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十二章
 “啪!啪!啪!啪!”缓步走到瘫软在调教台上的龙啸身边,紫幽没说什么,只是一连四鞭下去,龙啸身上的四枚纯金铃铛便尽数串到了鞭子上,也许是铃铛强行离身所带来的痛感,也许是感觉到了熟悉的鞭打,昏中的龙啸竟然迷糊糊地醒了过来,舌尖渗出的咸腥令原本意识有些不清的龙啸瞬间回忆起昏前发生的一切。

 怔怔地看着居高临下望着自己的紫幽,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的龙啸慌忙地跪起身来,却又忽然想起自己的四肢仍然没有复原。“老板觉得这样满意吗?”紫幽?!“老板还想怎么样呢?”

 “…”“老板已经做到了啊!老板已经得到了我不是吗?!即使…即使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有一个女子满身是血地把我护在身下,即使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老板用指着我,即使我每天晚上都会梦到…梦到爸爸…梦到爸爸前好多的血…即使…我还是下不了手杀了老板!老板你还要我怎么样呢!还要我怎么样!你根本不明白家人对我而言意味着什么!哥哥…呵…你让我觉得自己好肮脏好恶心…好恶心…”

 眼看紫幽歇斯底里地从调教台上跌跌撞撞地跑了下去,龙啸终于明白自己到底犯了多大的错误,自己残忍地迫紫幽一个人在仇恨中窒息,一个人在噩梦中无法醒来,而自己却自私地为了自己得到谅解为了自己得到心灵的安宁而使得紫幽一次又一次地在噩梦中挣扎…

 “老板…”见紫幽精神不清地跑了调教台,青迭连忙跟了上去,而炎铭则利落地跳上调教台,奔到龙啸的身边,将迷茫发怔的龙啸的四肢和下颌的臼部位小心恢复,然后只能半跪到龙啸的身旁,不知道是否该打扰目光茫然的龙啸。

 “铭,我…是不是做错了?”“老板…”“我以为这样会让他心可以舒服些,可我却没有想过他的心情…”

 “老板…”“从头到尾都是我一相情愿对不对,我没有想过得知了真相的他要怎么面对变成他哥哥的我,我没有想过他要怎样面对杀父弑母仇人的儿子,我没有想过我对他的爱让他在仇恨与爱情之间要承受多少压力,我甚至…我甚至没有想过…

 对他而言,家人是最重要最神圣的,他根本不可能接受他自己的哥哥就是他的奴隶,我根本没有想过…呵…是我不敢想…我没有想过他是否真的原谅我…铭…我从来没有顾虑到他的心情…我这么做只是在他放弃仇恨…我在他…”

 “老板…至少…紫幽今天终于说出了他想说的话啊…”“我在他…我已经快要把他到地狱了吧…”

 “老板…”温柔地搂住颤抖的龙啸,炎铭无奈地望着第一次在自己面前出内心脆弱的老板,却不知该说些什么。嗯?!蝶儿?!当忽然想起什么的炎铭紧张地扫视了一下调教台,蝶儿果然不见了。

 先不去管他了,炎铭不再去寻觅蝶儿的踪迹,而是小心地扶住摇摇坠的龙啸,缓缓地离开俱乐部的大厅,眼看调教台下的众人自觉地分开一条路,炎铭确定…看来青迭又要牺牲掉一点他的“失忆散”了。不过,今天的调教对龙啸身体倒没有造成什么实质的伤害,虽然…心理所受到羞辱远远要比身体上的伤害更加残酷。

 当龙啸在炎铭的安抚下昏昏睡去又再次醒来,赫然发现已经过了整整4天,疑惑地望着站在边局促不安的青迭,就知道一定是给自己用了镇定剂。

 “发生…什么事了吗…”看看天色,已经是傍晚了,龙啸知道,若非有重要的事情,青迭是不会打扰自己休息的。“这个…紫幽…”“紫幽怎么了?!”眼看着身体还是有些虚弱的龙啸听到“紫幽”

 这两个字立刻紧张地起身下,青迭连忙将慌乱的龙啸小心地扶住。“他没什么,他只是去了龙天紫先生那里扫墓而已…我是怕紫幽做什么任的事,所以才…”

