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五章
 “是!”见紫凤天的声音瞬间冷到极点,影不敢再说,只能悄然退下,执行主子的最后一个命令。…阿啸…你并不想当龙家的家主吧…但是,你要是想保护幽儿,你就必须拥有足够强大的力量“潜龙部队”

 是龙家家主世代相传的真正力量…只听命于“龙之戒”的主人…等你真正要接任龙家家主的时候,那些我能想到的所有能阻碍你的人和有可能威胁到幽儿的人…应该已经完全被“潜龙部队”

 杀掉了…应该不会出事,但以后,就只能靠你自己了…阿啸…你真的好象当年的我,所以,你一定不会听我的话,一定会继续去追查曾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该知道的我已经都让你的金阎调查出来了,不该知道的…将会随着这些人的死而成为永远的秘密…

 …幽幽,我又杀人了…你又会生气了对不对…不知道什么时候,紫凤天已经小心地打开了自己的项链坠,出里面的一张小小的古旧相片,相片上,是一个眼含忧郁却又没有丝毫颓废之感的绝女子…

 像这十五年里的每一个晚上一样,紫凤天痴痴地望着相片上的绝女子…一丝淡淡的晶莹悄然在眼中浮动…

 幽幽…幽幽…你不想这些恩怨都留给阿啸和幽儿对不对,那么,就由我一手来结束吧…所有的罪…由我一人来承担…

 可是…他们的未来…却只能靠他们自己了…知道吗…幽幽…我感觉我很快就可以与你见面了…真的…放心吧,在和你见面之前,我会把一切都办妥当的,不会留给阿啸和幽儿任何一点我们上一代的恩怨…

 …“凤天先生,您在这里,紫幽醒过来了,一直吵着要找您…”“青迭?!”迅速掩饰住自己眼中异样的情感,紫凤天反地转过身来,该死!自己每次思念幽幽的时候警觉指数都会下降到负数…竟然没有发现…

 “我想知道,为什么15年前不给紫幽动手术?紫幽是在15年受的伤对不对!如果那个时候动手术的话,…那个东西还没有和人体长在一起,您也是医生,您知道得很清楚,那个时候虽然手术危险,可还有50%的希望!而现在…”

 ***“…”“我要知道为什么?!”也许是基于医生的本能,也许是因为当事人就是紫幽,一向不喜欢探人隐私的青迭这次竟有些微微的失控。

 “受伤的前一个月里幽儿做了骨髓移植,为了救一个他必须救的人…”“骨髓移植并不会给人带来太大的伤害!手术可以照常进行!”

 这个男人当他青迭是那些对医学一无所知的白痴吗?他可是出身中医世家,并在西医外科取得博士学位,还将中西医学完美结合的天才青迭!骨髓移植听起来很可怕,但实际上被取骨髓的人并不会受到多少影响!

 “但如果10天之内连续做了十几次骨髓移植呢…而且他那时才3岁…”“十几次…”“我也没想到会一直拖到现在,青迭,请你告诉我,现在,如果请你来给紫幽做这个手术,成功几率是多少?”

 “我不会给紫幽做手术的!”“我想知道,成功几率到底是多少?!”“…不到1%!我不会做这样的手术!”开什么玩笑!1%的成功率和不可能没什么两样,他还没想让紫幽躺在手术台上永远睡着!眼看青迭含怒转身离去,紫凤天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把抓住青迭的右臂。

 “别把幽儿的身体状况告诉阿啸!”“老板早就知道,所以才一直这么宠着紫幽,不想让他生气,也让我注意紫幽的身体!”

 “阿啸只知道一部分!青迭!答应我!别告诉阿啸!如果你不想你的老板内心再多加悔恨的话!我…不会害我的儿子…”

 什么?!错愕地停住脚步的青迭刚刚转过身,上紫凤天严肃清冷的神情,的确,自己是多了一丝该死的好奇心,去检验血样的DNA,可青迭万万没想到紫凤天会在自己面前承认这件事,而且,他说老板只知道一部分是什么意思…老板知道的又是哪部分…

 就在二人一时沉默彼此都不知该怎么解释的时候,从大厅的方向隐约传来争吵的声音…“我说我要见老板!”“不行!老板需要安静修养!”“我不管!我说要见老板就是要见老板!”

