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十三章
 不知道发了多少次,也不知道经过了多长时间,龙啸终于无力地伏到紫幽的身上,早已麻痹的‮腿双‬根本无法合上,只能依旧地大大打开,任由红白相间的狼狈下体肆意地暴于夜风之中。

 木然地躺在龙啸的身下,清楚地感觉到温热的泪水落在自己的前,也清楚地感觉到龙啸死死搂住自己的双臂正在微微颤抖着,紫幽迷茫地望着夜空…好黑啊…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爸爸看不到吧…自己…和哥哥合的恶心场面…

 好肮脏,爸爸…不要看到…好凉…是什么…下雨拉…雨水可以冲走所有的痕迹吗…可以吗…可以吗…不知又过了多久,龙啸终于艰难地爬起身来,漉漉的滴水黑发紧紧地贴在前额上,也将龙啸的目光隐藏其下。

 沉默地穿好衣服,龙啸将一旁尚未透的黑色风衣小心地裹住紫幽纤细的身躯,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任由自己的泪水在雨水的稀释中…冲淡所有的不舍与绝望…

 “我放了你,我给你自由,我再也不会再出现在你面前…你可以去过你想过的生活,你可以去爱任何你想爱的人…我…不会着你…不会再让你为难…不会再让哭…不会再让你痛苦…不会…我不会再爱你…不会再让你背负着兄弟恋的罪恶感…我…不会再爱你…我不会再爱你…不会再爱你…”不…不会了吗…依旧迷茫地望着空的夜空…感觉着龙啸的气息离自己越来越远…紫幽猛然爬起扑到龙天紫的墓碑前…泪水肆意地从眼角划落…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痛…心好痛…爸…您怎么可以丢下幽儿不管…您让幽儿怎么办…幽儿的心好痛…幽儿的心真的好痛…幽儿好象扑到您的怀里…幽儿好想您…幽儿真的好想您…***

 凌晨4点,天色正处于似亮未亮的灰暗状态,整个俱乐部都因龙啸的异常而显得分外诡秘压抑。

 “铭…我们…要不要进去看看啊…”通过小小的门,青迭可以清楚地看到从晚上10点多就单独回到俱乐部的龙啸茫然地站在窗口,一接一着烟,满屋子的刺鼻烟味令本探进头来的青迭立刻缩回头来,转身小心翼翼地问站在自己身后同样皱眉不已的炎铭。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也没有人知道紫幽为什么没有回来,更没有人知道龙啸和紫幽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龙啸回来之后的第一句话就是“准备选出一个调教师接任紫幽的位置”然后…就回到屋里…整个人都仿佛被去了灵魂…没有一丝生气…“老板!老板!”

 “小点声!不要吵到老板!”一个娇小的少年突然慌慌张张地跑了楼上,难以置信的焦急声音令炎铭不下意识地呵斥道,不是叫他们都不要来打扰老板吗!“是…是…”娇小的少年看样子跑得太急了,竟然累得上气不接下气。

 “可是…门外…”“门外怎么了?”“紫幽他…”什么?!就一时反应不过来的炎铭和青迭面面相觑,思索到底发生什么事的时候,房门已经被从里面大力的推开,下一秒中屋子里的龙啸已经如幽灵般闪出转眼跳到了楼下的大厅里,使得身后的炎铭和青迭也没有时间去想多余的事情,只能立刻紧紧地跟了下去,心中不暗叹…果然…一听到紫幽这两个字…

 当龙啸到达大厅之后,立刻明白过来为什么整个大厅里的人的神色都僵硬无比,因为…大门不知什么原因向两边大大敞开,外面的凄冷风雨肆意侵入大厅里,而门外,却隐约晃动着两条模糊不清却依稀可见的熟悉身影…

 龙天紫…还有…龙岚…不对,应该万俟幽幽…就在龙啸刚刚看清楚门外的两条身影时,龙天紫和万俟幽幽的身影已经悄然在风雨中是逝去…仿佛刚才的一切不过一场幻觉…

 龙啸却隐约感觉到…龙天紫最后的目光中似乎带着一丝淡淡的责备…不过…也许刚才的两条模糊身影是幻觉,但此时,全身都裹在龙啸已经完全透的黑色风衣里,脸色已经冻得发青的颤抖紫幽却不可能是幻觉!

