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二章
 “刚刚老板的未婚打电话来了,老板要不要给她回电话啊?”什么?!全身剧烈一颤,龙啸的脸色一下子惨白到极点,原本若樱花般绚丽的红也瞬间变为铁青,不自然地抖个不停,西雅她竟敢…竟敢…自己该杀了她的!

 “看样子…老板还是不想对紫幽做任何解释吧…”“不…”刚起身的紫幽却意外地听到龙啸颤抖得几乎让人难以听清的声音。“老板…”“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她!那不是真的!相信我!相信我!她说的不是真的!不是真的…”“啪!”一个大大的耳光落在了慌急已经泛着泪光的龙啸脸上。“她说的还真对,老板一定不会承认的…”“不要相信她!求你!不要相信她说的任何话…”“不相信…难道我要相信老板的话吗?”

 紫幽猛得贴近龙啸,几乎整个身体都靠在了龙啸的身上,轻轻柔柔的妩媚嗓音令惊恐的龙啸几近绝望…不要…不要知道…不要啊…“我说过,我一直在等老板的解释,现在也一样,老板的未婚说老板是为了一个女人才和她做那种事的,那个女人…是谁…”为了一个女人…摸棱两可、意味不明的话令龙啸微微怔住了,西雅…她没有告诉紫幽那件事…

 女人…这么模糊的话,任谁都会误解的!她是故意的!她明知自己没办法解释的!“说啊…还是没有什么可说的…”“对不起…”

 “哼!”龙啸勉强掩饰住自己大松了一口气的放松神色,依旧低着头,依旧像以前一样,依旧的“对不起”而紫幽听到这让他厌恶到极点的三个字时已经猛的起身转过头去,手中的鞭柄瞬间被掐出数个模糊的指痕,紫幽的双手已经因太过用力的抓握而惨白地无一丝血

 “呵…”只是,当紫幽转过身来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刚才习惯性的妩媚神情。“对了,老板还记得这里吗?”这里?一直闭目等待着紫幽落下的鞭子的龙啸听到这话茫然地睁开双眸,这里是…由于从醒来到现在,龙啸的眼里只有紫幽的存在,其它的什么都没有印象。

 墙壁、地板还有天花板全部是巨型的镜子,每个镜子里都是自己跪在地上的屈辱影子,两侧的复杂架子上摆放着各种调教工具,与其它房间最大的区别就是,这里是俱乐部里唯一没有监视器的房间。

 最后一个调教室…自己的专用调教室…是吗…紫幽…你真的学得太快了…好象自己之所以教他,就是为了今天一样,似乎有点讽刺呢,或是…早就注定…

 苦笑了一下,龙啸的思绪已经飞回了遥远的记忆中…老板,一定要打吗?当然,想要当一个优秀的调教师,鞭子的使用是必不可少的,而想要使好鞭子,最快也最有效的方法就是亲自体验每一种鞭子打在身上的不同的感觉。

 …会很疼吗…不一定,不同的鞭子,效果也不同。那别的工具,是不是要都亲自体验啊。当然不是,但有些一定要自己亲自来才能真正体会,在以后的调教中就会恰倒好处的把握尺度。

 …一定要吗…呵,放心吧,相信我,我会让你很舒服的。…真的?真的…骗人!老板骗人!好疼!呵呵…可是紫幽还是喜欢啊…说明也很舒服对不对…

 好象…好象有点…这就是了…老板,那些鞭子不用试验了吗?不用…你受不了的…会…很疼…对…然后…要试验什么啊…“老板在想什么?”

 “想你…”“是吗?那么,我们就在这里用行动回忆一下好了,老板…也可以考察一下紫幽到底从您那里学了多少东西!”

 随着紫幽最后一个字落下,龙啸刚回忆中清醒过来,模糊的鞭影已经从龙啸的眉角呼啸扫过,瞬间,一条暗红的鞭痕从龙啸的眉角一直划到同侧的角,隐约泛着模糊的鲜红。***

 随着紫幽最后一个字落下,龙啸刚回忆中清醒过来,模糊的鞭影已经从龙啸的眉角呼啸扫过,瞬间,一条暗红的鞭痕从龙啸的眉角一直划到同侧的角,隐约泛着模糊的鲜红。

 龙啸咬牙没有出声,心知惩罚才刚刚开始,在青迭他们面前紫幽再怎么过分也没有怎么样,可现在,这里没有别人,也没有监视器…除了自己硬撑过去没有任何办法…而紫幽清楚地知道,自己只会甘愿地承受他给自己带来的一切,绝对不会求饶

 “我们先把这里所有的鞭子都试验一下好了…不准昏过去!不准出声!不准倒下!记住我打了多少鞭!”