 “我要找他!青迭,不准跟着我。”迅速地穿到衣服,龙啸在青迭本能地跟过来之时便冷声说道,然后转身冲出了房间,惹得被丢在房间内的青迭叹息不已,唉…为什么一向冷静自若天踏下来都能顶住的龙啸只要一碰到关于紫幽的事就会变得…唉…

 老板不让跟…自己有什么办法…不过,即使老板的身体还有点虚弱,但也没有几个人能近得了老板的身。

 不到半个时辰,龙啸便开车赶到了墓地,不一会儿便找到龙天紫所在位置,只是,龙啸没有想到的是,不知跪在墓碑前多久整个身体都靠在墓碑上的紫幽的身边,赫然是从调教台上失踪的蝶儿。

 “紫幽…不要哭了…紫幽…紫幽…蝶儿也好想哭…”空旷的墓地只剩下三个人的人影,龙啸只能听到呼啸而过的夜风中,夹杂着蝶儿哀求呜咽的细碎哭声,眼中…只剩下紫幽宛若身死的木然身体。

 机械般移动着脚步,龙啸同样木然地走到紫幽的身边…缓缓跪了下去,使得蝶儿惊讶地抬起头,而紫幽仍一动不动地搂着墓碑,眼中一片空,仿若死尸…除了…连珠子般的泪水…

 “滚开拉!都是老板的错!否则紫幽才不会哭!都是老板的错!紫幽才不需要什么哥哥呢!更不想天天看到老板!蝶儿可以当紫幽的小狗,会很听话很听话,绝对不会让紫幽伤心!而老板只不过是为了自己才自私地让紫幽痛苦!老板从来都没有为紫幽着想过…”

 “闭嘴!”紫幽飘渺无力地声音令蝶儿委屈地不再多言,但当蝶儿看清转身站起的紫幽手中所握的东西后,脸色都白了。

 平静地扬起头,龙啸没有丝毫惊讶地望着对准自己眉心的冰冷口,从那柄在自己的抽屉失踪时,自己就想到这柄会到哪里去了。

 “紫幽…紫幽…别…别开玩笑…把放下…”不知为什么,看着眼前的这种场面,蝶儿竟然惊讶地发现自己丝毫没有感到半分喜悦,尤其是望着紫幽空得可怕异色双眸,化为空的悲哀与绝望更令蝶儿心疼得想哭,最后受伤的还是紫幽啊…还是紫幽啊…张了张嘴,龙啸最终没有说出任何话,冰凉的泪水从眼角不自觉地滴滴落下,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被自己到地狱的紫幽啊…紫幽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来,根本没有必要把带到这个地方来,唯一的解释就是,紫幽…是打算用那柄自杀啊…自己…到底把他到什么什么地步…自以为是的自己到底把他到什么地步啊…“不要…紫幽…不要杀人…紫幽…你会疯掉的,你会疯掉的!你爱他你爱老板啊…”望着眼前近在咫尺却仿佛身处另一个世界的紫幽和龙啸,蝶儿终于发现,自己…从来都不曾进入他们两个之间啊…无论…自己爱紫幽爱得有多深…无论多深…颤抖着抓住紫幽手上的,蝶儿跪在紫幽的面前心疼地哭求着,不要…不要…

 他承认,他好想龙啸死掉,好象紫幽的眼中能有自己,为了能留在紫幽的身边,身为调教师儿子的自己以绝食哀求父亲进入龙之俱乐部成为紫幽的宠物…可…可他一点都不想看到紫幽哭…一点都不想…

 只是,蝶儿的拉扯对仿佛失去灵魂的紫幽完全没有任何作用,眼看紫幽缓缓地…木然地…扣下扳机…龙啸只是平静地跪在紫幽的面前,心疼地望着紫幽空空的双眸…

 “不要!”在蝶儿惊恐的尖叫声下,不知从何处飞出的数条黑色人影同时冲到了龙啸与紫幽之间,转眼夺过紫幽手上的,将紫幽死死地按到墓碑之上,令反应不及的紫幽吃痛出声。

 “放手!你们是什么人?!”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察觉到异常的龙啸如幽灵般悄然卧到反地抓起掉在地上的,冰冷地指着看样子应该是首领的黑衣人,暗暗自责,该死!自己居然连这么多人躲在自己周围都没有发现,自己的警觉真是该好好训练一下了。

 只是,龙啸万万想不到的是…“影拜见新任龙主!请龙主接受‘龙之戒’!”为首的黑衣人二话不说双膝落地,用双手捧着一个首尾相接的龙型戒指恭敬地送到龙啸的面前,谦恭地垂下头。

 “你…”“前任龙主最后命令,将‘龙之戒’在其死后第七天传给长子龙啸!接收潜龙部队!一个月之后正式接任龙家家主!”

