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十章
 那个曼佗罗纹身…只有龙啸一个人知道,那个纹身就用来遮盖伤疤的…永远都无法消失的伤疤…“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一次又一次地吻着让自己每一次看到都心痛到极点的美丽纹身,龙啸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情绪…任由冰凉的体从眼中肆意地滑落…落到曼佗罗的花蕊上…落到紫幽的心上…融化在十五年前的那场血记忆中…

 “老板!不要抱得那么紧,紫幽受不了的!立刻把他送到我的医务室去!”就在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该做什么更不知道要如何安慰老板的金阎和蓝雳面面相觑,除了将一件黑色风衣小心地披到龙啸的身上外,只能读着彼此眼中无奈的苦涩的时候,已经折返回来的青迭一见眼前的情形,脸色巨变,紫幽口的伤一直没有痊愈!任何过大的情绪波动都可能要了他的命!龙啸对紫幽的伤根本不了解!

 抬头看了一眼紧张焦虑的青迭,龙啸不痕迹地平复下自己的情绪波动,起身将怀里的紫幽送到蓝雳的手中,示意蓝雳跟着青迭去医务室。

 “炎铭!”“是!”环视了一下大厅内神情各异样,却明显都震惊不安的众人,龙啸缓缓地了一口气。

 “炎铭,没有我的命令不准任何人离开俱乐部!还有,立刻准备…龙天紫的后事,不,是要以紫凤天的名义下葬!绝对不能让外人知道他是龙天紫的事!”

 “是!”炎铭当然明白,一旦龙天紫的事传出去,将会在黑白两道引起怎样的轩然大波,毕竟,在所有人的印象中,龙天紫已经死了,死在十五年前。

 “还有…”“老板,炎铭知道该怎么做,炎铭会得干净利落,绝对不会出子,您放心吧,您…还是去陪紫幽吧…”

 “…好。”用力地摇了摇头,龙啸勉强甩掉萦绕在自己脑海中的眩晕感,扶着墙壁一点点朝医务室的方向离去…望着龙啸摇摇坠的虚弱身体,炎铭没有再说什么,而是立刻认真地去做现在该做的事…自己不能再让这些事令老板劳心了…

 ***两天之内,出殡,下葬,一切做得比龙啸预想中的还要快,还要好,绝对万无一失,无声无息。

 在青迭以紫幽身体为名而强烈坚持下,龙天紫丧事的整个过程都没有紫幽的参与,等到镇静剂的药效完全过去,紫幽清醒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做好了,呈现在紫幽视线中的,只是一个环境优美的墓地中的一个干净素洁的坟墓。

 没有哭,紫幽真的没有哭,只是在青迭的陪伴下在坟墓前从早晨一直跪到中午,最后昏倒被青迭抱回俱乐部。

 一连三天过去了,除了在紫幽昏时龙啸寸步不离地守在病旁边外,龙啸一次也没见过紫幽,这是青迭的要求,也是龙啸的要求。至于那些客人…青迭只牺牲掉了一点点的“失忆香”便一切都恢复正常了,当然青迭还没那个胆子把这种东西用到龙啸身上,至于紫幽…以现在的身体状况来说…更加不可以用…

 没错,的确恢复正常了,一切都恢复正常了,第四天的时候紫幽就可以上台表演了,而且完全看不出有伤心的痕迹…除了…每天晚上紫幽都被噩梦惊醒的惊恐神情…和枕边大量的水迹…还有每天晚上在紫幽门外抽烟徘徊的模糊身影…

 “紫幽…”“你是…”刚刚返回休息室的紫幽刚刚坐下,就见一个身着暴奴装看样子仅有14、5的娇媚少年缓缓地爬到自己的脚边,一边蹭着自己的管撒娇,一边腻声喊道。

 “紫幽这么快就忘了人家,亏蝶儿千心万苦才偷偷潜入俱乐部才看紫幽呢!”“蝶儿!”惊愕地望着跪在自己面前的娇媚少年,紫幽一时间接受不了少年的话,蝶儿…两年前的蝶儿…老板不是说他死了吗…“紫幽…在哭…”

 “…没有…你这两年…”“紫幽明明在哭…紫幽的眼睛告诉蝶儿,紫幽哭得好伤心好伤心…只是没有眼泪了而已…”“蝶儿…”“我知道和老板有关,我知道这里发生什么事了!”“蝶儿你…”“紫幽!”跪直身体扑倒在紫幽的怀里,娇媚的少年颤抖着身子任由紫幽习惯性地将自己搂住。“老板…老板他好自私!老板他一切都只为了自己!”“蝶儿你到底在说些什么…”

