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十一章
 默默望着在沙发上连挣扎都不敢的蝶儿,龙啸只感觉自己的心仿佛被火一点点地烧成灰烬,这样的调教…本该是自己独享的不是吗…而现在…“老板还有心情发呆啊。”

 “啊!”就在龙啸微微失神之际,随着一条模糊的鞭影落到自己的前,一股难以言喻的剧痛瞬间席卷了龙啸的痛觉神经,令没有丝毫准备的龙啸竟然吃痛地惨叫出声。

 而随之而来的第二鞭则被龙啸本能地抓在手中。大厅里的人本来就被向来以孤傲冷漠著名的龙啸突然的惨叫吓到,现在又看到这种场面,整个大厅不一片哗然,少数认识蝶儿的客则开始低声向旁边的朋友解释蝶儿的身份。

 当然,就在龙啸本能抓住落下的鞭子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不对劲了,立刻慌忙地把鞭子松开,一脸惊恐地望着沙发似乎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却仿若无意地别过头去的紫幽。

 “老板让紫幽生气了呢。”“闭嘴!”“哼!老板让我闭嘴,那老板不妨一直张着嘴好了。”

 眼看缓缓上前的蝶儿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下颌拉臼,龙啸只是冷冷地看了一眼行动困难的蝶儿,毫不反抗,甚至连蝶儿转到龙啸的身后,一脚将龙啸的上身踢到地上,并死死地踩住,龙啸都没有丝毫反应,任由晶莹的口水从嘴角羞地渗入地毯里,目光却无意识地飘到了紫幽的身上。

 不反抗…是吗?蝶儿冷冷一笑,毫不犹豫地将龙啸的两个手腕和两个足踝都用力地拉到臼,使得四肢无力的龙啸只能呈“大”

 字型羞地趴在地上,令自己仍有些红肿的小肆意被众人浏览评论。而因为动作过大的蝶儿则歇了好一会儿,才勉强再次拿起鞭子,站到距离龙啸的双脚一米以外的地方,然后…毫不犹豫地再次鞭起鞭落。

 “呜…”身上每多出一条深红鞭痕,龙啸的身子都不由自主地痉挛一下,无法合上的嘴只能发出模糊不清的吃痛呻,大量晶莹的津肆意地顺着嘴角缓缓出,令龙啸脸下的地方处已经一片迹。

 “铭…”站在台下的青迭看到第一鞭落下的时候便本能地皱起了眉,而到了现在,满心疑惑的青迭终于忍不住轻声喊了一下前方的炎铭,刚想问什么,却发现炎铭竟然和自己一样深深地皱起了眉。

 而台上的龙啸此时已经是第三次昏转醒了,只是这一次龙啸转醒后,却没有感觉到接二连三的剧痛,眼角的余光隐约看到半跪在调教台上的蝶儿正艰难息着,拼命地夹紧‮腿双‬。

 “很抱歉,老板,蝶儿曾经只是老板的奴隶,不像紫幽一样得到过老板的细心教导,所以完全不懂鞭打。”

 完全不懂鞭打?!龙啸淡淡地望着爬到自己身边的蝶儿,不懂?!鞭鞭都落到人体最痛觉神经最感的脆弱地带,这还叫不懂吗?“呵呵…”看着龙啸微微挑起的剑眉,蝶儿不笑了,不愧是老板,在这种时候还能保持如此清明孤傲的目光,仿若无事,不过…这个样子老板还会保持这种目光…

 淡漠地望着蝶儿角的冷笑,龙啸完全明白他下一步想要做什么,只是,当蝶儿的小手轻轻放到龙啸布满深红鞭痕的瓣上并挑逗地向间的紧张菊里滑去时,龙啸还是本能地绷紧了身体,察觉到龙啸的异常。

 蝶儿更是毫无忌讳地将两手指快速入龙啸紧凑的菊中,肆意狎玩着已经渐渐渗出壁,等到感觉手指的每一次动都会令龙啸收缩的口缓缓渗出晶莹的,蝶儿竟然毫不犹豫地将手指出,握拳重新没入龙啸已经求不满的感菊中。

 “呜…”虽然蝶儿的手天生就比较小,即使握拳进入体内也不会撑裂菊,但蝶儿的手刚刚完全没入龙啸体内,手指便自然地向龙啸体内最感的那一点寻去…突然,见满脸羞愧的龙啸身子猛得一僵,蝶儿知道,就是这里了,既然找对了地方,蝶儿立刻毫不犹豫地用三指在那感点处用力掐弄按,直到龙啸扭动着身子达到高才把满手的手拿了出来。

 “老板的好多好弄啊…”一边用手沾着龙啸下体处的地毯上的白色往龙啸鞭痕累累的背上抹去,蝶儿一边欣赏着再也无法保持冷静的龙啸羞惭难堪的羞神情。

 “老板的身子好啊…不管是谁都能让老板这么快就出来…老板的小好紧好,一定经常自吧,用什么训练自己的小呢…手指…具…还是漂亮的奴隶…”