 前任龙主…龙天紫…龙啸先微微一怔,便立刻明白了怎么一回事,传说潜龙部队早就已经解散了…龙天紫…你到底还有多少件事瞒着我…

 “放开紫幽再跟我说这个!”“抱歉!在没有接收‘龙之戒’之前,您没有权利命令潜龙部队,而且,任何威胁到龙主安全的人,潜龙部队都不能放过…”“他是我的弟弟!”“请立刻接收‘龙之戒’!”“你…现在可以放人了吗!”

 “是!属下遵命!”见戴上“龙之戒”的龙啸冷冷地望着自己,影立刻吩咐手下松开动弹不得的紫幽,心中暗暗惊叹,龙主…嗯,前任龙主真是未卜先知,早就预料到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发生所以才把“龙之戒”传给龙啸吧。

 “我现在就是龙主了对吗?”“是。”“啪!”龙啸没有多说什么,只是狠狠地一巴掌扇过去,似乎早有预感的影完全不敢闪躲,硬生生地接下龙啸怒极的一巴掌,转眼间整个右颊就肿了起来,嘴角也立刻渗出骇人的血迹。

 “你们给我记住!谁再敢碰紫幽!我绝对不会让他活着看到明天的太阳!至于我是否会接任龙家家主!你们没资格过问吧…现在全部给我滚!”

 “是!”龙啸口中最后一个字刚落下,墓地里的潜龙部队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只剩下惊得全身都是冷汗的蝶儿,还有…龙啸面前无力地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的紫幽。“蝶儿,你也走吧…”

 “嗯…”低低地应了一声,近乎虚的蝶儿勉强站起身子,望着眼中都没有自己存在的两人,死死地咬了咬,转身离去,明知在这两个人的面前自己没有痛苦的资格…但难受的泪水还是忍不住地接连落下…无论如何都止不住…

 自己…到底在做什么呢…明知道紫幽的心里只有老板…两年前就知道…可自己还是不顾一切地再次回到俱乐部…对龙啸的百般羞辱无非是嫉妒…嫉妒他拥有紫幽的一切…无论是爱…还是恨…

 自己还是小孩子吗…蝶儿的身影如幽灵般消失在夜中,龙啸手中的也同时落地。望着坐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紫幽,龙啸的目光瞬息万变,最终,好象决定了什么的龙啸痴痴到望着紫幽好一会儿,才第一次暴地将无法反抗的紫幽死死地扑倒在地,如野兽般撕吻着紫幽在外的每一寸肌肤,疯狂地将紫幽身上的衣物用力撕烂丢到一旁。

 “不要…不要碰我…不要…”仿佛知道此时才完全清醒过来的紫幽近乎本能地挣扎起来,却根本徒劳无功,整个身体还是处在龙啸的控制之下,身上的衣服也几乎全部被龙啸扯去,使得纤细柔媚的人完全地暴在空气中。

 不知因滑过暴肌肤的冰凉夜风,还是龙啸陌生的暴与绝望…又或者是因为已经滑到自己‮腿双‬间甚至…强行没入自己体内的狂手指…紫幽终于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却…低声的哭泣起来,全身都在微微发抖,双手无力地抓着身下的冰凉泥土…自己…又弄哭他了吗…

 怔怔地望着在自己的身下瑟瑟发抖软弱哭泣的赤少年,龙啸的泪水同时一涌而出,自己为什么弄让他哭…为什么弄会伤到他…为什么…

 自己…最终还是对他无可奈何啊…安抚地吻了吻哭得近乎要昏厥过去的紫幽,龙啸的角划出一个无奈而绝望的苦笑,本往紫幽体内继续探去的手指也缓缓出,转到前方优美微的分身之上,极具技巧地‮弄套‬着,然后大大地分开‮腿双‬,艰难地坐了下去。

 像往常一样,不顾自己的感受只为取悦紫幽只为紫幽的舒服地含入拔起,听着紫幽夹杂着哽咽的呻,龙啸只是拼命地吻着身下的紫幽的每一寸肌肤…泪水也几乎落到紫幽的每一寸肌肤上…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