 龙啸怔怔地望着吃力地扬起头来的紫幽,想遵守诺言转身离去不再让他看见,却无论如何都移动不了脚步,混乱一片的脑海中…仿佛隐隐感觉到…自己似乎又做错了什么事…

 整个大厅里的人都难以置信地望着倒在门外全身都沾满泥水如同被主人丢掉的无家可归的犬一般的紫幽,谁也说不出话来。

 “老板…”挣扎了好一会儿才无力地爬起的紫幽连起身子都做不到,只能虚般跪伏在地上,用颤抖地手肘勉强支撑住地面,使得自己能够艰难地抬起头来。紫…紫幽…近乎本能地,龙啸竟然无意识地回退了一步…脸色惨白得可怕…

 是…自己吗…是自己把他变成这个样子吗…自己…又做错了吗…全身微颤的龙啸无神地望着艰难爬到自己的脚下,无力地抓住自己脚的紫幽…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老板…我可以回来吗?我没有地方去,外面那些人好可怕…好脏…没有脸…也没有影子…我好怕…好饿…好冷…老板…求求你…我可以留下来吗…”

 冰凉的泪水令紫幽的眼角滑落的瞬间,龙啸的整个人都呆滞了,天啊,自己做了什么,自己…居然把他一个人丢在了墓地…自己明知道他因为身体的关系从来都没有一个人生活过,从来没有上过学,除了家和俱乐部他根本无处可去,而现在家也没有了,自己…自己居然…他根本无处可去啊!他只能活在这里!

 “龙之俱乐部”是他生活中的全部,除了这里…他能去哪里呢…而自己…又做了什么…“老板…我可以留下吗…我以后不会任了…不会让老板生气了…我会乖乖的…我…”

 “老…老板…”虽然知道这个时候打扰到老板不太好,但瞅着渐渐走近俱乐部的诡异身影,心里发的青迭还是忍不住小声开口。

 全身都是血迹…凌乱的黑发混合着雨水和血水贴在模糊的脸上…破烂的衣服早已看不出本来面目…全身都散发着极度危险神秘的异常气息…天啊…怎么都感觉不是正常人…

 只是,青迭的话带来的结果就是,终于清醒过来的龙啸颤抖地跪在地上,将满脸泪水全身发抖的紫幽紧紧地搂在怀里,搂得紧紧的…“对不起…对不起…我不该把你留在墓地的…对…”

 “老板!你说什么!你把紫幽留在墓地!老板!你疯了!”眼见全身是血的怪人一点点接近俱乐部,青迭的精神越绷越紧,其他人也都心里发寒的时候,怪人已经一个箭步冲到龙啸的身边,随手拔开自己脸上的发,第一次不顾身份地向龙啸大吼,而此时,俱乐部里人也都惊愕地发现,这个怪人不就是几天都不在俱乐部的橙风嘛!

 “橙风!”“炎铭!这次你不能帮老板说话!”见炎铭警告嘴,要自己别再说刺龙啸的话,橙风却第一次把这种警告置若罔闻,依旧朝龙啸愤怒地大吼。“老板!‘百鬼夜行’之夜你把紫幽一个人丢在墓地!老板!你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百鬼夜行”这四个字令抱着紫幽的龙啸全身都僵直了“百鬼夜行”…自己…自己在“百鬼夜行”把他一个人丢在了…气最重的墓地…

 自己…简直不敢想象紫幽在这个晚上都看到了什么,都经历过什么…“等等!什么‘百鬼夜行’?”听快被龙啸气疯了的橙风一连串的莫名的话,青迭不皱眉问道。

 “就是…老板?!你不会是忘记了告诉他们最近可能会出现‘百鬼夜行’的事吧?!”先是微微愣住,随即橙风怀疑地望着眼中完全没有自己存在的龙啸,不会吧…老板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事给忘记了吧…

 一言不发地抱起瑟缩着依偎在自己怀里的紫幽,脸色冰冷的龙啸起身回到自己的屋子,把怀里的紫幽小心翼翼地放到上,然后温柔地拉起紫幽身上的黑色风衣。

 不过,紫幽本能地抓紧风衣向后退去惊怯动作令龙啸的目光猛得一颤,难以言喻的苦涩瞬间纠疼了自己的心。“乖,让我给你擦干身子,否则会着凉的…我不会做别的事…我保证…”“脏…”

