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七章
 终于放心下来的紫幽的目光突然落到了虽然站在自己面前,微微分开的‮腿双‬却隐约发颤的龙啸身上,昨天…“没什么…”

 苦笑了一下,龙啸只是温柔地紫幽的长发,嗯…想不到紫幽居然会有这么失控的时候…刚刚醒来那时候自己的‮腿双‬都合不上…连下地都做不到…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打扰二位亲热了…”推门而入的青迭眼看听到脚步声的龙啸反地从上拽过巾被披到紫幽的身上,心中不暗自无奈啊,拜托,这个应该是小攻给有的举动吧…

 “有事吗?”依旧将紫幽紧紧搂在怀里,龙啸微微皱起了眉,该死的青迭,眼睛干吗总往紫幽身上飘…虽然龙啸没有什么特殊的表示,但明显不悦的目光已经让青迭更无奈了,天啊,现在一丝不挂的人可是龙啸啊…果然…被爱情冲昏头脑的人智商都会下降为零…

 “没什么事,就是…他们已经开始怀疑了,还有…你们好象答应我就装10天而已!”可恶!自己差点被炎铭他们烦死了!提起这事青迭就一肚子火,尤其是今天,俱乐部重新开放,结果…老板装病,紫幽又…碧越来不了,橙风没回来,炎铭还要组织大局,整个俱乐部就剩自己,蓝雳,金阎三个人撑着,龙啸还真够狠心啊!够绝的老板!

 “青…”“老板!龙啸刚想说什么,却莫名的感觉头晕目眩,来不及想怎么回事,龙啸的整个身体就无力地在紫幽的身上。眼看事情不对的青迭一个箭步冲到前,和惊恐的紫幽慌乱地把昏倒的龙啸扶到上。

 由于青迭进来的时候忘记关门,而且刚才紫幽的声音也太过惊恐,外面的人感觉有些异常立刻去找炎铭过来,等到炎铭和紫凤天、金阎、蓝雳赶过来的时候,正好是青迭为龙啸把脉的光景。

 “阿啸…我是说龙老板怎么样?”望着上龙啸异常苍白的脸色,险些叫错的紫凤天连忙问道。青迭没有说话,只是眉头越皱越紧。

 “是不是…是不是我昨天…”“不关你的事,只是老板的脉象没有异常,可我不明白老板怎么会无怨无故的昏倒。”

 无奈得打断紫幽似乎想到什么的话,青迭叹息不已,紫幽他还没有本事把龙啸弄成这个样子吧…如果反过来还有可能…“让开!”

 一道白光闪入,转眼冲进围绕着头的人群里,神秘的力量将离得最近的紫幽和青迭轻轻地送到一旁。而等白光静止下来,众人才发现实际上进来的人是一个身着月白色高级法袍的秀美男子,他,正是请假多的“龙之俱乐部”七大金牌调教师之一…橙风。

 “橙风,你回来了?!”没有理会蓝雳的声音,橙风高高扬起的右手已经出现了一张写满红色咒文的黄符,在橙风轻念了几句咒语之后,黄符莫名地成为一团在橙风两指上跳跃的红焰,橙风将两指上的红焰重重地按到龙啸的前。

 只见昏的龙啸身体猛得一震,红焰已经碎散开来,最后在龙啸的前上形成一个怪异的图案,月白色的衣袖从龙啸的身上一扫而过,零碎的红焰便消失得无影无踪,龙啸的脸色已经完全恢复了正常。

 “哼!我道是谁这么大胆对老板下咒,原来是万俟家!”“万俟家?!”紫凤天仿若无意地轻声询问,眼底深处却瞬间闪过一丝异样。

 “凤天先生…是你啊…”尴尬地转过头,橙风直到此时才注意到旁边都是谁。

 “万俟家是东方玄术界四大世家之一,不过,四大世家以我华家为首…老板中的‘月女咒’,月女是一个女鬼的名字,传说是她貌美如花国天香,但却善妒。因为误会丈夫有外遇而不知从什么地方得到一个咒文,这个咒文会让丈夫按子规定的时间乖乖的回家,就是类似催眠,可以使人无意识地到某个地方去,如果刚才不是刚好我回来的话,老板现在已经离开了…后来这个咒文在历史上不知怎么就传到万俟家祖先的手里…最重要的是,这个咒文会影响人的精神,时间长了很容易令人成为白痴…不过你们放心…”

 见众人出担心的神色,橙风连忙解释道。“我已经解除了老板身上‘月女咒’,而且还顺便教训了一下下咒的人…万俟家的玄术虽然厉害,可还没资格跟华家争锋!”

