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章
 “不准出声。”“…”即将口而出的惨叫因紫幽冷冷的话语还变成模糊地闷哼一声,龙啸咬牙不让自己发出任何不该发出的声音,几丝淡淡的鲜红隐约从牙龈处缓缓地渗了出来。

 而金阎已经在紫幽目光的示意下,将龙啸无力的身体小心地翻转过来,使得龙啸换成了跪伏在茶几上将感的翘高高撅起的屈辱姿势,这个姿势令龙啸已经倍受摧残的小无力地开合了一下,隐约出里面的,又缓缓地合上。

 “老板的小可真是极品,不管怎么玩还是这么紧啊。”毫不忌讳地伸手轻易探入龙啸火热的小里,紫幽一边故意刁钻着狎玩着里面颤抖不已本能收缩个不停的粉红,一边冷冷地说道,仿若无意地扫过龙啸羞难堪的神情,毕竟,在俱乐部这么多人前摆出这种的姿势,无论再怎么有心理准备,龙啸还是将头深深地埋在了臂弯之中,身体也因羞辱而微微颤抖起来。

 感觉有一冰凉的胶皮管子被强行入自己火热紧缩的小,直至到达自己的身体深处才停下,强烈地不适感令不敢躲避的龙啸只能不顾羞地艰难扭动着撅起的感翘,但这样轻微的动作反而令么指细的胶皮管子在肠润滑下继续向龙啸的体内滑去。

 龙啸不知道紫幽想做什么,灌肠吗?不可能,在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彻底地清理了自己的身体内外了,因为紫幽说不要碰染上女人香水味的自己,可现在…“啊!”滚烫的热水瞬间冲进已经入龙啸小深处的特制加长气球,特制的薄薄的气球壁根本没有隔热,接近沸腾的滚烫热水已经是在瞬间充斥着龙啸每一寸感柔壁,难以言喻的剧痛瞬间从壁的每一条神经渗入身体的每个部分,身体里仿佛被强行入一个大火球,而且火球还愈燃愈烈,将自己的神经向彻底崩溃的边缘。

 龙啸惨叫一声的同时,身体本能向前爬去逃离此时如身处地狱的折磨,却又被一旁的金阎死死地按在茶几上,以龙啸现在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从金阎的束缚下挣脱出来,只能本能地动着泛红的躯体,猛然摇着头,口中已发不出任何声音。

 已经站起来的青迭和蓝雳在金阎警告的眼神中只能无奈地再次坐了回去,如果此时他们出来阻挠的话,那一会儿龙啸可是会更惨,而且…龙啸也不想有人阻止紫幽吧。

 挣扎了将近5分钟,龙啸才终于再次昏死过去,全身泛红的人肌肤上满是晶莹的汗迹,‮腿双‬已经隐约出现痉挛的状态。“紫幽,够了吧…”

 “游戏由我主导,如果阎不忍心就不用管了。”眼中不忍的心疼目光一闪即逝,紫幽仿若无意地将目光从昏死过去的龙啸身上移开,低头从茶几下的箱子里翻出一套黑色的皮装来,但紫幽如此小心地掩饰住眼底心疼目光的小动作又怎么能瞒得过同为金牌调教师的金阎。

 不过,那套皮装…应该是新货吧…以前没有见过…金阎下意识地接过紫幽递过来的皮装,好凉!冰凉过分的触感让金阎差点把入手的皮装丢掉,金阎没想到皮装之上竟然还粘着冰渣。

 全身套装吗?金阎缓缓给龙啸穿上皮装的过程中才发现,整个皮装除了双、分身、后庭处及鼻下有故意做出的开口外,从头到脚龙啸的整个身子都被包裹在皮装内,好在皮装比较宽松,不会很难穿。

 “我不是说过不准出声了吗?居然敢出声。完全不把我这个主人放在眼里…”望着龙啸身上即将拉上拉锁的黑色皮装,紫幽不知又从哪里翻出来一个葫芦状的胶制东西,头小的一端还有着一条半尺多长的神秘胶管。

 而令一头上则是一个小小的圆,然后在金阎来不及阻止之下,紫幽已经熟练地将葫芦状的东西入龙啸的口中,再牢牢地固定住,已经深深进入食道内的细长胶管令即使是处在昏状态的龙啸也是一阵无法忍受的干呕,一丝晶莹的体透过令一头上的圆从龙啸的间渐渐渗了出来,缓缓垂在前,留下人心神的可爱痕迹。

 一切都做好之后,紫幽一把将龙啸的身体吃力地翻了过来,然后凑到龙啸的耳边,轻轻说道:

 “我知道老板可以听得见的,这样好了,从现在开始,如果半个小时之内老板没有发的话,我就原谅老板,怎么样?”

