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四章
 “老板…好…”好紧,好热,好舒服哦…紫幽忘情地呻出声令龙啸一时失神,然后更加拼命地收缩着滚烫的小,努力合着紫幽,让紫幽感觉更加舒服,只是,失神的龙啸却无意识地吐出了那句话…

 “对不起…”随着龙啸的声音渐渐落下,紫幽的动作猛然一僵,在龙啸反应过来之时,紫幽已经将自己的濒临发的分身离了龙啸的体内,然后将没有一丝力气的龙啸翻过身去,这种如同野兽合般的屈辱姿势令龙啸的心猛然一颤,随即龙啸便感觉紫幽再次欺身扑到了自己身上…只是,旁边,是紫幽刚刚发出的雪白

 即使发到外面也不发到自己身体里吗,龙啸顿时大悔自己刚才的失言,然后一边忍受着紫幽毫无爱抚的暴侵入,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龙啸一边拼命地动着身子爬向紫幽发的地方,刚要低头去…却立刻感到分身一阵剧痛,不惨叫出声…

 “啊!”对龙啸颤抖的惨叫听而不闻,紫幽大力地蹂躏着龙啸硬的分身,直到…当疲惫的紫幽无力地退出龙啸体内之时,才发觉自己满手都是血,而龙啸的分身已经血模糊…还有金刚鞭所勒过的地方,因为龙啸刚才拼命地往那边动…那边…

 望着昏的龙啸前方不远处的熟悉白…紫幽的神色巨变…“铭!铭!”当紫幽跌跌撞撞地跑进大厅里,所有人望着因运动剧烈而息得说不出话来的紫幽,顿感事情不妙,蓝雳一把扶住摇摇坠的紫幽之时,炎铭已经奔向紫幽跑来的方向…唯一没有监视器的地方…该死!就知道让他们两个单独呆在一起就一定会出事!

 “…发生什么事了?”温柔而熟悉的磁嗓音令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刚刚从大门进来的优雅男子身上,俊美飘逸的容貌,温如水的性格,此人正是因紫幽近一个月没回家而担心出事特意过来看看的紫凤天,也就是紫幽的父亲。

 眼看着睁大了眼睛的紫幽委屈地扑到自己怀里放声大哭,紫凤天只能一边柔声安慰着情绪激动的紫幽,一边皱眉猜测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自己不是警告过龙啸了吗,不要让紫幽情绪激动,不要让紫幽经常生气,可…

 ***等到炎铭抱着全身是血的龙啸回到大厅时,所有人的目光都不一呆,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阿啸!”脸色异变的紫凤天近乎本能的紧张声音又令所有人一怔,阿啸…紫凤天的确经常来俱乐部,但一直都与其他人一样叫龙啸为老板,而现在…这种担心的神色和紧张的声音…

 突然,紫凤天的脸色又是一变,低头望去,满脸泪水的紫幽已经无力地昏倒在自己的怀里,而右手的手腕已经被慌忙赶来大厅的青迭小心地抓在手里…“青…青迭…”

 所有人几乎都被青迭莫名其妙的举动得满头雾水,好半天一旁的蓝雳才小心地提醒脸色凝重的青迭,他是不是搞错对象了,现在应该受到治疗的人应该是老板吧…“你闭嘴!”转头瞪了一眼多话的蓝雳,然后青迭严肃地上龙啸担心的目光。

 “我以前曾经给紫幽检查过身体,但他不准我把他的身体状况说出去,说怕老板担心…现在没时间多说什么了,老板现在立刻需要输血,老板的血型非常特殊,所以很难找到适合的血源,不过以前紫幽受伤时,老板曾经给紫幽输过血,他们的血型完全一致…”

 “不行!”“我知道紫幽的身子怎么样,我不是说现在需要紫幽的血,我是说…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凤天先生的血型和老板的血型…也应该相同吧…而且凤天先生也是医生,老板那边就…”

 …这才是青迭的真正目的吧,看来,他似乎早已经发现什么了,算了,等过几天再暗中找他谈。

 “青迭,麻烦你了。”没有多说什么,紫凤天小心翼翼地将怀里的紫幽放到青迭怀里,然后转身走向炎铭接过龙啸,接着二人一言不发地分别进到医务室,留下整个大厅满头雾水的众人…***

