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三章
 正当龙啸发怔之时,紫幽已经半跪到龙啸的身前,地上的托盘里,放满各种纹身所需要的全部工具,要一定说缺点什么…那就是麻醉剂了,不过,这也在龙啸的预料之中,事实上,龙啸根本不希望有那种东西来麻痹自己的感觉,紫幽给自己的感觉。

 消毒的过程并不需要多少时间,至于要在哪里留下记号,龙啸也可以猜想得到,只是,当冰冷的刀锋贴到分身部的时候,龙啸还是不由自主地倒了一口凉气,身体上的本能紧张连带着感的小也紧张收缩了好多,小小的金属球尽责折磨着龙啸体内最感的一点,使得龙啸无意识地轻颤着,同时,也让紫幽手的分身愈加增大,方便纹身。

 等到紫幽下刀之后,龙啸才终于明白那个夹的作用,男如此脆弱感的部位被如此对待,每一刀落下都是令人昏厥过去仿佛深入灵魂的疼痛,在这种时候,昏,也许是最好的选择。

 只是,现在龙啸连选择的权利都没有,每一次昏厥过去的瞬间就被会一股恰到好处的巧妙电清醒,周而复始,使得龙啸的意识处于时刻处于清醒,可以清楚地感觉到刀锋每一次划过所带出的血,也可以清楚地感觉无法形容的疼痛。

 ***特制的超薄手术刀,各种大小不一的纹身针…替在紫幽的手中出现着,一只备用的玻璃而不时被旋转着没入龙啸早映着晶莹水迹的微微红肿的可怜铃口,又在紫幽不时的皱眉下被推进拉出或放到一旁,淡紫的特殊染料被小心翼翼地送到细小精致的伤口处,使得全身都是冷汗的龙啸不时地震动着身子,意识时而清醒时模糊,痛…除了痛什么都感觉不到,仿佛身体的神经正在被一地拉断,而且…还缓慢地令人发疯。

 “很疼吧…”似乎完成了手上的工作的紫幽好象这时才终于察觉到龙啸的身体已经快要濒临极限,轻声问了一句,然后轻轻将眼前血迹斑斑还隐约闪现着淡紫的疲软分身小心地含在口中,用小巧的香舌小心翼翼地仔细尽上面的所有血迹和尚未渗尽肌肤下的表层淡紫染料。

 “嗯…”身体无意识地渐渐放松了,熟悉的润,熟悉的温热,让人安心的气息,令模糊不清地看着自己镜中羞身影的龙啸忍不住呻出声,结束了吗…

 但是…就在龙啸的分身在紫幽的口中渐渐涨大之时,紫幽小巧刁钻的舌尖突然巧妙地在龙啸分身感的铃口旁转了几圈,并不算轻地咬了一下顶端的可爱芽,趁龙啸本能地向后躲去之时,紫幽却猛然将龙啸的分身拉出,将一旁的玻璃毫无预兆地再次润的铃口中,就在完全沉浸在望中的龙啸茫然失神的时候,一细小的纹身针已经深深地没入刚刚被紫幽咬过的芽里。

 “呜…”男身体最隐秘最脆弱也最感的部分突然被一纹身针刺下,龙啸的整个身体都几乎狂地挣扎扭动起来,手腕上的锁链因龙啸的剧烈挣扎而在龙啸的手腕上留下数道深渐及骨的骇人血沟。

 用胳膊轻轻擦了擦额上的汗,紫幽咬牙集中精神,将手上的纹身针小心翼翼地在那小小的感部位进入拔出…直到…紫幽轻轻地剥开血迹模糊的可怜芽,香舌一卷,血迹尽数进入口中,然后,可以清楚地看到上面一个小巧精致的字迹──幽,此时,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龙啸的分身实际上是刺了一条盘旋的紫龙,而龙口所含龙珠里的字,正是那个“幽”字。

 “老板…”发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失去意识的龙啸竟然在强烈电的刺下都无法清醒,只是不时昏昏沉沉地发出模糊的痛苦呻,钳口球的边缘渗出大量晶莹的口水,紫幽连忙将龙啸小心地放到了地上。

 虽然还是没有打开将龙啸的双手束缚在背后的锁链,却将龙啸口中的钳口球和已经呈暗紫的变形头上的特制夹都拿了下来,看着钳口球上数个深浅不一的牙印,紫幽知道刚才龙啸究竟忍受了怎样的痛苦,自己之所以会给他戴上钳口球,就是怕他会因为忍受不住疼痛而咬舌自尽,毕竟别的俱乐部曾经有过这样的先例。

