老板而死,主人这样,你也这样!我不懂…我不懂…”

 望着紫幽翡翠的左眼,刑空近乎低吼着吐出最后的话,为什么,为什么主人这样,老板也这样,如果当时自己的没有迟疑了一下,紫幽现在恐怕早就…早就和碧越一样。

 “因为碧越爱老板啊!”“那你呢?”“我?”紫幽的手顿了一下,略微诧异地望着等待自己答案的刑空。

 “…我…我不知道…”“但老板爱你!所以才拒绝了主人!所以主人才会那么伤心,当时就算主人不挡那一,老板也不会受伤的!主人是故意寻死的!都是因为你!”

 “所以你想杀我?”感觉到已经按到自己后颈的手,紫幽清楚地知道,刑空真的动了杀机。“是…这很公平,老板让我失去我所重要的人,我也要让他尝同样的滋味!”

 “可我觉得不公平!”“嗯!你…”突然没入体内的三手指让刑空脸色发青地轻哼一声,身体也不轻颤了一下,落在紫幽后颈上的手抖了一下,却始终没有用力掐下。

 “你不会杀我的,你说过,我有点像碧越…我也说过,知道奴隶的心思,是调教师的必修课。”

 调教师特有的自信眼神让刑空微微愣住了,好象…碧越那时的眼神…紫幽没有再说什么,只是低头咬住刑空前早已肿不堪地赤红蓓蕾,略带惩罚地用力咬下。

 使得刑空的身体本能地绷紧了一下,而留在刑空体内的手指故意残酷地用指甲轻轻刮着柔软感的壁,并不继续让内探去,身体深处难以抑制的空虚感令刑空本能地开始扭动着身子,双手也不自觉地探入内

 “这样可不允许哦。”紫幽轻轻的声音让刑空触电般缩回了手,习惯…又是习惯…刑空反应过来双手无力抓向地板,呵,自己的身体…还真是被调教得无比啊…“…别哭…”

 温柔地吻上刑空眼角无意识绽出的晶莹体,熟悉的感觉让刑空无力地闭上双眼,任由压抑许久的泪水在此时肆意落下…

 主人…主人…主人…合着紫幽手指的每一次动,刑空如同一个试图从情中寻找生存下去的理由的野兽,彻底地展开自己的身体,拼命地主动将自己的身体向紫幽,近乎自息着,双手死死地抓进地板下面。

 “主人…主人…”模糊之间,熟悉的面孔在眼前隐约浮现,使得刑空失控地痛哭起来,明明知道不可能再出现,却又天真地抱有不可能的幻想。

 “刑空…”紫幽的手缓缓停了下来,温柔地离开还在拼命想要附自己的温柔壁,转而轻轻握住了刑空早已肿得难受无比却习惯性不敢擅自释放的可怜分身。

 “…碧越没死。”什么?!虽然身处情之中,尚勉强保持一丝清明的刑空还是不敢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平时可以忍耐一整天不会释放的刑空,此时却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身体,一股灼热的体倾泻入紫幽的手中,使得刑空的脑海呈现出瞬间的空白。

 “你…”“我说碧越还活着。”虽然碧越曾经千叮万嘱,在他回来之前,这件事除了老板、炎铭还有自己绝对不能让别人知道,否则一旦传出,会惹大麻烦,虽然不知道麻烦是什么,但碧越身为特种部队前任总指挥,政治上难免会有一些不为人知的事情,麻烦自然少不了。

 不过…看到刑空这样,紫幽实在是再也没办法守着这个秘密了,刑空对碧越的感情之深完全出乎所有人的意料,谁也没想到他居然会对老板报复,天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发生下一次。“…你说什么?”