 “是…”瞥了一眼龙啸咬牙隐忍的神情,紫幽脸色一冷,缓步转到龙啸的身后,冰冷得仿佛夹杂着腊月寒风的悠悠声音令龙啸无力地攥了攥被锁在身后的拳头,艰难地…跪直了身子,咬紧了牙关,平静地闭上了眼睛。

 “啪!”“一!”一条闪亮晃眼的长链从龙啸的背上不带一丝声息地划过,让人没有做任何准备,而龙啸只是身子一颤,晃了几下,勉强支撑住自己早已摇摇坠的身子,同时,也感觉到后背火辣辣的疼痛与粘稠的过。

 这种感觉是…金刚鞭,以天然金刚石打磨而成的四面体串成的特殊长鞭,金刚石本身就是世界上最硬的物质,而且还被细致打磨成具有尖锐棱角的四面体,再加上怒极的紫幽故意加大的力道,一鞭下去,便血花四溅,鲜红飞。

 龙啸有点佩服自己了,在这种时候,自己竟然还有心思想这些东西,算不算职业病…不过,也好,至少可以面前分散一点注意力,可以撑得时间长一点…

 而此时,另一条长鞭已经再次毫不留情地落到龙啸的背上…“二!”这是…藤鞭…荆棘长鞭…然后是钢鞭…然后…然后是…“啪!”眼看龙啸意识模糊地往地上倒去,紫幽大怒,完全没有控制一点力道的一鞭令即将倒下的龙啸剧烈动一下,勉强恢复意识咬牙将马上要口而出的惨叫生生地给咽了下去,颤抖着身子挣扎着重新跪立起来,却无论怎样都力不从心,只能无力地跪伏在地上,压抑地息着,将感的美高高翘起,使得紫幽最后力道十足的几鞭统统落在龙啸的部和大腿上。

 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做到的,意识有些不清的龙啸竟然颤巍巍地挣扎着跪起身子,自己…这次真的惹火紫幽了吧…眼前一片模糊,除了身后火辣辣的剧痛,什么都感觉不到,鞭鞭见血,是吧,这根本不是紫幽喜欢的方式,紫幽虽然喜欢用鞭子,却从来不喜欢见血,除非…是愤怒到了极点…

 “三十六鞭…”低沉颤抖的声音从喉间艰难地吐出,龙啸可以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牙龈渗出的鲜血充斥着整个口腔,不知道是否该庆幸,自己在这个调教室里只准备了36条鞭子。

 “是吗…老板似乎忘记了什么吧…”紫幽冷笑着将随手拎起的东西丢在龙啸的面前,待龙啸勉强看清了眼前的东西,一直支撑着身体到现在的绷紧神经猛然一颤,龙啸的整个身体都虚软地倒了下去,那是…牛筋鞭…紫幽最初打自己的鞭子…根本…不能算在内…

 看了看墙壁上的一小块控制该调教室的键盘,紫幽毫不留情地按下其中一个按钮,只见龙啸上方的天花板立刻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米左右的圆形空,虽然,冰冷的盐水倾泻而下,双手被锁在身后的龙啸的虚弱若触电般剧烈地弹跳而起,又重重地摔了下去,似不小心跳到岸上的游鱼般拼命挣扎扭动着身子,却徒劳无功。

 地板上…已满是从龙啸身上冲刷下来的鲜红血水。“我知道老板还是什么都不会说的,那么,老板就什么都没有说了。”

 缓缓靠近狼狈屈辱地在地上动着身子的龙啸,紫幽将手上的精致衔口球牢牢地套在龙啸的头上,只要戴上它,龙啸不管发出怎样的声音,最后都会变成极具的模糊呻

 天花板上的空里已经渐渐垂下了一条下端带着一个神秘金属扣的钢绳,直到落到紫幽的手边才停止,紫幽熟练地将龙啸身后的束缚双手的锁链与金属扣巧妙地连接到一起,然后抓住钢绳一连拽了三下,钢绳便重新缓缓上升,将龙啸的身子渐渐吊起,直到龙啸的脚尖稍稍离地为止。

 双臂被从身后缓缓拉起所带来的肌拉动使得现在遍体鳞伤的龙啸忍不住低低呻了一声,精神也有点恍惚,整个近乎虚的身子都靠手腕的锁链拉扯着才支撑不至倒下同时,这种的吊起方法也让龙啸的身体自然地微微前倾,后自然地惑翘起,只是原本应该是小的位置,却赫然是一小截琥珀具。