 现在…即使失去意识而摆不了痛苦吧…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紫幽起身从一旁的调教架上的一个小盒里翻出一个比筷子略细、上面满是密密麻麻的黑色硬的小,似乎还是不满意,紫幽迅速扫视了一下调教架上的所有东西。

 最后从最底下翻出一个密封很久落满灰尘的暗小瓶,等紫幽好不容易将瓶子的盖子打开,立刻,一股比纯净的龙诞香的味道更为浓郁的神秘香味扑鼻而来,令紫幽心神一,眼中一丝本能的情一闪而过。

 好在紫幽立刻清醒过来,连忙将手中的小在瓶子里面仔细地滚了几下,然后迅速盖上了盖子,可即便如此,紫幽的身子仍不由自主地微微发烫起来。该死!这到底是什么媚药!只是稍微地闻了一下而已,自己就…这么容易就被媚药挑起情对于常年跟各种媚药打交道的调教师来说,真的是很丢脸的事。

 拿着小返回无力地蜷缩在地上的龙啸身边,紫幽毫不费力地拉开龙啸的‮腿双‬,出倍受折磨而红肿可怜的疲软分身,紫幽小心翼翼地用一只手轻轻执起眼前因表面的紫龙纹而分外惑的可怜分身。

 见意识不清的龙啸颤了一下,本能地痛苦呻一声,泪痕未干的俊美容颜上赫然又多了一抹因感觉到什么的绝望泪水,‮腿双‬却因被分开时间太长,而无力合拢,紫幽只能迅速地将手中的小探进龙啸已经被微微撑大依稀见血的人铃口里…

 “呜…”全身剧烈地颤抖了一下,龙啸本能地睁开含泪的双眸,无力地挣扎起来,紫幽怔怔地望着眼前还没有清醒却拼命将分身往地上死死蹭去的龙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怎么发作的这么快!

 不行…那个小实际是用一种对身体无害却容易破碎的生物玻璃制成,照龙啸这么挣扎…自己不该把他解下来的…“老板…老板…我是紫幽啊…不要动…不要动…”

 但现在,紫幽只能拼命地搂在龙啸的身上,努力制止他的行为,由于体型上的差距,而且紫幽毕竟只是个18岁的少年,龙啸再怎么努力也没有办法用身体完全压制住已经25岁的龙啸的,但不可思议的是…被紫幽按在身下、仰面躺在地板上、目光明明得没有一丝清明的龙啸却仿佛听到了什么声音,竟然慢慢地平静了下来,的目光落在紫幽满是汗迹的绝小脸上…痴痴的…怎么也移不开…

 见龙啸已经渐渐平静了下来,紫幽也像以前无数个晚上那样,习惯性地爬到龙啸的身上,将自己的头紧紧地贴到龙啸的口上…双手将龙啸的身体搂得紧紧的…

 “不疼了对不对?老板说过这个屋子里有一瓶媚药不但可以催发人的情,还可以麻痹痛觉神经,紫幽一直都记得…是不是很聪明…”

 不管意识模糊的龙啸是否会听到自己的声音,紫幽仍然梦呓般说了不停,微微发烫的身体本能地更加贴近龙啸熟悉的感身躯,‮腿双‬也无意识地盘在龙啸的际…空气中…一股淡淡的异香从龙啸的分身铃口处无意识渗出的丝丝晶莹体里缓缓地浮散开来…

 老板…好象自己第一次感觉和老板可以靠得这么近…5年前,自己13岁,那是自己第一眼看到他,看着他高高在上遥不可及的修长身影,看着他如天神般一步步走到自己的面前,看着他优雅地半跪在自己的面前仰头有趣地问自己是否真的要在俱乐部里工作。

 看着他孤傲冷俊的面容上那一丝只有自己才发觉的忧郁在看到自己的一瞬间变成了莫名的温柔…自己知道,自己想要他,想让他成为自己的东西,想看他失控的样子,想看他泪水的样子…想看到他的脆弱他的真实他的内心…

 其实,自己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感觉很奇怪,好象…很熟悉,非常非常熟悉…心…似乎一下子跳得好快…快到令自己近乎昏厥的地步…自己…就是从那个时候起把老板当成自己的所有物的吧…不准…任何人抢走他…

 …不知道何时开始,紫幽的挑逗地落到龙啸感的耳上,然后顺着优美的锁骨一点点地向下移动,细细碎碎的吻令龙啸无意识地呻出声,双手试图搂住紫幽,却只能无力地扯动手腕上的锁链…

 “不要动…”“嗯…”满意地看着身下的龙啸在自己柔软如丝的声音中渐渐彻底地展开的身躯任自己索求,紫幽轻轻含住龙啸前的那颗被放电夹折磨多时微一触碰便是难言剧痛的紫红樱桃,如愿地听到没有闪躲半分的龙啸吃痛地息,不过,很快的,在紫幽高超的技巧下,灵活的舌尖和可爱的贝齿联合挑逗令龙啸不由自主地将自己的口主动向紫幽的方向送去,口出的呻也渐渐变成情动的惑之音…

