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十九章
 岚岚…熟悉的呼唤令龙岚的意识几乎仿佛回到了过去,只是,后面的话却把龙岚残忍地拉回现实中来,这些年…整整十五年…他居然还问自己过得还好吗…

 冷冷得望着仿佛故友见面,依旧笑得如清风般温柔的优雅男子,龙岚的角无意识地划出一丝自嘲的弧度。

 “岚岚?为什么不叫我一声龙夫人呢,龙天紫,不愿叫还是不敢叫,这些年过得好吗?呵…你认为呢,十五年前,自己结婚十年的丈夫与自己最疼爱的孪生妹妹私奔,还有一个三岁的私生子,你…认为我这些年过得如何呢?”

 “…一切都过去了,你我都老了。”叹了一口气,紫凤天…不,龙天紫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年的婚姻到底是怎么回事,彼此都心知肚明,又何必却追究呢,自己都可以把一切放下过平常人的日子,她又何必抱着当年的沉重过了十五年…

 “一切都过去了…是吗…”喃喃自语着这几个将自己的心再次撕碎的字,龙岚的角的笑意更浓,更冷。

 “过去了吗…那他呢,紫幽…紫幽…龙天紫和万俟幽幽的儿子…我早该想到的,不愧是我妹妹的孩子,母子两个一样,一个抢走了我的丈夫,一个…抢走了我的儿子…”

 “岚岚!你为什么不能让他们过自己的生活!”眼角的余光中几乎昏厥过去的紫幽和脸色惨白眼中无一丝生气的龙啸令龙天紫心疼地皱起了眉头,一切…真的都无法放下了…

 “放过他们?呵…你走了之后,你知道我这个龙夫人是怎么生活到现在的吗?你知道我要面对龙家和万俟家多少冷嘲热讽闲言碎语吗?你…”“万俟岚岚!当年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真的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吗?不要再继续说下去了,我不想追究以前的事情。”“不想追究?对了,他是我妹妹的孩子,也应该有那种能力…”“住口!”

 “你害怕了?”毫不退缩地着龙天紫如冬夜般美丽冰冷的目光,龙岚又是一阵冷笑,看来还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呢?如果当年寻找幽幽的黑白两道众多势力知道她还有继承人在,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想要我住口!好啊,用你的命来让我住口!别忘了!你的命是我救回来的!”***“岚岚…”

 怔怔地望着眼前黑的冰冷口,龙天紫既惊讶于自己的平静,又惊讶于自己心底隐隐地期待,期待?自己在期待…呵…十五年以来,自己以为自己将心底的那抹期待完全忘记了呢…可直到此时,自己却恍然大悟,自己多年以来,所等待的不过是现在这一刻,把命还给一个人,让灵魂能无所牵挂地去陪伴另一个人…

 一直自己欺骗着自己,自己为了幽儿要好好活下去,但此时此刻,龙天紫却清楚地知道,自己这些年到底过的怎样茫然虚无的生活…自己的心…已经死了呢…

 “你认为我真的不会杀了你吗?你在结婚那天就知道一切对吧,可你却什么都不说,平静地完成婚礼…”

 “你为了万俟家,我为了龙家,仅此而已。”“呵…说得真好听,为了龙家,为了万俟家,不是为了接近我妹妹吗?龙家和别的势力有什么不同,还不是为了幽幽的能力,你敢发誓那当时没有觊觎过她的能力吗?!”

 “岚岚…”“为什么不杀了我呢?近些日子毫无原由地死了这么多龙家和万俟家的人,除了潜龙部队我想不出还有哪个势力能做得到,潜龙部队只听你一人的指挥不是吗?既然你可以把当年那些人都杀掉,那为什么不直接杀我?为什么?”

 “岚岚…”“既然你说你为了龙家,为什么不一直乖乖地做龙家的家主,像历代的龙家家主那样,以大局为重,采纳诸位长辈的所有意见…却犯下那么荒谬的错误…”

 “因为我是龙天紫,龙天紫的命运没人能掌握,龙天紫所爱的人的命运,只能由龙天紫来掌握!”“你的命运就是当龙家家主!”