 “碧越真的没死。”刑空颤抖的声音竟让紫幽有一丝不忍,算了,还是给他一点时间接受这个消息吧,将手自然地放到刑空的边,刑空下意识地张开双,熟练地整理着紫幽手上的东西,目光仍有一丝失神。

 “他…在曼彻监狱。”***什么?!刑空的身体猛然一抖,目光闪现出瞬间地惊恐,曼彻监狱!世界上最残酷的秘密国际军事监狱!紫幽可能并不清楚这四个字究竟代表着什么,可他清楚,那…是一个地狱!一个不折不扣的人间地狱!主人竟然…竟然会…难道当年那件事还没完

 眼看着刑空反地随手抓起一件衣服披上就冲了出去,紫幽剩下的话根本完全都来不及说出口,自己只说碧越现在在曼彻监狱而已,可没说碧越是被关在里面啊…对了,碧越临走的时候好象是说去担任什么监狱长,好象是吧,记不大清楚了。

 挠了挠有些凌乱却分外感的长发,紫幽无可奈何地从地上懒散地爬了起来,只要一听到关于碧越的事刑空就这样,全然没有了往日的冷静与沉稳,真不知道碧越和他以前到底是什么关系,居然一直和自己说以前两人不认识,鬼才信。

 一个身为特种部队总指挥的中将,一个身为军方最年轻的上校,以前没关系才怪!看了一眼电脑上依旧香的画面,紫幽满不在乎一笑,为了骗自己,刑空还真是花了很多心思啊,不知道这种画面是哪个黑客合成的,效果像真的一样,自己差一点就要相信了。

 不过,自己也要谢谢刑空,如果不是他绑架了自己,自己恐怕直到现在还没办法从“龙之俱乐部”里跑出来呢…也不知道现在那边怎么样了,算了,还是先去找老板吧,居然敢这么久都不理自己,可恶!

 想到这里,紫幽以最快的速度穿好衣服,转身跑了出去,空的屋子里,只剩下电脑里传出的一阵阵人心魂的男女息之声…当紫幽到达“龙之财团”的总部大楼时,已经时至中午,但由于尚未到“龙之财团”的午间休息时间,所以大楼内的一众工作人员仍在按部就班、有条不紊地打理着自己的任务,毕竟,想要在这种世界级的大公司里有饭吃,不拼命是不行的。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紫幽不解地瞪视着拦住自己去路的两个保安,心里莫名地涌出一丝淡若轻雾却无论如何都挥之不去的异样不安,自己又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他们早就知道自己和老板的关系不简单从来都不敢对自己多问半句,今天居然…

 “那个…紫幽少爷…今天…那个老板不在…请您不要…”其中一个保安支支吾吾地搪着明显开始怀疑的紫幽,头却已经深深地低了下去,一半是因为紫幽怒火之下的绝妩媚,一半是暗叹自己的命苦,西雅小姐的命令自己怎么敢不听啊,她毕竟是未来的“龙夫人”

 “我再说一遍!让我进去!”紫幽的耐显然已经快被这个两个可怜的保安给磨尽了,蕴涵着怒意的声音仍夹杂着难以形容的魅惑人,使得即使在这个时候,两个保安的心仍不由自主地一

 而紫幽没有主意到的是,此时这里发生的一切,正通过闭路电视全无保留地送到了顶楼的一名妖冶女子眼中…“让他进来。”

 从对讲机里传出熟悉声音让两个保安如蒙大赦,连忙退到两旁,不无担心地望着紫幽如同一阵轻风般从眼前晃过…时间刚刚好。听到预料之中的开门声,西雅妩媚一笑,眼中瞬间闪过一丝让人心寒的妒恨,同时,双手也更加用力地把身穿西服却将自己在身下,甚至下体还和自己紧密胶合在自己的龙啸狠狠搂紧。

 “啸…说你爱我…”“我爱你。”“啸好啊…再大力一点…”龙啸的再次冲击令西雅难以克制地呻出声,仿佛可以滴出水来的妩媚双眸挑衅地瞥了一眼门口一动不动的绝少年,‮腿双‬依旧死死盘在龙啸的身,身体随着龙啸的每一次律动而娇颤不已。

 龙啸没有回头,因为在结婚之前西雅是不准任何人和自己见面的,紫幽…根本无法看到龙啸一直没有表情的表情,而这一切…都在西雅的预料之中。心…为什么这么痛…紫幽捂着口无力地半跪在地上,难以形容的痛楚令紫幽低低地发出一声呻