 旁边的金阎先是一愣,后来才发现原本束缚在龙啸分身上的钢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紫幽拿下来握在手里,也就是说,龙啸必须用自己已经濒临崩溃的意志控制自己的望才行。

 紫幽…是真的要原谅龙啸,还是故意找惩罚的理由,金阎真的不确定,不过,箱子里应该没有其它什么东西了吧,各种鞭子早就被青迭他们事前悄悄拿走了,别的东西…估计也不会剩多少,毕竟如果全拿走紫幽一定会大发脾气,还是会剩一点的。

 随着时间一点点地过去,随着紫幽懒懒地浅尝着每一口橙汁,金阎终于发现似乎哪里不对劲了,龙啸身上的黑色皮装赫然随着温度渐渐地升高而渐渐地收缩起来,最后,连故意留出来的开口都只剩下一个小小地看不清的隙。

 这也使得龙啸早已高高立的红肿头和颤抖着渗出一丝透明体的分身及下端的两个一直倍受冷落的涨痛小球都因皮装的收缩而被从部死死卡住,随着时间的推移仿佛就快与身体生生分离,已经开始泛起不正常的紫红色。

 “呜…”低低悲鸣了一声,龙啸挣扎着爬起身用被黑色皮装紧紧裹住的双手毫不留情地将自己肿紫红的可怜分身死死掐住,由于嘴被堵住,皮装上用以呼吸的开口又已经收缩得越来越小,龙啸压抑的息也越来越浓重。

 只是,被蒙住双眼的龙啸万万想不到,紫幽居然一把将自己的手拉开,然后用手铐把自己的双手死死地拷在身后。不行!不可以!被束缚住的双手的龙啸拼命地翻过身来,将自己濒临崩溃的可怜分身狠狠地向茶几上去。

 然后毫不在意地一下一下在茶几上用力蹭着,‮腿双‬无力拼命夹紧,任由自己肿的分身由紫红渐渐变得深红得仿佛要渗出血来,上面一微微跳动的血管仿佛因这种不能忍受的折磨而简直接近爆裂。

 龙啸此时唯一庆幸的就是,虽然管子还是留在自己火热的肠内,不时因自己的细微动作而摩挲着自己感的壁,但灌肠器的开关已经关掉了,没有滚烫的热水继续灌进来,而这,已经是龙啸仅剩的意识了。

 不可以,无论如何都不可以!“老板好厉害啊,不知道抹了这个还能不能忍得住。”冷冷地扫了一眼狼狈地跪伏在茶几上,只因自己的一句话就不顾尊严和羞辱地拼命将分身在茶几一下又一下地用力蹭着,紫幽的手中赫然出现了一个圆形盒子,哼!就知道他们会把要用的东西都拿走得差不多,还好,自己早有准备!

 小心地打开盖子,紫幽二话不说就在金阎心惊胆战地目光用力挖出一大块药膏来,然后毫不犹豫地一把抓住龙啸颤抖地肩头,轻易地便将虚弱到极点只凭意志才勉强支撑到现在的龙啸推翻在茶几山。

 然后将右手所挖的药膏故意暴地往龙啸出的鲜红头上摸去,然后…就是下体充血的分身…下面的两个越来越感的小袋袋…不要啊!这种感觉是…俱乐部里效果最快最烈的催情药膏之一,只凭一点感觉龙啸就完全知道紫幽在自己的各个暴在空气中的感处都涂了什么东西。

 绝望地瘫软在茶几上,龙啸模糊地惨笑了一声,这样还不够吗?惩罚…还不够吗…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烈快在紫幽刚刚停手之时便瞬间充斥了龙啸已经没有丝毫抵抗能力的神经,龙啸绝望地绷紧了感到极点的身躯,随着夹杂着淡淡腥黄的透明体在压抑多时一下子涌而出,龙啸的脑海也因巨大的快而顿时陷入一片漫无边际的空白。只是…

 “呜!”一声神秘的闷响与一声模糊的惨叫过后,龙啸的身体剧烈地搐了好几秒钟,直到紫幽一把将管子从龙啸撑裂的后拉了出来,龙啸才停止了搐,而龙啸身下的茶几上,或者说是龙啸的‮腿双‬间,却赫然涌出大量的红色体。

 “紫幽!”金阎难以置信地望着龙啸下体还在一股一股涌出红色体的鲜红后,天啊,紫幽刚才居然把灌肠器的开关打开了,注满滚烫热水的气球…本来龙啸的娇壁就已经因异常的高温和挤而变得分外感和脆弱,再加上瞬间再次涌近的大量热水使得气球炸裂,大量带有冲击力的气球碎片同时打在龙啸娇感的壁上…一定有好多狭小而深的伤口,说不定现在里面已经血模糊,否则也不会有这么多血和着热水出来。