 “老板一定告诉紫幽,蝶儿已经死了对不对,紫幽什么都不知道!蝶儿是孟先生送给紫幽的私人礼物,因为紫幽太喜欢蝶儿了,所以老板才向紫幽要了蝶儿,然后就想尽办法折磨蝶儿,最后还把蝶儿送回孟先生那里…孟先生好生气…好生气…蝶儿好怕…”

 什么…怎么会…龙啸…这又是你瞒着我的事…为了自己留下不择手段…脸色惨白的紫幽根本没有发现,伏在自己怀里的娇媚小人儿泪眼蒙蒙之下,可没有半点害怕与无助,完全不是少年青涩的成目光中,是冷冷的快意…与复仇的恨意…龙啸!想要独占紫幽吗?休想…我不会把紫幽让给任何人…紫幽只能有我一个宠物…一个…

 ***“紫幽,去大厅。”随着习惯性的清冷严肃声音,面无表情的炎铭悄然进入休息室,虽然因蝶儿的存在而微感惊讶,却也没有说什么,毕竟现在在俱乐部里,天大地大没有紫幽大,万事都顺着他就好,这是整个俱乐部的人共同的觉悟,尤其是在青迭严重的警告下,谁都不敢刺到明显将情绪压抑在心底的紫幽。

 “去…大厅…是吗…”怔了一会儿,紫幽略显迷茫地仰起头,他怎么会不知道炎铭的意思呢,自己今天的工作明明已经结束了,但炎铭却在这个时候找自己,怎么可能没有事…和当初一样嘛…一样…可真的一样…真的还能和当初一样吗…

 “别让老板等久了。”转身离去,炎铭没有再多说什么,渐渐跟紧的脚步声令炎铭知道,紫幽已经跟上来了,事实上,炎铭对这样的结果没有丝毫意外,紫幽…一定会出去的…不是吗…而身着奴装的蝶儿则乖巧地跟在紫幽身后爬行着,只是,任的目光里…只有前方紫幽纤细却决不柔弱的妩媚身影。

 即便紫幽在有心理准备,但步入大厅之后所看到的热闹喧哗情形还是令紫幽微微惊愕,他以为炎铭早就把大厅里的闲杂人等都弄出去之后才让自己到大厅里来呢。

 不过,惊愕也紧限于此,紫幽如往常一般轻盈优雅地走上大厅中央宽广的调教台,懒散地倚坐在铺着厚厚软垫的豪华大沙发上,然后轻轻地将‮腿双‬挪到沙发上,蜷曲起来。

 只是几个小小的动作而已,已经令调教台下的众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天啊,这副慵懒人天生媚态,泛着盈盈桃的勾魂双眸,再加上今天紫幽难得没有在上台之前戴上面具,紫幽尚未说话,临近调教台的几个人的鼻下已经出现两条丢人的鲜红了。

 平时在调教台上的紫幽都戴着面具,众人到不觉得怎么样,可现在…现在…现在是所有人都明白紫幽为什么都戴面具的习惯了,要是紫幽不戴面具,那所有人的目光根本没办法分散到奴隶身上,紫幽本身就是一个超强聚光点。

 当然,瞥见台下的众多的目光,紫幽开始后悔自己怎么忘记把面具戴出来了。“紫幽…”而爬到沙发前的蝶儿已经甜腻地跪到紫幽的面前,乖巧地含住紫幽的手指,极富技巧着,原本娇媚的小脸因这样的动作而散发出淡淡的动情嫣红。

 就在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风情万种的紫幽身上时,一条颀长孤傲的高大身影已经缓步走到调教台上,怔怔地望着跪在紫幽面前熟悉的小小身影。

 似乎感觉到了什么,不痕迹地微微偏过头,蝶儿的目光与龙啸的目光不期而遇,诡秘冰冷一笑,在龙啸神色微变之,蝶儿已经妖娆人地转过头去,将紫幽的手指一直含入喉间,干呕难受的无意识呻中,更多的却是难以克制的兴奋与快

 紫幽…龙啸的目光再次落到一心狎玩着蝶儿小舌的紫幽身上,本以为早已麻木的心却突然痛得让人窒息…紫幽…紫幽…你连看都不想再看我一眼了吗…“既然老板有兴致玩,又何必穿衣服呢,既浪费我的时间,也浪费你的时间。”