 “等等…你说你还顺便教训了一下下咒的人是什么意思?”“就是…教训了一下啊…怎么了…”橙风实在不明白炎铭的神情怎么…不只是炎铭,而是所有人的神情都怪怪的。

 “橙风,你好象忘了,万俟家与龙家世代联姻…”“那又怎么样…和我有什么关…”橙风猛然住口,脸色微变,龙家…不会就是…炎铭有些头痛皱了皱眉,为什么某些时候橙风总给人少筋的感觉。

 “没错,万俟家与龙家世代联姻,而且,下咒的人…很可能…不,肯定就是老板的未婚…万俟西雅!”

 “啊?!”…***同一时间,某个旅馆的豪华套房里,一名妖的女子赫然倒在由蜡烛摆成的法阵中央,角渗出暗红的血迹,目光…毒得可怕…龙啸!你敢毁我灵力!我让你后悔一辈子!

 “龙夫人吗…我是西雅,您还记得我上次曾经说过,我在某个俱乐部见过一个很像您的少年,我又见到他了,而且,他似乎跟啸很熟悉…怎么,您马上就乘专机过来…不,没什么不好,我准备一下,您来了我就带您去…”

 ***夜,已经渐渐地深了,而俱乐部里的人则渐渐多了起来,但即便如此,由于俱乐部在封闭数之后刚刚重新开放,只有少数客才知道消息,所以与往日相比,俱乐部里的人还是少了许多。

 俱乐部最豪华的房间内,身体早就已无大碍的龙啸正温柔地倚靠在枕头上,怀里…是紧张一天而沉沉睡去的紫幽…“我可以进来吗?老板。”

 正当已经感觉到一丝倦意的龙啸打算稍微睡一会儿的时候,橙风的声音出现在门外,令立刻清醒过来的龙啸微微地皱起了好看的眉宇。“进来。”“是。”

 “有什么事吗?”见橙风进来之后一句话也不说,目光只是一直落在紫幽绝的睡颜上,龙啸的声音不下意识地冷了下去,而此时橙风也感地察觉到自己的无礼与放肆。

 不过,老板的占有也太强了吧…自己不过是看了几眼而已…暗暗苦笑了一下,橙风的脸色已经渐渐严肃起来。“老板,最近紫幽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举动?”

 “什么意思?”一听橙风的话涉及到紫幽,龙啸的目光立刻清冷无比,令橙风本能地感觉脊背一阵阵发寒,果然,凡事只要一涉及到紫幽…老板就立刻变成这个样子…

 “其实也没什么,我只是感觉紫幽…”“看来封印真的已经松动了,也罢,橙风,你既然在这里,我也不必特意去找你了。”

 突然的开门声打断了橙风迟疑的话,也让房间内的龙啸和橙风本能地绷紧了神经,紧张地望着进来之人,等来人习惯性地将门关上然后转过身来,二人才惊讶的发现来人居然是紫凤天。

 “你说封印是怎么回事?!你还有多少事情没有告诉我?”冰冷地视着平静的紫凤天,龙啸散发着摄人气息的冷酷神情清楚地告诉橙风,现在,自己最好还是不要说话,惹火了现在的老板,天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现在告诉你也不晚,不是吗?”完全没有在意龙啸冰冷到极点的骇人目光,紫凤天只是悄然地走到边坐了下来,温柔地‮摩抚‬着紫幽柔软动人的顺滑长发…不过…眼看龙啸一把将自己的手推开,紧紧地将紫幽搂在怀里,紫凤天错愕之余也不感到几许好笑,天啊,连自己的醋都吃…

 “告诉我!”“好。你相信这世界上有些事情是不能用科学来解释的吗?”“信!”开玩笑!就算过去不信,认识华橙风之后也不得不信了。“幽儿有可以梦见未来的能力。”

 未来?!龙啸的脸色一变,该死!自己怎么想到紫幽哭着对自己说的那番话来了。“这种能力也许在普通人在看来,是上天赐予的最大礼物,但阿啸你绝对不会这么认为的,对吧…”当然!龙啸还是没有说话。什么上天赐予的最大礼物!