 48个小时过去了,透过干净的玻璃壁,外面焦急的众人可以清楚地看到里面病上不知怎么样了的紫幽和脸色凝重一直都在忙来忙去的青迭。

 天啊…到底怎么回事…龙啸几个小时前就醒过来了,反倒是紫幽一直状况不明,而且青迭一直将自己反锁在里面,完全不理会外面的人。怎么办…坐在沙发上的蓝雳和金阎只能相视苦笑,瞥了一眼一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炎铭,只能沉默是金。

 而好不容易等到身型略显摇晃的青迭仿佛‮腿双‬灌铅般吃力地开门走了出来,二人还没来得及问些什么,已经48个小时没吃没喝精神专注到极点的青迭终于无力地昏倒在金阎的怀里…只是,在完全失去意识的前一刻,青迭勉强抓住金阎的衣服,低声嘱咐道。

 “如果紫幽有什么异样的话立刻叫醒我!”“啊?什么异样?”“任何异样!”说完这句话后,青迭终于再也支持不住虚弱到极点的身体,缓缓地闭上眼睛。

 而就在此时,龙啸的房间内,刚刚苏醒不长时间的龙啸和仔细为龙啸检查身体的紫凤天之间,则正弥漫了一股低沉诡秘的压抑气息。再次抬头望了一眼吊瓶架上的一包只剩下一半血的血袋,一直没有开口的龙啸终于出声了。

 “你的血。”“嗯。”正在给龙啸测体温的紫凤天没有抬头,只是温柔地应了一声,没有什么太大的反应。“你早就知道我是谁对不对?”“…”“5年前就知道对不对!”

 “阿啸…应该说是你早就知道幽儿和我是谁了吧,否则你也不会把幽儿留下。终于抬起头,紫凤天俊雅的脸上似乎浮现了一丝淡淡的无奈,但声音已经温柔而带着人的磁

 “…”这回轮到龙啸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不痕迹地摇了摇头,紫凤天认真给龙啸做完身体检查之后便轻轻地坐到边的椅子上。“阿啸,你在调查25年前的事情对吗?”“那又这么样?我无权知道吗?”

 “阿啸…事情不像你所调查出来的那么简单,有些事情除了当事人之外,没有人能完全理解的,答应我,不要再去调查以前的事了,阿啸。”

 紫凤天无奈地望着孤傲固执一如当年自己的龙啸,继续调查下去…对龙啸没有任何好处…“好,我答应你。”

 龙啸的干脆反而令等待拒绝的紫凤天微微愣了一下。“你们的恩恩怨怨我不再调查了,也不想追究,你只要告诉我一件事就好,关于我的,我出生后不久就得了急白血病,而且还带有严重的并发症,对不对?”

 “是。”心微一惊,紫凤天还是淡淡地应道。“是你用你的骨髓给我进行了骨髓移植对吗?”“对。”“然后呢?”“什么然后?”“…你知道现在世界上最大的情报网是“地狱”吧…

 “地狱”是我建立的,首领‘暗夜阎罗’就是金阎,我想,你还不清楚龙之俱乐部的真正实力到底是什么…”

 “…你10岁的时候,我的骨髓和你的身体不知道为什么产生了严重的排斥,然后…那年幽儿三岁,所以就用他的骨髓给你进行了第二次骨髓移植,结果没有成功,你马上就要…后来在短短的10天里,骨髓移植的手术强行进行了十几次…直到…”

 “直到紫幽快死了对不对?!”“他没死,你也没死,不是吗”“你…”瞪着依旧挂着温柔笑容的紫凤天,脸色惨白的龙啸一下子反而不知道该说什么,该骂他不该让年仅3岁的紫幽做那样的事吗?可他却救了自己…

 “好了,你已经知道了你该知道的一切,我先出去了,你好好休息。”紫凤天轻轻站起身,转身走了出去,只是就在刚刚推开门的时候,身后却传来低沉地…夹杂着呜咽的声音。

 “为什么?!为什么不骂我?!为什么!紫幽几乎是用命换我的命才让我活过来,而我却对他做了那样不可原谅的事?!你…为什么…为什么…能够保持这么平静…你应该…爸…”

