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九章
 毫不迟疑地从龙啸的怀中挣脱,紫幽眼中的厌恶与寒意令龙啸终于回想起紫幽所看到的一切。

 “紫幽…”龙啸哆嗦着嘴轻轻喊出这两个字,但所有的解释…却一个字都说不出口…不能说!一个字都不可以说!绝对不可以说!

 “…老板喜欢男人或是喜欢女人我不管,也没资格管,我只是问一句话,一个月的约定期限还没到,老板现在只有两个选择,毁约或…老板知道另一个选择是什么。”

 没有愤怒,没有哀怨,紫幽的角甚至伴随着平静的声音而划出一丝若有若无的微笑,让龙啸心惊胆战、心底发冷的微笑。“紫幽,紫幽,你想怎么样都好,你想要对我怎么样都好,只是,不要这个样子,不要什么都不说…”

 再次将紫幽搂到怀里,龙啸颤抖着声音哀求道,不要这个样子,不要这个样子,自己能感觉到他的伤心他的绝望他的所有痛苦啊,不要把一切都憋在心里,自己不想让他这样啊,心的折磨究竟有多痛苦自己再清楚不过,自己不能让他也承受这样的痛苦。

 “紫幽…我知道你生气,我知道错了,你可以随便惩罚我的,鞭子…你喜欢鞭子不是吗?你打多少下都没关系的,就算我昏过去也不要停,还有别的,你想怎么惩罚我都可以…怎样都可以…”

 “…老板,我讨厌这里,我们回俱乐部好不好?”“好,好,我们马上就走,马上就走。”感地察觉到紫幽精神上的不稳定,龙啸立刻打电话回俱乐部,要炎铭派车出来,总不能让出租车到自己的俱乐部去吧,那也太刺了一些。***

 由于炎铭的命令,整个俱乐部都暂时停止了营业,所以,现在俱乐部里只剩下一些调教师和部分奴隶,其余人都趁机请假出去玩,难得没那么忙,薪水还照付,当然要出去玩喽,俱乐部里几乎都是年轻人,自然都比较爱玩。

 俱乐部的大厅现在看上去安静了许多,也空了许多,不过,若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所有人的目光都有意无意地避开调教台,而且…眼中都隐约浮现出淡淡的无奈目光,其实,老板对紫幽的心思所有人都看在眼里。

 可谁也没想到老板居然肯为了紫幽…宁可放弃自己的自尊…而此时,紫幽正懒散地半倚在调教台台下正对着调教台的大沙发上,若无其事地喝着果汁,仿佛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只是,调教台上的奇怪水箱却把这种闲适的气氛化为奇怪的沈闷。

 由于没有客人,所以此时调教台除了一个仅可以容下一人在内的水箱外什么都没有,而水箱内…一名一丝不挂的颤抖男子正不断的艰难息着,由于水面直到男子的耳下,所以男子只能努力将头仰起才能得以呼吸到空气。

 这也使得男子将苍白俊美的面容彻底地展出来,男子此时似乎正在忍受着什么难以难受的折磨,身体不时剧烈地颤抖着,痛苦却又甘心忍受地认命神情可以轻易地挑起任何人心底的残暴,当然,男子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痛苦神情的原因自然是在水下。

 透过薄得过分的玻璃和清澈明朗的水,可以清楚地看到男子此时的狼狈状况,双手被死死地束缚在身后,使得膛只能微微向前弓起,偶尔有一丝淡淡的红色从男子的前飘过,细看才会发现男子的两个红肿不堪的可怜头上,居然分别被长有食指般的钢针生生穿透,不过,倒没有将针弯成环就是了。

 当然了,这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而是水下随意游弋的十几条类似水蛇的东西,不过,它们不是水蛇,而是生于深海即使在大型水族馆都难得一见的深海电鳗,由于深海电鳗长期生活在黑暗的海底,完全不适应陆地上光亮的生活。

 所以对于类的地方十分敢兴趣,例如…男子已被一个精致的扩器大大打开的幽深菊,事实上,直到现在,仍有一条细若么指大小的尾巴在男子的菊外晃着,前身显然已经钻入菊,而且,电鳗对于一向十分感,依仗身体的润滑肆意出入,现在居然都阻于口,这显然男子的菊里已经被不只一条电鳗给得满满的。

 电鳗是独占很强的一种生物,从来不于同伴分享东西,所以,为了争夺某个的居住权,电鳗和电鳗之间都会进行战斗,冲撞、撕咬、放电…众多凌乱的电肆意折磨着男子感的前列腺,男子分身的顶端粘稠的透明前列腺一直个不停,只是由于部被钢环牢牢的束缚才没有发出来。