 “逆天改命又如何呢?”平静而轻柔的声音依旧一如往日的优雅温柔,但此时龙天紫眼中的目光却让任何人都不敢直视,龙岚惊愕地望着眼前朝思暮想的熟悉身影,却有异常陌生的感觉,龙天紫…这才是真正的龙天紫吗…是自己从未了解过真正的他…还是他从来不在自己面前展真正的自己…

 这…才是他吗…不是!他不是龙天紫!不是的!眼看着接近疯狂的龙岚的右手无意识地扣下扳机,近乎本能地,原本跪在紫幽脚下的龙啸若疾风般扑到龙岚的面前,用双手死死抓住龙岚的手腕,只是…

 望着隐隐冒着黑烟的深邃窗口,耳畔传来紫幽撕心裂肺的惊叫…颤抖着转过身来的龙啸所看到的,是前鲜红一片的龙天紫,和扑倒在龙天紫身上满脸泪水近乎崩溃的紫幽…

 “爸!爸!不要丢下幽儿!不要丢下幽儿!爸!您不是曾经告诉过幽儿,你会一直一直保护幽儿的吗?不要…不要走…您走了您要幽儿怎么办?幽儿只有您一个亲人啊…爸…”

 幽儿…怔怔地望着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紫幽,过了好一会儿才明白过来自己发生什么事的龙天紫的眼中隐隐泛着一丝抱歉与疼爱…想说些什么…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前热热的,感觉不到疼,也没有害怕的感觉,龙天紫只是感觉头脑异常的清楚,周围的一切混乱…哭个不停的紫幽,慌忙为自己把脉的青迭,立刻安抚众人的炎铭…还有不敢过来查看自己伤势的…龙啸…自己的儿子龙啸…

 目光已经渐渐模糊起来了,隐约看到青迭无奈地摇了摇头,龙天紫便什么都看不清了,连紫幽崩溃的哭泣也渐渐远了…

 过去的一切仿佛电影般在眼前飞快掠过…原来是真的,有人说一个人临死前回把自己一生做过的事回忆一遍,自己以为只是个笑话,原来…是真的…

 自己…一生…在见到幽幽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完全一片模糊呢…见到幽幽,对,因为自己拒绝与万俟家联姻,所以暗中潜入万俟家,打算要万俟家的大小姐自动解除婚约,只是,自己却无意中在花园里遇到了幽幽…让自己牵挂一生的女子…然后,知道了她的身份…再然后…

 自己被万俟家的护卫发现,并打成重伤,最终被精通医术的万俟岚岚救活,万俟岚岚…万俟家的大小姐,自己的未婚…万俟幽幽,万俟家的二小姐,拥有神秘的预知能力…自己受伤期间,曾经意识不清地把岚岚当成了幽幽,并发生了一夜情,还…有了孩子…最终奉子成婚…

 再后来…幽幽的能力被外人知道,黑白两道的势力都来要人,为了打破这样的局面,两家长老居然商量决定,把幽幽在这些人的面前处死,以不会连累到两家,结果,自己和岚岚合谋,偷龙转凤,把幽幽救了下来,藏在一间密室里…而直到此时自己才发现,一切都是设计好的。

 岚岚根本就是一直欺骗自己,龙家和万俟家根本没有想要把幽幽处死,而是用灵力把幽幽变成了一个植物人,一直沉睡下去,梦中的一切会通过意识交流术完全地被两家知道…再后来…自己忘记了岚岚,忘记了龙啸,每天都陪在幽幽的身边,最后…

 还不顾一切地占有了没有意识的幽幽…甚至还有了…幽儿…10年的时间,自己终于知道了如何唤醒幽幽的办法,于是带着清醒过来的幽幽打算悄然离开…不想却遇到了岚岚和…龙啸…再然后…就是…那一天了…

 其实,那天真的不关阿啸的事,应该说,所有的事都与阿啸无关…岚岚…她当真以为自己不知道吗,那个时候,自己虽然因受伤而意识不清,但有没有与人发生过关系,清醒之后的自己又怎么会完全忘记呢,自己根本没有碰过岚岚…结婚的这十年也一样…

 阿啸…是两家合谋,暗中取出自己的子,再和岚岚的卵子形成的试管婴儿吧…幽幽的能力也是岚岚给外面的那些人的吧,因为她已经察觉到自己把她当成幽幽了…不,不对,岚岚应该早就知道自己会知道一切的,她…知道自己为什么而结婚…也知道…自己爱的人是谁…

 呵,她却自私地把一个不爱他的男人锁在身边啊,而自己…又何尝不是自私地把这场婚姻当成接近幽幽的目的…

 所有的错都是自己的,不是吗?和阿啸无关…阿啸…不需要知道他的出生到底是怎么回事,不需要知道他的白血病就是试管婴儿所引发的后遗症,不需要知道…他根本就不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还有…还有幽儿…这种能力…只会给他带来痛苦…幽幽…我好象看到你了…我知道…你在等我…一直在等我…“爸…爸…”