 龙啸简直难以想象黑白两道上的人知道这种消息后会对紫幽做出怎样的事情,就算紫幽没有在无数势力的争夺下失去性命,也只有两个选择,一个是成为实验用的小白鼠,一个是被强迫去为人不停地预测未来…龙啸很清楚,无论什么样的超能力,过度使用都会对身体产生无法预计的伤害,尤其是…对寿命…

 “所以,为了避免你心中所想的那些事情发生,幽儿的母亲…临终前对在幽儿身上下了一道封印,压制幽儿的这种能力,使幽儿能够过普通人的生活,可时间太久了,封印已经开始松动,所以,我想拜托橙风重新在紫幽的身上下一道封印,就这样。”

 就这样?!为什么自己觉得他说得太轻描淡写了一点!“老板,凤天先生,可以请你们先出去一下吗,我怕灵力伤害到你们,我必须要在现在给紫幽进行封印,时间拖久了,难免会有人察觉从紫幽身上外的力量。”

 既然已经从紫凤天的口中验证了自己的猜测,橙风也不再多问,立刻适意二人先出去。虽然对紫凤天听起来似乎毫无破绽的话仍存些许怀疑,龙啸还是毫不犹豫地将紫幽平放到上,与紫凤天一起离开房间守到门口…仅半个时辰左右,略显疲惫的橙风就推门而出,出一丝“万事搞定”的胜利微笑。眼看龙啸近乎本能地冲进房间,紫凤天只能无奈一笑转身离去,还是不信任自己呢…这件事自己真的没有骗他…完全没有说谎,只是稍微省略一点关于幽幽的事而已,所以算不上欺骗。

 等好不容易的橙风好不容易恢复过来,立刻发现自己面前的两个人已经彻底奉行“过河拆桥”的高尚理论,把自己一个人孤零零地丢在门口。暗叹命苦之余,橙风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再次推开门。

 “老板!请你等一会儿吩咐下去,最近没有我的消息最好晚上不要出门,恐怕会出事。”“这次是血魔还是兽?”

 剑眉一挑,龙啸的目光终于从紫幽的身上移到门口,这次又是什么借口,上次说是血魔,结果骗到一个月的假,上次的上次说是兽,结果骗到了两个月的假,上次的上次…可为什据金阎回报,他在假期中似乎玩得很过瘾呢,一、点、都、不、危、险!听说美人多多,夜夜宵啊!

 见龙啸的表情,橙风的额上不多出一丝冷汗,不过…“老板!这次真的不是闹着玩的!近些日子真的可能会出现百年难遇的‘百鬼夜行’!所以晚上千万要当心,我已经在俱乐部周围设下了五行结界,所以任何异物都进不来。”

 “好,我知道了。”其实紫幽睡着之前,龙啸从窗户就看到橙风在外一直忙着什么,那时就已经感觉到有些不对了,再加上假期未完就提前回来实在不是橙风的习惯,所以刚才龙啸明知道橙风这次说的是真的,只不过是故意问问而已,教训他一下以前撒谎而已。

 “那老板我先走了!一定要记住我的话!”***“老板?”发生什么事了吗?为什么老板看上去那么疲惫?在龙啸怀里不知睡了多久的紫幽刚刚醒来,就见似乎一直保持清醒、眼中隐约浮现着几条血丝的龙啸怔怔地望着自己,眼睛一眨也不眨,深沉至极的眼神仿佛要让紫幽整个人都陷了下去。

 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也不清楚自己的头为什么昏昏沉沉的,紫幽只能本能地从龙啸的怀里爬起身来,看龙啸的样子…紫幽就知道自己睡着期间龙啸一直默默地守护着,不敢合眼,也不敢稍动一下,怕惊醒自己。

 只是,紫幽的上身刚刚稍微离开了龙啸的前一点,就感觉自己的整个身子已经被龙啸再一次地紧紧搂在怀里,用力之大几乎令紫幽感觉濒临窒息。

 老板…由于呼吸困难,紫幽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能勉强息着,本能微微扭动的柔媚身子让龙啸的身躯猛得一僵。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