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一章
 什么?!龙啸无神地凝望着茶几上的那个杯子,装满…至少要自己上3次才有这个可能啊…而且,自己的双手还被手铐锁在身后,紫幽的样子根本不像是要把手铐打开,那要自己怎么…

 “老板,已经过了1分钟了,我不妨提醒老板一下…可以请别人帮忙…”请…别人帮忙?!龙啸无力地睁大了眼睛,身体也不猛的一颤,让除了紫幽之外的人触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自己忍耐的极限了,现在…还要让别人来…玩自己的下体,让自己在别人的玩下发

 “2分钟…”似乎完全感受不到龙啸难堪羞辱的绝望,紫幽只是淡淡地提醒着龙啸。“…阎…求…求…”

 “老板,不要再说了。”龙啸勉强的沙哑声音令金阎了解地打断他的话,同时无可奈何地瞪了紫幽一眼,天啊,紫幽是在折磨老板还是在折磨他们这些无辜的属下啊,看着一向高高在上内心骄傲到极点的老板居然出那样卑微屈辱的目光。

 颤抖着声音来哀求自己…金阎只能无奈地看了一眼同样不知怎么办才好的青迭和蓝雳,虽说这可以说是从开始到现在最轻松的调教,可对于龙啸来说,那份被紫幽之外的人调教的屈辱比任何形式的血腥惩罚都要残酷。

 “3分钟…”“求…求你…阎…”羞地闭上双眼,龙啸再次低声哀求道。虽然刚刚身体里还疼得让人无法忍受,但现在已经不疼了,血模糊的壁在冰冷的酒的作用下,只剩下火辣辣的酥麻,和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的异

 无奈地低下头,金阎第一次用自己的手温柔地握住龙啸前一次发完现在再次抬起头来优美分身,总不能让老板再求自己吧,放弃掉尊严,放弃掉骄傲,这对龙啸来说比什么调教都残酷,金阎是知道的。

 第一次还好,媚药的药还没退,凭着金阎的手法很快就让龙啸发出来。但望着连杯子的三分之一都装满的白浊,金阎为难地皱起眉头,媚药的药看样子已经过了,就算自己能让龙啸再发两次,也不可能在10分钟之内做到。

 “让我来吧。”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的青迭令金阎微微一怔,没有多说什么,青迭自然地跪了下去,小心地含住龙啸已经瘫软下去的分身,熟练地吐起来,两手则灵巧地把玩着两边倍受冷落多时的肿小球。

 忽轻忽重地捏抓按着,而身体不时轻颤的龙啸只是无助地将头靠在金阎的前,大大地展开修长感地‮腿双‬,任由青迭肆意挑逗着自己下体所有令人颤抖的感带,虽因从未有过的羞辱与难堪而涨红了脸,却一直死咬牙关,不肯发出一声呻

 看了一下表,青迭伸手拿过来的茶几上的杯子,然后轻轻地用牙在龙啸早已立涨大的分身的顶端芽上技巧地一咬,在龙啸轻哼一声后,一鼓白的浊已经尽数落在了青迭准备好的杯子里。

 “行了吧,紫幽。”转过头,青迭无奈地望着一言不发的紫幽,还差3分钟,把杯子装满根本是不可能的事,而且再这么下去龙啸可能会虚的。

 “不行了,我看可以继续嘛。”紫幽再次贴近到龙啸的面前,可爱的樱里呼出得熟悉气息令一直闭上双眼的龙啸反地睁开双眼,同时,下腹一阵本能的燥热,使得金阎和青迭只能相视苦笑,只是声音而已,就再次勾起了刚刚发过的龙啸深藏的情,老板根本是对紫幽一点抵抗力都没有啊。

 “啊…”“很疼吗…可是老板的身体可是说很舒服啊…”一手在龙啸的‮腿双‬间暴地肆着,一手死死掐住龙啸前涨红的珠粒,望着手下渗出丝丝晶莹体的芽,紫幽带着嘲弄的人嗓音令龙啸难堪地低下了头,明明是不带一丝技巧不带一丝温柔的暴动作,自己居然…居然有了快…呵,自己的身体比自己的心还要诚实呢,自己的身体早就已经臣服了啊。

 “别…别…不要…停下…”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一直没有反抗的龙啸突然莫名地挣扎起来。“老板?”