 “啪!”等到紫凤天和青迭寻声赶到大厅时,只见不知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紫幽被炎铭一巴掌扇到沙发上,满脸的泪水。炎铭?!发现怒极的炎铭再次高高扬起的手,大厅内所有人一时呆住,直到…仿佛鬼魅般突然出现在炎铭面前,一把抓住炎铭手腕的紫凤天神秘出现,全身都散发着让人不寒而栗的摄人气息,全然没有习惯性的温柔优雅。

 稍微怔了一下,望着紫凤天毫不掩饰的冰冷目光,也渐渐冷静下来的炎铭缓缓地放下了手,怎么可能…炎铭很清楚自己的实力到底是多少…可刚才炎铭确定自己的手连动都动不了,如果自己刚才再次打下去,也许…不是也许…自己的手一定会把生生掰断…紫凤天…

 “你到底是谁?”“…一个疼自己孩子的父亲而已,抱歉,我知道幽儿给各位带来了很多麻烦,是我一直以来太宠他了…”

 瞬间恢复了正常的温柔神情,紫凤天优雅的声音令所有人非但没有感到轻松,反而更加惊讶,紫凤天…到底是什么人…“爸…”

 “幽儿,别哭,炎铭只是太生气了而已,乖…”“爸…”蜷缩在沙发里的紫幽怔怔地望着疼爱地着自己头发的紫凤天,咬不想哭出声,却最终呜咽着扑到紫凤天的怀里…

 “我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让老板伤成那个样子的!我…我讨厌他和女人在一起!我看到他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心好痛,真的好痛!我好怕老板结婚之后就再也不回俱乐部了,我好怕老板爱上那个女人…我…我以为毁掉老板的…老板的…老板就永远不能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做那种事了…我…”

 “紫幽…你真的这么害怕我结婚吗?”“老板?!”不可能出现的熟悉却略带沙哑的虚弱声音令沙发上的紫幽泪眼朦胧地扬起头,青迭皱了皱眉,却没有说什么,唉…自己不是警告过老板一个星期之内不准下的吗…

 仿佛完全看不到周围人的目光,一丝不挂的龙啸摇摇晃晃艰难地走到紫幽的面前,在俱乐部里所有人的目光中,在站起的紫凤天目光中,没有丝毫地犹豫地重重跪下,吃痛地低低呻一声,然后缓缓…将脸色苍白却又冷俊依旧的熟悉面孔扬起,习惯性地紫幽下意识缩回去的指尖…短短十几天养成的习惯啊…望着怔怔的紫幽下意识怯懦缩回的手,莫名的心痛令龙啸的身体微微地摇晃了一下,险些倒下…“老…老板…”正当龙啸渐渐绝望时,紫幽担心的声音令龙啸的精神猛的一震,担心…他在担心自己…

 轻轻拉过紫幽似乎还想缩回去的手,龙啸笔直地望着一时茫然的紫幽,然后将紫幽的手…一寸寸地带到了自己‮腿双‬间轻轻一碰就是难言剧痛的分身上…

 “还记得我曾经教给你的手法吗?现在你可以尝试一下了…既然主人希望毁了它,那么,它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只是,请你以后不要再害怕了,好吗?我不会结婚,不会离开俱乐部,不会离开你…”“老板!你…”“闭嘴!”虚弱而冰冷地打断周围吵杂的声音,龙啸只是笔直地望着紫幽讶然的目光,眼中没有一丝恐惧,也没有一丝后悔…原来紫幽担心的就是这件事吗…自己真的笨…居然让紫幽一直这么害怕…

 沉默…还是沉默…完全不确定紫幽想法的龙啸只能吃力保持着现在的跪姿,额上,已经渐渐出现了细微的晶莹…而周围的炎铭等人简直快要掐死龙啸了,自己的老板…怎么会说出这么不经大脑的话来!

 紫幽的任俱乐部里所有人都清楚,紫幽真的会…“老板…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和紫幽说对不起了…紫幽已经不想知道为什么了,老板以后可不可以别再说那三个字了…紫幽讨厌那三个字…非常讨厌!”