 水箱里的男子…自然就是龙啸。模糊不清地望着对面墙壁上的石英钟,龙啸清楚地知道从回来被丢在水箱里直到现在已经过了5个多小时了,自己的精神已经快崩溃了,而紫幽丝毫没有打算将自己松开的念头。

 这也是预料之中的事啊…龙啸无奈地苦笑了一下,又无法抑制地发出一声近乎尖叫的呻,身体又是剧烈一震,目光明显涣散了一下,泪水再次无意识地滑落。

 但是,龙啸依旧没有求饶,让紫幽发一下也好,从自己跟他回来的那一刻起,自己就再清楚不过自己回去之后要接受什么了。

 这样的惩罚他满意吗?在所有人的面前肆意羞辱着自己的自尊,让所有人都可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因难堪与羞涩而产生的每一丝反应,让所有人都看着自己的泪水滑下,看着自己感的身体在望中挣扎崩溃,让自己在奴隶的面前尊严扫地…紫幽,这样你满意了吗?你满意了吗…

 仿若无意地扫了一眼目光模糊的龙啸,紫幽角的微笑又降低了几度。老板,你以为这样就可以了吗?一切…才刚刚开始…才刚刚开始…老板,你会后悔你让我看到的一切…你一定会后悔的…

 “青迭,蓝雳,还有你,金阎,我说你们今天这么闲吗?就算现在没有客人,你们也应该有事情做吧,不用呆在这里白看戏!”“那怎么行!难得能看到老板被调教,怎么可以错过这样的好机会,说起来老板的身材还真是耶!”

 “没错没错!想不到老板居然有这么副的身子,呻的声音可真是让人心动啊!”青迭和蓝雳几乎反地同时说道,开玩笑!要是他们就这么走了炎铭非掐死他们不可,炎铭可是千嘱咐万代,一定不要让老板和紫幽单独在一起,一定要时刻在一旁监视,免得出什么无法预料的状况,毕竟,现在的紫幽会做出什么事来谁都无法预料,凭着紫幽的任和独占…老板这次真的惨了…

 “什么嘛!阎,那你呢?”“…”“阎?”“什么…”目光有些恍惚的金阎下意识地站起身来,然后走上调教台,熟练地将龙啸的四肢松开,轻松地拉出水箱,然后仿佛对待普通奴隶一样,随手将龙啸放在旁边的地上,转身回到沙发原来的地方继续发呆。

 一连串莫名其妙的动作让旁边的三人顿时傻眼,这是总是一身纯黑风衣,全身都透着肃杀之气的金阎吗?自从金阎和那个名叫红莲的杀手──一个妖媚人宛若女子的绝尤物扯上关系之后,金阎的精神就时常恍恍惚惚,一天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东西。

 算了,紫幽无奈地转过头来望着倒在调教台一身狼狈的龙啸,用脚尖轻轻在地上点了点,示意他爬过来,反正放都放出来了。

 得到紫幽的允许后,原本几乎难得行动的龙啸立刻挣扎着跪起身来,摇摇晃晃地爬下几阶楼梯,满身的水迹使得艰难爬行的龙啸多了一分莫名的感,而仍被大大撑开的小外挂着的半截不时扭动出几点电火花的电鳗则让龙啸每爬一步都发出息,停上一停,却又不敢合上腿或将电鳗拉出,只能继续挣扎着向紫幽的方向爬去。

 当龙啸好不容易才移动到紫幽的面前后,已经无力地伏在了地上,除了大口地息之外,连起身都做不到。“阎!阎!阎!帮帮忙喽,老板似乎已经没力气爬到茶几上了。”“好。”

 似乎直到此时才清醒过来的金阎望着跪在自己脚边的龙啸先是微微一怔,然后便尽量放柔动作将龙啸小心地抱起放到茶几上,然后抱着龙啸的腿弯将龙啸面向紫幽将‮腿双‬大大地分开,使得龙啸下体的一切彻底地暴在对面三个人的眼底。

 自己来做总比让紫幽动手能好些。哼!还真是温柔啊!紫幽瞥了一眼仍在拼命扭动想往龙啸身体里钻去的半截电鳗,随后拿起旁边的竹制筷子,轻轻将电鳗的尾巴夹住,然后再用力往外一拉…电鳗受到外在刺之后,更是拼命地向里钻去,凭着滑腻灵活地动作一口气将整个身子都钻进龙啸的小中,使得龙啸的全身一颤,双手无力地抓住金阎的双臂,死咬住下却仍无法克制地呻一声,依旧…没有求饶。