 一手扶住龙啸混合着血水和汗水的漉漉的身,紫幽一把抓住在外面的部分具,缓缓向外拉去…不过…“嗯…”感觉到紫幽的动作,龙啸近乎本能地无力夹紧垂下的‮腿双‬,如此自然的反应不知是紫幽微微一怔,连意识有些不清的龙啸都瞬间怔住了,随即羞地咬住下,身体却本能地不想放过紫幽拉出的羞人东西。

 “老板的身体…真是诚实啊…”略略用力,紫幽才缓缓拉出已经推入龙啸身体深处的琥珀具,上面晶莹粘稠的透明体令紫幽冷冷地嘲弄出声,也令龙啸深深地垂下了头,金阎拿来的药的确很有效,虽然身体里的伤没有彻底痊愈,但表层也恢复了许多,只是…很明显紫幽在里面又多加了催情剂之类的东西。

 由于催情剂的作用,无论龙啸怎么控制,饥渴的小还是还是不由自主地被琥珀具带出大量的可爱,顺着鞭痕累累的大腿内侧婉转而下,反出晶莹惑的靡靡泽。

 “好紧啊…”轻松地掰开龙啸血迹斑斑的瓣,龙啸饥渴的小因紫幽嘲弄的目光而羞涩地紧张急促收缩着,只是,口晶莹的体不但没有减少,反而渐渐地从体内渗了出来,紫幽的两指没有受到任何阻碍便没入了龙啸的体内,随意搅动间所感觉到的颤抖令紫幽差点失了心魂。

 出手指,紫幽缓缓站到龙啸的面前,一言不发地去全身的衣物,连束住长发的紫发带都扯了下来,微一发,目光从龙啸茫然发怔的俊颜渐渐滑下,望着龙啸下身已经悄然立的优美分身,紫幽的角划出一丝天生的妩媚,风情万种。

 轻轻走到龙啸的身前,紫幽随意地抓住龙啸感得渗出前列腺透明的轻颤分身,不算温柔宛若游戏地把玩着,更要命的是,紫幽竟然毫不在乎地将自己动情的分身自然地在龙啸的大腿上挑逗地磨蹭着,使得茫然不解龙啸难以克制地微微扭动着无力的身子,试图向紫幽的手靠近。

 “想要吗…”“呜…”紫幽若梦中的妩媚温柔令龙啸再次沦陷了,无法说话,龙啸只能发出一声沙哑模糊的呻。“可是…我嫌老板的身子脏呢…”一句轻轻柔柔夹杂着几许媚态的话令沉浸在望中的龙啸瞬间落到了九幽地狱。

 此时,龙啸身体下面的地板已经缓缓地升起了一个顶端为一个玻璃球大小的金属球下面为小么指细的金属杆的奇特柱状物,紫幽轻松地微微分开龙啸无力的‮腿双‬,令小金属球轻松地进入龙啸的体内,使得龙啸感觉自己的肠子已经被一点点的完全拉直,直到龙啸的身体猛得一僵,紫幽才使柱状物停止上升,已经碰到身体最感的一点了吧。

 被小小的金属球迫着身体最感的部分的感觉不好受,每一丝呼吸都能带来难以名状的异常快,尤其是对于既不敢擅自发,也不敢闪躲的龙啸而言,眼看紫幽将自己的‮腿双‬拉开,分别固定在柱状物两旁的铁链上,龙啸颤抖着身子强行控制自己的望,没有移动半点。

 然后,紫幽将一个有点奇怪的深夹夹住龙啸左边的头,立刻,原本呈樱红色的可爱头被夹得异常变形,呈现出不自然的青紫

 “好了,这个装置是用来让老板清醒的,只要老板失去意识,它就会放出强烈的电,让老板立刻醒过来…对了,刚才还没有告诉老板紫幽要做什么呢…”

 紫幽轻轻淡淡的话令连动都不敢动的龙啸不寒而栗,不准自己失去意识…他要…“其实也没什么,就是想在老板的身上留下个记号而已。永远都抹不去的”

 什么?!记号…永远抹不去的记号…龙啸一时间愣住了,记号…让龙啸自己都感觉不可思议的是,自己听到这两个字之后的感觉不是害怕而不是羞辱,而是…莫名的兴奋,终于,紫幽终于要在自己的身上留下记号了吗…自己终于可以成为他的东西了吗…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