 见趴在地上的龙啸只能轻颤着身体,口中渗出晶莹的津,却什么话都无法说出来,蝶儿不更加恶意地说道,蝶儿知道,对龙啸来说,这样的言语来的羞辱远比身体上的羞辱来得有效。

 “我想,我一个人恐怕伺候不好老板吧…毕竟…老板的身子实在是比所有的奴隶都呢…炎铭哥哥,你不介意借蝶儿几个奴隶吧…”突然抬起头,蝶儿望向还站在调教台下的炎铭,撒娇般地求道。

 “…好。”“铭?!”眼看着八个双手都被束缚在身后的俊美男奴应声上台,青迭难以置信地望着眼中出无奈目光的炎铭,随即也明白了炎铭的意思…紫幽真的对调教台上所发生的一切都不闻不问吗?恐怕紫幽把龙啸还有他们几个的反应都了然于心呢…

 看了看调教台上的一左一右两柱子,蝶儿突然抓起龙啸的右腕向柱子旁边拉去,由于龙啸的手腕已经被拉臼,蝶儿的这种拉法令无法反抗的龙啸几乎痛得昏了过去,大厅里的人也开始惊讶于蝶儿的力量,这么轻松就可以拉动一个成人…是一个柔弱少年能够办到的事情吗…

 过了一会儿,众人才发现,蝶儿已经把龙啸的四肢分别锁在两柱子上的四条铁链上,由于两柱子的距离和铁链的长度问题,龙啸被大大展开的身体已经被四条铁链强行拉成一个残忍的“工”

 型,臼的手腕足踝在如此大力的拉扯下所产生的疼痛已经令龙啸再次昏厥过去。将龙啸锁好之后,蝶儿从调教工具架上拎出一罐散发人桃香的桃红色油膏,然后,用手挖着油膏往龙啸的身上一点点地涂去,不放过任何地方,而龙啸无法合上的嘴里和渗出晶莹的贪吃小更是被特殊照顾,几乎进了近半。

 等到涂好之后,再也支持不住的蝶儿终于无力地跪到在地上,双手死死地捂住自己的下体,大口息着,当然,他还有力气说一句话。

 “你们去把老板身上的油膏全部干净!”什么?!刚刚转醒过来的龙啸一睁开双眼,就听到蝶儿的这句话,不要…不要…龙啸光是想象这些曾经自己俱乐部里的奴隶用舌头清理自己身上的每一个部分,近距离地看清楚并用舌头感觉到自己身体的每一丝望的颤动,龙啸就有种崩溃的感觉,何况…还有自己的小里也…

 不要…不要…眼看着八名下意识犹豫一下的男奴最终缓步走到自己的周围,龙啸脸色惨白地扭动着身子,但结果只不过是让四肢臼的部位痛到了极点。

 耳下,锁骨,脚趾,肩胛骨,两腋下,因无法合上而依旧滴落晶莹津的口中,还有前面的分身及两颗小球,后面的紧张菊,同一时间,龙啸全身的感带都被一个双手被束缚在身后的男奴细细地着。

 由于心中对龙啸本能的畏惧,八名男奴只是小心翼翼地食着龙啸身上散发桃花芬芳的桃红色油膏,但这种小心翼翼的动作,反而发了龙啸身体所有的感神经,令无力躲避的龙啸无意识地发出夹杂着痛苦与绝望却又因快人心魂的模糊呻

 只是…这种情况并没有持续多久…这种桃红色的油膏不但能够渗入人体肌肤发人的潜在,还能通过食用而被身体收,使食用的人在短时间内成为望的化身,尚未将龙啸身上的油膏干净的八名男奴显然已经抵抗不了这种药膏的作用。

 一个个全然没有了原先的怯懦与小心,而是拼命地贴向无法躲避的龙啸身上,在龙啸的身上又咬又,落下无数深深浅浅的羞印子,而跪在龙啸面前的男奴更是肆意着龙啸越来越感的立分身,原本一个站立的男奴也情不自地跪了下来。

 兴奋地含住右边的肿小球,拼命地着,至于后面…龙啸可以清楚感觉到一个男奴将脸深深地埋到自己羞之间,灵巧的舌头拼命地挤进自己满油膏的惑小之中,又,但温热的舌头仿佛仍不足地继续向小深处努力探入…当然…真正恐怕的还不止于此…

 当身体上的油膏被完全干净之后,无处发的男奴们都被望驱使着贴到龙啸的身体上,不但肆意将自己的舌头与龙啸的舌头大力搅动着,兴奋地咬着龙啸前的两颗红肿的珠粒,最让龙啸感到害怕的就是,徘徊在自己之间不时试探地蹭着自己饥渴收缩的人小的两条巨型男