 青迭已经颓然地退到一旁,哭到嗓子嘶哑的紫幽无力地伏在已经失去气息但身体尚有一丝余温的龙天紫身上,意识已经渐渐模糊…落到龙天紫犹带一丝温柔笑容的俊美脸庞上的滴滴清泪…隐约可以泛着淡淡的鲜红…

 滴滴的血泪…无力地哭喊…紫幽所做的一切…也不能阻止龙天紫的身体渐渐冷了下去…无力地望着地上的尸体,龙啸感觉自己的心仿佛痛得不可思议,父子连心,一直以为自己和龙天紫除了血缘没有任何感情的龙啸直到此时才明白了这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阿啸,像十五年前一样,你做得到的…”而仿若无事的龙岚此时却轻轻地抓住了龙啸握的手,将口…缓缓地对准了扑倒在龙天紫身上的紫幽…

 “中了两还不死,第三居然由我妹妹替你死,你真的命大,那么今天,我看还有谁能救你…阿啸…杀了他…像上次一样…上次做的很好哦…记住,如果没有他的存在,你爸爸就会只有你一个儿子,你爸爸疼爱的人就是你,而不会把你丢给那些人每天做残酷的家主训练,却和这个儿子出去开开心心地游玩…好了…你可以做得和上次一样好…”头…缓缓地扬起…对准自己眉心的黑色口泛着冰冷的气息…没有说任何话,连泪都不出来了,紫幽只是怔了一会儿,然后缓缓地低下头…无声一笑…爸…我来陪你…我…可以再见到妈妈了…对吧…

 ***大厅里,早就静得可怕,所有错复杂的目光编织成了一个弥天大网,将龙啸,将紫幽,将龙岚,将…死去的龙天紫…还有去世十五年却影响着此时一切的那名婉约女子…笼罩其中,谁也逃不掉,谁也挣不开,徒劳无功地的挣扎不过是让这张网缩得更小更紧罢了…让里面的人鲜血淋漓却逃脱不掉罢了…

 望着渐渐转过身来,将冰冷的口对准自己的龙啸,龙岚没有一丝慌乱,好象早就知道会这样,也好象…一直在等待着现在的一切…“龙啸!你疯了!”

 不敢置信地扑到龙啸的面前,万俟西雅简直不能相信龙啸竟然用指着自己的亲生母亲…只是,回应她的,是一声毫不犹豫的响,万俟西雅应声倒地,震惊的目光深处是挫败的不甘,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少爷!”眼看在旁的高大男子本能地挡在了尚未从万俟西雅的死中清醒过来的龙岚面前,龙啸的目光没有一丝变化,依旧如死人般无神,惨灰色的瞳孔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

 “老板!”只不过,这次在龙啸准备要再次扣下扳机的一瞬间,知道不能再冷眼旁观的金阎已经迅速上前夺过龙啸手中的,而蓝雳则把精神极端不稳定的龙啸死死地搂在怀里,如果是往常,想要夺走龙啸手中的而全身而退,那是不可能的事,但在此时,金阎夺的时候,才发现龙啸的手是如此虚软无力。

 “你们可以走了!不要再出现在这里!”面无表情的青迭仿佛看几具尸体般看着由自己引进俱乐部的三个人,冷冷地丢下这句话。他们三个死了最好!但却没资格让老板背上杀弑母的罪名!也没有资格让老板的一生都活在痛苦的回忆里!

 没有看青迭,龙岚只是最后望了一眼倒在血泊中的龙天紫,转身离去的同时,一滴冰冷的晶莹莫名划过脸庞…身后的男子没有说什么,只是小心地横抱起已经失去呼吸的万俟西雅,跟在龙岚的身后,默然离去…

 从此之后,这三个人就在人间彻底蒸发掉,没有人知道他们去了什么地方…也许…金阎知道,因为他在送这三人离开的青迭眼底,看到了一丝与自己相同的血腥…

 弑母的罪名的确很大,但别人来动手…似乎就没有什么说法了吧…“老板!紫幽昏过去了!”从龙天紫死的一瞬间,精神便因剧烈变故而模糊失常的龙啸在听到“紫幽”

 这两个字的时候,目光猛的一清,然后用力推开搂住自己的蓝雳,扑到紫幽的身边,将昏倒在龙天紫身上的紫幽紧紧地搂在怀里,拼命地吻去紫幽脸上骇人的淡红泪痕…只是,当从大大敞开的领口看到紫幽左口的曼佗罗纹身时,龙啸的所有动作都停了下来…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