 “现在怎么办?似乎很难拿出来呢。”紫幽的样子仿佛是遇到了什么难以解决的事情,当然,紫幽眼底无意中出的冰冷让所有人都知道,龙啸又要受苦了。

 “这样好了,青迭,蓝雳,反正你们也没事干,不如我们来比赛好了,看谁能夹出老板小里的小可爱最多,好不好,如果你们赢了…以后的调教就我来说,由你们动手,这样好不好,反正…你们也要应付炎铭,对吧。”

 “…”青迭和蓝雳先是下意识地对视一眼,然后坚定地点了点头,这样至少能保证将紫幽对老板的伤害减到最低。“好。”“呵呵,筷子在这里,现在就开始吧。”“什么?现在?!”

 …等到青迭和蓝雳动起手来,便立刻后悔刚才答应得那么轻松了,电鳗本来就滑腻灵活难以夹住,而且受到刺后会更加拼命地向龙啸体内游去,再加上青迭和蓝雳努力想要赢紫幽,三双筷子在龙啸红肿的小烈搅动,若不是有金阎抓着龙啸,龙啸早就滚到地上去了。

 金阎现在看起来也不好受,双臂已经被龙啸死死抓出血痕,还要尽量温柔地把龙啸死死地固定在怀里,一定不能给紫幽惩罚老板的借口,否则…“啊…呵…”原本比往常就安静许多的大厅里,现在只剩下龙啸痛苦绝望地息呻,不时的压抑惨叫让大厅里的其他人心惊胆战,紫幽他也…太…太…唉…不过,老板心甘情愿,他们这些做下属的还能说什么。

 “我认输。”望着下早已渗出丝丝血迹从开始到现在已经昏厥过去三次的狼狈龙啸,青迭终于忍不住心软停了下来,蓝雳先是微微一怔,但一看龙啸此时惨白得毫无血的脸庞,立刻也停下了手。

 “…那么就是我赢了对不对?”“对。”眼看着紫幽抓着筷子故意又在龙啸红肿娇的小里用力地搅动一番,使得再次昏厥过去的龙啸低哼一声颤抖着身子清醒过来,青迭和蓝雳只能无奈认输。

 “那真是太可惜了,本来青迭已经赢了呢,老板的小里已经空了哦。”似笑非笑地看着脸色巨变的青迭和蓝雳,紫幽只是悠然地拿着筷子刁钻地刮着龙啸已经感到极点的粉红壁,直到此时,青迭和蓝雳才猛然明白,刚才紫幽明知道电鳗已经全部被夹出来,还故意用力在龙啸的小里残忍搅动着,让自己误以为电鳗还没有完全清除干净,甚至还…用力用筷子在老板的小里…拼命搅动寻找…该死!又被紫幽给耍了!

 明明知道七人中年纪最小的紫幽总是喜欢恶作剧结果还是次次上当,自己的智商真是越来越低了。

 不再看无奈地退坐到一旁摆明愿赌服输坐上旁观的青迭和蓝雳,紫幽只是小心翼翼地将已经带在龙啸身上数个小时之久的扩器缓缓拿了下来,由于龙啸的小被撑开的时间过长,以至于过了好一会儿而才完全闭合成明显更加红肿的红小‮花菊‬,同时,透明的不明体也渐渐从龙啸刚刚闭合的小隙中渗了出来,经过股沟缓缓滑至茶几之上,隐隐泛着的靡靡之

 “老板的身体越来越感了呢,难道和女人在一起连这个地方都会更加了吗?”用手指轻轻沾了沾茶几上可疑的透明肠,紫幽轻笑着将手上的肠抹在龙啸肿不堪的可怜头上,然后故意碰到还没有除下的钢针,又用手掐住钢针的一头,缓缓转动着,使得还没有完全愈合的针孔又渗出人的鲜红。

 “紫幽…”望着紫幽眼底毫不掩饰的厌恶目光,龙啸无力地勉强撑起自己膛,以便紫幽更加方便地折磨自己每碰一下都疼得仿佛要死掉的可怜头,委屈的泪水不自觉地再次从龙啸的眼中肆意滑落,夹杂着痛苦息的颤抖声音换来的是紫幽一把将龙啸右边头上钢针拔出,在龙啸还来不及惨叫之时,重新换了个位置再次将龙啸滴血的头生生穿透。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