 平平淡淡听不出丝毫异样的低沉声音令龙啸心中先是本能一喜,却又立刻心中一寒,这样的声音…不带一丝愤怒的声音…连对待普通奴隶紫幽都不曾用过这样冷漠陌生的声音…

 …自己…现在真的连一个普通奴隶都不如吗…角无意识地划出一丝惨淡的苦涩,龙啸缓缓地解开上衣的扣子,在大厅里众人惊讶不解的目光,将身上所有的衣物尽数除去,然后…一丝不挂地面向紫幽跪在了调教台上…

 有惊讶,有叹息,有望,有蔑视,无数异样的目光瞬间集中在了龙啸的身上,尤其是龙啸后背尚未完全褪去的纵横错的淡红鞭痕上。

 “紫幽…如果紫幽为难的话,让蝶儿来好不好?”发觉紫幽的目光闪过一丝异样,感的蝶儿立刻贴到紫幽的耳边,腻声哀求道,他知道紫幽会答应的,一定会。

 “你…”先是错愕地看了一眼跃跃试一脸好奇的蝶儿,紫幽稍微迟疑了一下,但最终抵抗不了蝶儿撒娇哀求的可怜目光,缓缓点了点头。“谢…”

 “我还没说完呢!”就在眼中瞬间闪过一丝寒意的蝶儿刚要腻声道谢时,突然从沙发上坐起身来的紫幽又附加了一句令蝶儿茫然不解的话。“去把灌肠器拿来。”

 “啊?我知道了。”灌肠…有趣的游戏呢…不晓得龙啸以前玩过没有…误解紫幽意思的蝶儿兴奋的爬到沙发一旁的调教工具架,将摆放在架子底下的一个灌肠器吃力地叼到沙发上,如小狗般期待地望着沙发上的紫幽。

 “转过去。”“紫幽?”“转过去,我记得你以前的最高记录是1300cc,我没有记错吧。”

 “…是。”身体猛得一颤,蝶儿明白了紫幽的意思。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蝶儿还是乖巧地转过身,将自己可爱的翘高高抬起,‮腿双‬微微分开,上身则几乎完全趴在了地上,保持这个人姿势好一会儿,也不见紫幽有什么动作,本以为紫幽只是吓吓自己而已,但毫不留情地落到紧张翘上的重重巴掌,则让蝶儿立刻反应出来自己忘记了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蝶儿该自己分开的…蝶儿错了…”极其怕痛的蝶儿慌忙用颤抖的双手死死地掰开自己可爱的翘,将股间紧张收缩的紧凑菊彻底地展在紫幽的面前,泪水已经如泉涌般滑下,好痛…真的好痛…整个翘都火辣辣的疼,虽然看不到,蝶儿也肯定现在自己的翘上一定是嫣红一片。

 “蝶儿,别忘记你的身份。”“是…蝶儿知错了…”一动也不敢动的蝶儿咬牙保持着这样人的姿势,清楚感觉到一个金属类的东西没入自己紧凑的小,然后,完全没有预兆的,大量冰凉的甘油同时冲入蝶儿的体内。

 饶是蝶儿早有准备也不本能地想逃开,但是,当蝶儿泪眼蒙蒙的目光瞥到龙啸冰冷嫉妒的苦涩神情时,蝶儿立刻死死地咬住下,双手死死抓住调教台上的高档地毯,用小努力咽下所有的冰凉甘油。

 “500cc,不漏出来,还有,前面也不准!”紫幽最终还是没有太狠心,只灌了500cc而已,只是,紫幽不但没有在蝶儿感收缩的小,还用手毫不留情地抓住蝶儿高的分身,强迫急而出的尽数堵在其中。

 平淡的声音令蝶儿只能咬牙忍住,不敢多言,只要站在调教台上,紫幽就会完全进入调教师这个角色中,不管自己怎么哀求也不会有用的,反而会受到严厉的惩罚,蝶儿很清楚一点,紫幽…毕竟是凭真实实力成为“龙之俱乐部”七大金牌调教师之一的。

 轻轻地拍了拍蝶儿颤抖的翘,紫幽示意蝶儿已经可以到龙啸那边去了,然后,紫幽便无力地闭上双眸,再次懒散地倒在沙发上,仿佛已经渐渐睡去。

 转头看了看摆明任自己怎么玩都可以的紫幽,蝶儿的心可完全没有了刚才的兴奋,天啊,粘稠冰凉的甘油在自己勉强起身的过程中肆意刺着自己感的可怜壁,500cc的量让自己的小仿佛要随时失守,还有…

 再次死死地咬了咬,蝶儿抬手摘下了自己脖子上的一条银色项链,一圈一圈地死死系在自己高的小巧分身上,最后再一闭眼,双手大力地系成一个蝴蝶结,刚刚站起的蝶儿再次无力地半跪到地上。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