 终于浮现出一丝妩媚微笑的紫幽轻轻从龙啸的手中出手,然后温柔地捧起龙啸俊美的脸庞…紫幽…如此近距离地凝视着紫幽的异色双眸,令龙啸有一种眩晕的感觉,熟悉的气息…熟悉的温柔啊…“幽儿,想要龙老板不再和你说对不起很简单,你原谅他就可以了,不管他以前做过什么,你都原谅他。龙老板…这样你觉得好吗…罗嗦的道歉会让任何人都感到讨厌的…”

 “爸…我知道了,爸…老板!紫幽发誓,不管老板曾经做过什么,紫幽都原谅老板,所以…请你以后不要再说对不起了…好不好…”“…好…”看着一旁依旧笑得温柔的紫凤天好一会儿,涩涩的声音终于从龙啸的口中发了出来…任由自己的头被紫幽紧紧抱在怀里,强忍心中的苦涩,龙啸缓缓地合上了双眸…

 好累…自己真的好累…明知道被原谅是根本不可能的事…自己…还是感到莫名的安心…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老板…”幽怨人的嗓音,可怜无助的神情,再加上一丝不挂伏在豪华大上,找不出一丝瑕疵的完美体仿若无意所出的丝丝媚态,令从受伤到现在的这一个月里第一次穿上内的龙啸差点又把持不住,重新回到上和…好不容易得到的宝贝继续绵…

 不过,此时,龙啸却只能装做看不到紫幽装出来的幽怨神情,连头都不敢回,怕自己又一次无法拒绝上的可人儿…

 虽说,眼前的这种情形是龙啸做梦都想要得到的,可…龙啸知道,假如自己再不出去,青迭说不定会把自己生活剥了,在紫幽软磨硬泡外加自己威下,青迭好不容易才肯答应小小的牺牲一下他的医学权威,将龙啸痊愈的消息推迟十天。

 可如今已经16天了,要是自己再不出去了,别说青迭会找自己麻烦,炎铭他们也会看出不对劲的,到时候…向来对工作严肃对待认真负责的炎铭知道自己装伤把所有俱乐部重新开放的麻烦事都丢给他…天啊…自己差点忘了!今天就是俱乐部重新开放的日子!自己真的不能再装病了…虽然…很想继续这么做的…

 …真讨厌…发觉几天里屡试不的一招今天对龙啸居然没起任何作用,紫幽不微微地皱起了眉,但这样似生气又似委屈的不悦神情反而为慵懒如猫般伏在大上的紫幽凭空添了几分异样的惑人妩媚…

 既然如此,那么…自己只好…角无意识地挑起一丝摄人心神的人弧度,紫幽的手缓缓的抓起丢在被子底下的遥控器,然后对着上面一个写着红色“高档”

 字样的黑色按钮毫不犹豫地按了下去…同时,毫无防备的龙啸脸色一变,咬牙将自己即将口而出的惊叫生生下,艰难的转过头,哀求地望着不为所动的紫幽…全身上下仅有一条黑色内感躯体已经剧颤着跪倒在地上…

 “关…关掉…”“不要!”一手把玩着小巧玲珑的遥控器,一手懒散地玩着自己散落到前的柔软长发,紫幽带着一丝习惯腻音的撒娇声音没有一丝回转的余地,既然有炎铭在外面忙,龙啸赶忙要出去!

 能者多劳嘛,反正…炎铭已经为俱乐部做牛做马这么多年…也不在乎再多做这几天…反正一切都会被炎铭处理得妥妥当当的…“紫幽…”

 无奈地望着伏在上根本不再看自己的紫幽,连站都站不起来的龙啸只能哀求地颤声喊道,从昨晚就被入体内的三颗足有鸡蛋大小的震动跳蛋此时正毫不留情地肆意折磨着龙啸可怜的前列腺…一波波无法抗拒的快令龙啸几乎要呻出声…

 偏过头去,紫幽将自己的目光落到另一侧的兰花窗帘上,只将自己绝的背部曲线彻底地留给门边在望中挣扎的龙啸…

 “我就知道,约定的时间过去了,老板就不会再听我的话了,我也不再是老板的主人了…反正…一切都是老板一时心血来想玩的游戏而已嘛…我不该当真的…”

 天啊…他到底在说些什么…因紫幽莫名其妙的喃喃自语而错愕数秒的龙啸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自己…自己什么时候说约定的时间过去了…就一切都结束了…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