 “真讨厌…又昏过去了…”“紫幽!这样够了吧!”见紫幽一阵莫名地失神,金阎再也没办法这样任由他胡来了。一把将龙啸小心地拉到自己的面前,金阎迅速地把龙啸身上的皮装几下便全部扯了下去,同时也摘下了龙啸口中的葫芦状东西,随即…龙啸角的一丝刺眼鲜红便令金阎的心猛的一颤。

 “…哼,这样就昏过去,这个皮装的效果还没发挥出来的,当身体在催情剂的效果下发烫羞红,当望成为头脑中唯一的念头,散发着媚惑气息的情汗水从每一个孔内点点渗出,却又因紧贴在肌肤上的皮装而只能重新渗入肌肤里,继续尽责地折磨着每一条感而颤抖的紧绷神 经…”

 “紫幽!”本来对紫幽的话没什么反应只是在察看龙啸伤势的金阎在紫幽莫名地走到吧台又很快返回后感到了几许莫名地不安,虽然因为距离远而听不清楚调酒师弥和紫幽说了些什么,但看弥无可奈何的神情也知道紫幽一定做了什么让弥为难的事情。

 “干吗那么紧张,我只是让老板醒过来而已…居然又昏过去了…”饶有兴趣地望着金阎警备的目光,紫幽将从吧台拎过来的几瓶东西统统倒进了灌肠器中,然后不容分说地将管子再次进龙啸血模糊的鲜红小中。

 “紫幽!”“放心拉,不是热水,只是一点加冰的‘烈焰冰’而已。”不是热水吗?那就好…由于紫幽刚说了半句就再次打开了灌肠器的开关,金阎本能地松开了手,等金阎反应过来“烈焰冰

 是什么的时候,因冰冷而转醒的龙啸已经挣扎着扭动着满身汗迹的感身躯,一直模糊的目光也终于有了一丝清明,其实所谓的挣扎,对于此时的龙啸来说,不过无力地动着身体罢了,别说双手依旧被手铐锁在身后,就算龙啸此时的双手还是自由的,也不可能会作出任何反抗。

 “紫幽你…”“好了!我自己来!”在反应过来的金阎本能地想把隐约可以看到冰块在里面游动的管子一把拽出来的时候,紫幽已经抢先关掉了灌肠器的开关,然后拿过准备好的胶皮便死死地入龙啸因突如其来的冰冷而紧张收缩的口中。

 “‘烈焰冰’的滋味如何?”俱乐部里最烈的酒加冰注入龙啸满是烫伤炸伤的感小内部,不说温度的突变,单单是酒的作用,龙啸都不可能醒不过来吧。

 用纤细修长的两指优雅地挑起龙啸本应该惨白到极点却又因情的折磨而漾起人红润的俊美面庞,紫幽望着眼前鲜红凄感朱,情不自地将自己的双贴了上去…而另一只手则挑逗地按住龙啸微微隆起的涨痛小腹。

 紫幽…明明有好多话好多话想说,龙啸却发现此时自己所有的声音都哽咽在喉,只能任凭一行无助的泪水从眼角缓缓地划落,身体所有的伤痛仿佛在瞬间消失…紫幽…终于肯原谅自己了吗…

 “啪!”右颊猛然传来的剧痛令龙啸天真的美梦一下子化为乌有。不解地望着退回到座位上的紫幽,龙啸的心一阵剧痛,几乎再次昏厥过去,好浓烈…紫幽眼中好浓烈的厌恶…龙啸知道那代表什么…

 “老板…”因刚才突变的状况和此时龙啸和紫幽两人之间的诡异气氛,金阎终于忍不住低低地出声,哪里…不对吗…

 …果然…还是不行啊…紫幽近乎无力地垂下了头,柔软顺滑的长发从肩膀优雅地滑落,掩藏在下面的绝容颜瞬息万变,原本妖娆人的下也在紫幽无意识的用力咬下中而渗出一丝刺眼的鲜红。没办法!没办法!只要一想到龙啸和那个女人在一起的情景,自己就完全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吻…那个女人也是这样吻老板的吧…好脏…

 “呵…”终于缓缓扬起头来的紫幽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轻笑,眼中来不及全部掩去的伤痛令龙啸几乎窒息,不是的…不是他所想的那样啊…自己和那个女人只是…只是…

 “我记得刚才我说过老板在半个小时之内不准的,可是老板似乎不听话呢,既然老板这么喜欢,那么…就在20分钟内将这个杯子装满好了。”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