 痛…好痛…心真的好痛…自己的旧伤又发作了吗…可是这一次为什么比以前的任何一次都痛,痛得让自己流泪,以前不管多痛自己都可以咬牙过来的啊…身体痛…或者是精神上的痛…紫幽已经分辨不出来了…他只知道…痛…心好痛…从未有过的痛…真差劲!模糊不清地望着地上晶莹的水迹,紫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样,只是讨厌这样懦弱的自己。

 低下头的紫幽丝毫没有注意到,由于他刚刚的一声细微得几乎没有的低声呻,龙啸已经难以置信地转过头来,眼中的痛苦惊恐比他更甚。

 只要是紫幽的声音,无论多么细微,龙啸也能在一瞬间分辨出来,可在此时此刻,龙啸最希望的是自己听错了。

 “紫幽…”龙啸颤抖的声音让紫幽本能地转身向外逃去,没有看龙啸一眼。不可以,不可以在呆在这里,紫幽忍痛跑了出去,再呆在这里自己会疯掉的,一定会。

 刑空问自己是否爱着老板的时候,自己真的不知道,可现在自己知道了,自己爱,真的好爱好爱,可刑空有一句说错了,那就是…老板爱的不是自己啊…心好痛…刑空的心原来一直这么痛…自己重要明白了…

 “紫幽!”紫幽从总裁办公室门前消失后,反应过来的龙啸才暴地将在自己身上的西雅死死扔在沙发上,本能地想追上去,但西雅已经一把将他的胳膊抓住。

 “你敢追出去我让你后悔一辈子!”冰冷地望着龙啸眼底难以掩饰的痛苦,西雅咬牙狠道,眼中嫉妒与疯狂清楚地告诉龙啸,她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我现在已经后悔一辈子!”比西雅更冰冷地丢下这句话,龙啸轻松地甩开西雅的手,毫不迟疑地追了出去,比起西雅的威胁,龙啸更加担心的是紫幽的反应。

 …龙啸…眼看龙啸就这么从自己的手心里飞走,西雅一动不动地僵坐了好一会儿,才一把抓起茶几上的电话…“龙夫人,您有时间吗?”…***

 龙啸追下去的时候,恰好是公司午休开始的时间,公司门口的大街上车水马龙,人众多,进出公司的人一下子把大门挤得水不通,等到龙啸千辛万苦终于从人群里身而出的时候,眼前的一幕却差点让龙啸的心跳停止…

 “紫幽!”听到龙啸焦急的喊声,紫幽本能地转过身来,随即毫无预兆地被龙啸扑倒在地上,又被龙啸搂着滚出了好远,身后,一辆负责给公司送纯净水的大卡车从紫幽刚才所在的位置开了过去…

 “老板?”由于事情从发生到结束都太过突然,紫幽一时什么都反应不过来,只能茫然地躺在地上,绝的小脸上依稀可见的泪痕让把紫幽护在身下的龙啸的心疼不已。

 “…你有没有事?哪里受伤了?哪里疼…”最先清醒过来的龙啸突然一把将躺在地上的紫幽搂在怀里,不容分说地检查着紫幽身体,加速的心跳仍未从刚才的惊险中平复下来,直到确定紫幽完全没有受伤之后,才用颤抖得过分的双手把紫幽死死抱在怀里,而此时,紫幽也终于察觉,一向冷静自若的龙啸此时竟然全身都因惊恐而抖个不停。

 “紫幽…紫幽…”龙啸真的快被刚才的一幕给疯了,假如刚才自己迟了一秒钟,那么现在自己怀里的宝贝就成一滩模糊的血污…龙啸简直不敢再继续想象下去,如果有下一次,自己真的会被吓疯,真的会。

 “…滚开!”好不容易才从刚才的惊吓中清醒过来的紫幽刚要本能地去安慰颤抖不停的龙啸,眼前却赫然闪现出龙啸与那名女子纠在一起的香画面。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