 “…紫…幽…”感觉到一只熟悉的优美小手一点点地从前向下滑去,在自己起伏的小腹上挑逗地画了几圈后一把抓住自己感到自己的肿分身,并故意忽轻忽重地掐捏着,密密麻麻的硬因此更加肆无忌惮地折磨着自己分身感脆弱的里面,令不敢将‮腿双‬合上的龙啸只能含泪哀求出声,不行,好难受,好…好难受…好象…发

 好在紫幽的手最后故意在撑大的铃口轻轻刮了刮晶莹的,惹得龙啸的泪水再次因巨大的快而落下后,便随手将手上的大量抹到下方两颗总是被遗忘的小球球上,然后不顾龙啸无力地呻而肆意玩捏着那两颗已经晶亮可爱的小球,很快,两颗小球在紫幽的手中肿得令人心疼,却也令人更加想到欺负它们。

 望着身下被自己挑起情整个精神都被自己所掌控的龙啸,紫幽猛然搂住龙啸满是汗迹感脖子,将龙啸的上身缓缓地拉坐起来,而自己则坐到一旁。

 “老板…”紫幽既像撒娇又像惑的人嗓音令茫然坐起的龙啸艰难地分开‮腿双‬,面对着如同镜子一样的墙壁,颤巍巍地将‮腿双‬展开到极限,可最终还是因为难堪与羞而缓缓地垂下了头。

 “抬头,我想让老板看看它好不好看。”不满地掐住龙啸感的下颌,龙啸不得不地望着镜子中满身汗迹、柔润的肌肤隐约泛着玫瑰、主动摆出如此姿势自己,身体不因羞而微微发抖,而紫幽已经用另一只手轻轻托起龙啸身下的铃口仍着晶莹体的优美分身,这样,龙啸不只可以看到自己分身上的紫龙纹,还可以清楚地从墙壁上看到自己因饥渴而收缩的晶莹小

 “呜…”突然,龙啸吃痛地低叫了一声,原来紫幽竟然一下子剥开了分身顶端感的包皮,漉漉的芽,龙啸细看下,才发现上面小巧精致的“幽”字。发现龙啸怔怔望着那个“幽”

 没有说话,的目光似乎清醒了一些,又好象还是没有完全清醒。“老板…”“嗯…”略微不安的紫幽猛然将发怔的龙啸扑倒在身下,似乎有些委屈的神情令龙啸心疼地微微皱起了眉,紫幽一把扯过丢在一旁的金刚鞭,在龙啸的眼中闪过一丝本能地畏惧后绕上了龙啸的脖子,然后打了个8字结,接着一手绕过龙啸的右腿腿弯处,将龙啸的小腿从8字结下面的那个鞭圈里穿过,然后再将金刚鞭一紧,龙啸的脖子和右腿的腿弯便被死死地拉在了一起,几缕鲜红顺着金刚鞭勒入肌肤的位置妖落下,同时,龙啸人至极的小‮花菊‬也完全地暴在了空气中。

 欺身贴近龙啸的身体,紫幽撒娇般将自己早已泽近乎粉红的可爱却又巨大的分身在龙啸的下体蹭了蹭,眼中,却是只有龙啸才看得见的不安与怯懦。“可以吗…老板…”

 “进…进来…”望着算是鼓励自己却又立刻羞地别过脸去的龙啸,紫幽迟疑地搂住了龙啸,可以吗?真的可以吗?自己…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可以将龙啸在身下,工具调教是一回事,做是另一回事,内心那么骄傲的龙啸真的可以心甘情愿地委身于一个男人身下…真的可以吗…

 “我…想要…”似乎知道紫幽现在在想些什么,龙啸羞红着脸转过头来,细若蚊呓地哀求道,的目光在此时变为彻底的清明,在这样的时候,有几个人会问出这样的话呢,紫幽从来不曾迫过自己啊,从来不曾让自己做不想做的事,所有的调教都是自己自愿的不是吗…到这个时候,却仍然在征求着自己的意见…

 “呜…”饶是经过了那么多的前戏,从下体突然传来的剧痛还是令龙啸颤抖着身体死死咬住了下,好痛!

 还是…血了吧…紫幽不喜欢血的…好在紫幽毕竟是在俱乐部里呆了五年,不一会儿,龙啸便只能合着紫幽的每一次动发出压抑着快人呻,身体的每一寸感带都在紫幽的双手下彻底地沦为情的工具。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