 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金阎本能地将龙啸小心地固定在怀里,而紫幽已经仿若无意地将手按在了龙啸的涨痛颤抖的小腹上,在龙啸哀求的目光轻轻地向下去。

 一滴冰凉的泪水从龙啸的眼角悄然滑落,随着一阵清晰刺耳的哗哗声,夹杂着几许白的晶黄体准确地落在了下方的杯子里…一只手缓缓地端起满满的杯子,在龙啸无神地注视中,将杯子里的一切尽数倒在龙啸的头上。

 大厅里瞬间静到了可怕的地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无力地坐在茶几上的龙啸身上,几丝白的体送发丝滑到了脸上,又滴落在人的锁骨上,再配上龙啸软弱无助任君采摘的姿势,此时,龙啸的整个人都散发一股难以形容的靡靡惑气息,而茫然的目光所无意识地出的屈辱羞,更是能起任何人心底的望。

 “好累啊…我去洗澡了…”“紫幽!”眼看着紫幽仿若无事地向外面走去,金阎简直不敢相信,紫幽就这么把龙啸丢在这里不管。

 “…把他也送到浴室好了…还有…拿药来…”稍微迟疑了一下,紫幽终于停住了脚步,轻轻地说道,只是,依旧没有回头。***

 阿啸…阿啸…你还小,不是你的错,答应我,不要伤害幽儿…永远不要伤害他…答应我…阿啸…忘记今天的一切…“啊…”低低叫了一声,龙啸猛然惊醒,眼中的慌乱与额头的汗迹令面前的紫幽微微一怔,从来…从来没有见过龙啸这样惊恐颤抖的神情…

 “老板?”听到紫幽茫然的声音,龙啸本能地瑟缩了一下,眼中无意识地闪过一丝惧怕,但也因此从刚才熟悉的梦境完全地清醒了过来。

 这里是…浴室…整个浴室以上等的白色大理石为原料,装修奢华却不带一丝俗气,优雅柔和的线条和散发着淡淡清香的池水形成了一个雾霭茫茫的朦胧世界,靠池壁而坐的龙啸好一会儿才适应了浴室里的温度和水雾给视线带来的异常模糊感,同时也看清楚了不知道在自己面前站了多久的紫幽…

 熟悉的绝容颜,依旧带着天生的妩媚人,异色的神秘双眸顾盼间就可以俘虏人的灵魂…熟悉…熟悉的容颜…莫名的,龙啸眼前又浮现出那名全身是血的温柔女人…那个在梦里用最温柔的声音纠了自己十几年的熟悉女子…

 “对不起…”遥远得仿佛来自最深远的记忆中的痛苦声音令紫幽一把掐住目光涣散的龙啸的脖子,又是这样的目光,又是这样的声音,又是这样自己永远都不懂的道歉…又是…算了!就算自己掐死他,他也不会说的!

 瞪着手下渐渐呼吸困难的龙啸,紫幽猛然一把甩开龙啸的下颌,赌气地别过头去,可恶!为什么不向自己解释?!自己一直在等他的解释为什么他一直都这样?!

 自己…一直…一直…一直在等他的解释啊…“不要…不要生气…求求你…不要生气…”近乎本能地,龙啸挣扎着站起跪倒在紫幽的脚下乞求原谅,却忘记了自己现在浴室里,忘记了自己的双手还被手铐束缚在身后。

 眼看跌入水中的龙啸剧烈地咳嗽起来,紫幽才紧张地一把将龙啸拽入自己的怀里,将满脸不知是水还是泪的龙啸死死搂在怀里。

 无力地将头靠在紫幽纤细的际,委屈的泪水从龙啸的眼角如断了线的珠子落了下来,还以为…还以为永远都不会再被这样温柔地搂在怀里…好怕!当紫幽让别人来碰自己身子的时候自己真的好怕,好怕紫幽会永远厌恶自己,连碰都不愿意再碰自己。

 “为什么?!为什么不解释?!为什么一直什么都不说?!解释也好!求饶也好!说…说什么都好!可你为什么什么都不说!你知道我在等你的解释!我不想的…我不想让老板受苦的…可是为什么你总是惹我生气!”

 “对…”“我不要听对不起!我要解释!我要解释!”双手用力地捧起龙啸惨白的俊脸,紫幽近乎歇斯底里地喊道,天知道当自己看到龙啸和那个女人在一起时心到底有多痛!天知道自己挣扎了多久才没有离开俱乐部一走了知而是等待龙啸的解释!天知道自己是为了龙啸到俱乐部里当调教师时究竟受了多少苦!