 望着拼命扭动着身子,却根本无法逃离男奴包围的龙啸,蝶儿悄然而笑,从开始到现在,这是龙啸的眼中第一次浮动着羞辱与绝望的泪光…

 就在龙啸的第一滴羞的泪水颤抖落下之时,蝶儿终于喝退那八名男奴,缓步走到狼狈不堪的龙啸面前,轻轻龙啸耳下的深红色印子,饶有趣味地欣赏着龙啸因羞与快而无意识轻颤的感身躯。

 “怎么?不喜欢吗?那八名男奴看样子都不错啊…”冰凉的小手恶意地抓住龙啸的分身,技巧的‮弄套‬着,蝶儿冷笑望着手里的分身再一次渐渐涨大。

 “否则老板怎么会在这么短的时间了这么多次,老板一定还没尽兴对吗?否则…也不会这么快又有感觉…”

 一边恶意嘲弄着羞愧难当却避无可避的龙啸,蝶儿一边拿过刚刚准备好了的一盘纯金铃铛,只是,纯金铃铛除了过重之外,顶端则是一个小小的金环,而金环一端连着纯金铃铛,另一端则是一个呈新月状半环,如针细,两头皆尖。

 没有再用言语羞辱龙啸,蝶儿小心地把拿过的纯金铃铛在龙啸的前肿的珠粒前晃了晃,然后看着无力瑟缩的龙啸,将纯金铃铛顶端的新月环穿透龙啸前的一颗珠粒,然后,是另一颗。

 至于第三个铃铛,在龙啸惊恐的目光下,蝶儿赫然用力拉出龙啸的舌头,将第三个铃铛穿透龙啸的舌尖,眼看因剧痛而全身颤抖的龙啸将头恨恨地别了过去,带动舌尖的纯金铃铛发出一阵的清响,蝶儿媚笑着跪在了龙啸的身下,轻轻拉起龙啸依旧涨痛的优美分身,出下方隐秘感的会,然后…将手中的第三个纯金铃铛小心地穿了进去…

 等到蝶儿艰难站起身来的时候,龙啸已经因剧痛而再次失去了意识,舌尖上的纯金铃铛将龙啸的舌头大大地拉出口中,羞人地滴着晶莹的津,两颗肿深红的珠粒也被过重的纯金铃铛拉得下坠,至于会处的铃铛…虽看不出什么…鲜红的血从铃铛上下的痕迹一直没有停下过…

 ***“这么快就昏过去了…老板的身体需要更多的训练呢…”巧笑着再次拿起一端挂着一个纯金铃铛足有小指细的玻璃,蝶儿不痕迹地用身体挡住紫幽可能看见的方向,然后眼中冷芒一闪,把手中的玻璃强行入龙啸立分身顶端正渗出滴滴前列腺的颤抖铃口中…

 “蝶儿!”而能够清楚看到调教台上一切状况的炎铭和青迭脸色都变了,龙啸的道在上次的调教中受到了严重的伤害,至今没有痊愈,再度受到这样的伤害龙啸真的会…“啊…”突然,蝶儿轻呼一声,手上的玻璃猛然落地,顶端的铃铛发出清晰的脆响,而调教台下的众人也惊愕的发现,原本倚在沙发假寐的紫幽已经冷冷地站了起来,手中的长鞭正死死住蝶儿原本拿着玻璃的右手的手腕。

 “紫幽…”颤巍巍地转过头,蝶儿小心翼翼地望着看不情绪的紫幽,但随即就被大力拉扯的鞭子带倒,然后,蝶儿只感觉自己的手腕一松,然后自己柔软的玉颈就被鞭子牢牢的住,而且越越紧,由于咽喉被鞭子住,无法出声的蝶儿只能本能地用双手抓住脖子上的长鞭,艰难地息着,脸色已经渐渐变成了青白色。

 “嗖!”就在蝶儿几近窒息昏之时,紫幽已经将鞭子轻松地收回,然后再次挥出巧妙地打到蝶儿身边的玻璃上,再轻轻一卷,回手一带,叮当做响的玻璃便转眼落到了紫幽的手上。

 紫幽…望着眼角含威的紫幽冷冷地望着自己,惊恐的蝶儿连忙颤抖着身子爬到紫幽的脚下,任由肠内的甘油顺着自己的大腿肆意下,在调教台上画出奇异的图案。

 “紫幽…蝶儿知道错了!蝶儿真的知道错了!紫幽…蝶儿再也不敢了…”“把他放下…”“…是。”知道自己惹怒了紫幽,不敢多言的蝶儿忍耐着滑腻的甘油在肌肤上动的难受感觉迅速地爬到龙啸的身边,将龙啸的四肢从两柱子上的锁链上解了下来,然后乖顺地跪到一旁,小心地低着头,眼中瞬间划过一丝悔意,该死!自己之过急了!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