 “忘记十五年前‘那天’发生了一切,阿啸!不能让幽儿知道,明白吗?!如果你还想把他留在你身边的话…你一直想知道为什么我不曾阻止你对幽儿的感情吧…”

 什么?!错愕地扬起头,龙啸做梦也想不到这个时候紫凤天会主动说出这个他一直想问却没有勇气问的问题,为什么,为什么他会允许自己做这样的事…

 “因为你第一次看到幽儿时的眼神,和曾经的我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任何人能阻止你…阿啸…你真的好像过去的我…我希望我的儿子得到幸福,你明白吗?”

 门,被轻轻地带上了,紫凤天的身影已经消失在了龙啸的泪水模糊的视线内,自己…像他…是吗…

 忘记那天发生了一切…能够忘记吗…自己能忘记吗…从龙啸的房间出来的紫凤天目光忽然闪过一丝与脸上的笑容不相称的摄人冷芒,目光轻轻地瞥了一下走廊的深处,没有说什么,转身离开了龙啸房间的门口。

 而紫凤天的身影刚刚从龙啸房间的门前消失,从走廊的深处便神秘地出现了一条神秘的黑影,不是金阎又是谁。…紫凤天…紫凤天…龙天紫…想不到他就是25年前在世界上被称为“神”的龙家家主龙天紫…那个传说可以制造奇迹的龙家家主…父子…这就是老板要自己调查他的原因吗…算了,管那么多干吗…老板的家务事轮不到自己这些下属来管…“老板,我可以进来吗?”***

 [被屏蔽广告]金阎轻轻的敲门声令情绪仍未完全稳定下来的龙啸立刻恢复了正常的神情,本想叫金阎进来,却因脸上依旧漉漉的泪痕而作罢。

 “紫幽…他还在生气吗?”“…”听到龙啸第一句问的人居然是紫幽,金阎只能无奈地摇头,看来老板是注定陷进去了…按照青迭的嘱咐,虽然稍微犹豫了一下,但金阎还是没有告诉龙啸实情。

 “紫幽他没事,只是他很担心老板的伤呢,您知道的,他毕竟还是个小孩子嘛,看到您伤成这样,他暂时不敢来见您…”这样吗…从醒来就绷紧的神经直到现在才真正松了下来,龙啸终于放了心,不再…生气了吗…

 “老板,属下是否还要继续调查紫凤天…是龙天紫先生…”“当然!发现任何事情立刻向我报告!”

 “是!”…而此时,站在走廊另一端角落里的紫凤天的面前,赫然跪着一个神秘的身影。“我已经十五年没有召唤你们了吧…影…”“是!潜龙部队随时听候龙主差遣!”影垂手应道,是的,十五年,从十五年前的“那一天”

 之后,龙天紫便仿佛从这个世界上蒸发了一般,连潜龙部队都调查不出他的踪迹…“影,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一个命令。名单上的人…全部要死,要做得不留痕迹,懂了吗?”

 “是。”虽然因紫凤天有些怪异的语气而感到不安,影还是本能地接过紫凤天递过来的一张名单,目光迅速在上面扫过一遍之后,脸色未变,心中却涌起一丝淡淡的寒意。

 名单上多得让人心惊的名字…不是姓龙就是姓万俟…年纪…都在45岁以上,也就是说,全部都参与过二十五年前的…看来,龙主终于要为幽幽夫人报仇了…

 尽管此时影的脑海中思绪万千,却始终不敢抬头看紫凤天的神情,因为他知道,此时的紫凤天…不,龙天紫一定已经恢复到了以前…那个二十五前说一句话比教皇下令更有权威的“神”

 …那个为了自己所爱的人不惜一切代价而化身成魔的“神”…怎会不知影在想什么,紫凤天只能微微苦笑了一下,看来以前自己给他们的印象实在是太差了,不过,紫凤天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将右手无名指上一个首尾相接的龙型戒指摘了下来,递给了影…

 “如果我死了,在我死后的第七天把‘龙之戒’交给阿啸,以后他就是龙家的真正家主,好了,不准多问,下去吧…”“龙主!”“下去!”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