 凝视着眼中已经泛出淡淡泪光的紫幽,龙啸心疼得几乎快要昏厥,可最终…在紫幽渐渐暗淡下去的失望目光中…无力地垂下头去…“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又是…对不起吗…木然地低头望着不断向自己道歉的龙啸,过了好一会儿,紫幽才一言不发地抓起龙啸身后的手铐,将龙啸的上身按到了浴室边上的大理石上,冰凉灵巧的指尖无意间从龙啸优美的背部曲线上缓缓滑过,引得龙啸本能地瑟缩了一下,又…又开始吗…也好,只要他不生气,随便他怎么弄自己都好。

 “腿分开。”由于紫幽的声音里听不出任何情绪,龙啸根本不敢回头去看紫幽此时的神情,只能顺从地尽可能大地将‮腿双‬向两边大大展开,直到感觉‮腿双‬间传来一阵难以形容的剧痛,才低低地呻一声,无力地停下。

 因为酒的作用身体里的伤势已经痛到麻木了,虽然金阎把自己送进浴室之前就将酒全部都放了出去,可酒的效果还是没退,直到刚刚因‮腿双‬分开过大,小边缘的旧伤被生生挣开,池水渗入了体内一些,才感觉到了些许难忍的疼痛。

 见龙啸听话地伏在大理石上,一副认打认罚的卑微样子,知道是怕自己生气,紫幽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抬手拿过了一旁约两指细却足有成人小臂长短的琥珀光滑具,然后用另一只手挖了一点金阎送来的药膏,仔细均匀地涂在具上面,直到整个琥珀具都隐约泛着一层原本没有的蒙蒙油光为止。

 “不要动。”轻声警告龙啸之后,紫幽一手死死按住龙啸已经疼出冷汗的身,一手则将琥珀具往龙啸下身已经渐渐渗出血水的小里缓缓送去…“呜…”

 “别动!忍一下就好了!进去之后就好了!忍一下…”在紫幽软语安抚下,龙啸的整个心都仿佛被这份早已不敢奢望的温柔声音一点点的融化了,明知道紫幽这么快就给自己治伤一定有目的,但龙啸仍然将自己的所有精神都放纵在这份只有在梦中才曾感觉到的疼爱之中。

 “紫幽…”忍着阵阵难以忍受的剧痛,龙啸咬牙主动将自己的小一点点将送进来的具含了进去,甚至还讨好地微微扭动着感的瓣,口中溢出令人难以克制的人呻

 尽管这个具很细,放进去并不难,但却太长,直到最后还剩下一小截在外面,由于怕会弄伤龙啸,紫幽也没有强行往里推去。

 不过,也因此龙啸没有办法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只能在紫幽小心地搀扶下‮腿双‬微张地跪在了水池里,将头紧紧地靠在紫幽的膝上,微开着人的小嘴努力地吐着紫幽纤细柔美的手指,不时地小心地观察一下疲惫地合上双眸的紫幽的神色,也只有在此时,龙啸才敢出可以让任何人都沉沦其中的宠溺目光。

 告诉他…要把自己藏在心里十几年的秘密告诉他吗…能这么做吗…自己能这么做吗…后果…他知道之后的后果…自己再清楚不过啊…错…的确是自己的错…当年的年纪还小不是犯错的借口啊!

 人…死了…就永远不可能活过来了…永远…紫幽…原谅我…原谅我不告诉这个秘密…原谅我对你有所欺瞒…我…只想把你留下而已…仅此而已啊…***

 “啪!”当又一次昏过去的龙啸再次醒来,是因为后背火辣辣的疼痛,无须多想,龙啸也知道这是牛筋鞭落下的感觉。

 待龙啸好不容易适应了异常刺眼的明亮光线,终于看清楚眼前的一切时,紫幽的鞭子又是一阵雨般落在龙啸的背上。使得双手依旧被锁在身后,吃力地跪在地上的虚弱龙啸还没有完全跪好便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起来。”“是…”当然,听到紫幽明显比昨天还阴沉的声音,心惊胆战的龙啸立刻艰难地用头和肩膀抵住地板,一点一点颤巍巍地重新跪起身来,后背,已经鲜血淋漓。还…还没有结束吗…也对,以紫幽的个性…惩罚怎么可能那么轻松呢…

 原本站在龙啸身后不远处的紫幽已经不知什么时候悄声无息地转到龙啸的面前,优雅万分地半蹲下来,轻轻地掐住龙啸线条优美的下颌,自然地龙啸柔润感的朱,令龙啸险些又一次沉浸在紫幽调教前的温柔中。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