 颤抖着身子的紫幽不但没有乖乖地让拿着干巾的龙啸碰自己,反而更加惊恐的向后退去,低低的一个字却几乎要把龙啸的全部精神瞬间击溃。他…闲自己脏…

 “老板…”龙啸苦涩的泪水再也无法掩饰,无力地低落在上,绝望的感觉更甚。但是…由于龙啸无声的哭泣,退到远处的紫幽下意识地颤了颤身体,然后…

 小心翼翼地爬了过来,抓住风衣的手也无意识地放松了一点,无意中出锁骨上的暗紫大块淤痕令龙啸瞬间大惊,再也顾不得紫幽无力的挣扎抗拒,一把将紫幽身上的黑色风衣扯落在地,随即,龙啸如木偶般僵在当场。

 原本那么柔美纤细的身躯…原本那么完美无暇的‮体玉‬…此时却纵横错布满了无数大大小小的咬痕抓痕掐痕…不用多想,任何人都知道这是被轮暴过残酷痕迹。

 “…脏…不要看…好脏…”“紫幽…”“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滚开!不要抓我…不要…好疼…不要…”“紫幽!不要这样!”

 “不要…不要碰我…呜…不要…”眼看完全沉浸到刚刚经历不久的残酷情形中的紫幽无力地昏过去,龙啸尚未说话,已经跟到屋外的青迭和橙风已经同时闯了进来。

 “老板!紫幽因为…因为和大多物…合过…所以现在现在体内气过重!我必须要立刻给他驱除气,否则以紫幽的身子撑不了多久的!”

 “老板!立刻把紫幽送到我的医务室!橙风!你跟我到医务室去给紫幽驱除气!老板!紫幽身体里的子弹…”“你说什么?!”

 “子弹”这两个字令龙啸瞬间睁大了眼睛,子弹?什么意思?“老板…您真的不知道?紫幽的左里有两颗十五年前的子弹,因为紧贴心脏,而且这么年来已经和身体长在了一起,所以很难取出来…紫幽一旦情绪过于激动就会引起心跳速度异常,也就会使子弹经过摩擦而更加贴紧心脏一点…危险也就越大一点!”

 “为什么你以前没有告诉我?!”“…我以为老板知道,才让我给紫幽检查身体的啊。”心中暗自思索了好一会儿,青迭还是决定,不告诉龙啸十五年前紫幽之所以没动手术的真正原因。

 眼看青迭将紫幽小心地抱到医务室,橙风也随之离去,龙啸的整个精神状态都处于崩溃的状态,龙天紫!他居然骗自己说子弹早就取出来!龙天紫!你到底还瞒了我多少事…还瞒了我多少事!

 由于龙啸的房门大开,匆匆赶来的炎铭和刚刚处理好一些状况的蓝雳望着屋里一拳一拳砸在墙壁上已经满手鲜血的龙啸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办才好,虽然心疼龙啸的自,却也知道这一次龙啸把紫幽伤得有多重。

 尽管知道这个时候不该雪上加霜,但炎铭还是觉得龙啸有权知道紫幽现在的身体状况。“老板!青迭告诉现在紫幽的身体状况已经差到了极点,必须强行动手术,摘除子弹,成功率只有…不到1%…”

 “你说什么?”“青迭的意思是,紫幽能活着下手术台的几率不到1%!”“青迭!他竟敢…”“如果现在不动手术,紫幽能活下来的几率是0。”

 炎铭清冷严肃的声音成功地阻止了本能要要制止手术进行的龙啸,眼看龙啸失魂落魄地坐到了上,炎铭转身离去,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老板必须要有这个心理准备…

 知道眼前这种状况谁都管不了,一切只能看天意,蓝雳也只能小心地关上门,悄然退去,什么也没有说,或者说,现在说什么都没有意义…身后的房间,传出仿佛受伤的野兽无力挣扎的绝望惨叫声…

 手术时间进行了整整9个时辰,精神过于紧张的青迭出来之后只留下了一句话就再也支撑不住身子而沉沉地昏睡了过去,而这一句话就足令俱乐部里的所有人都傻眼。

 “子弹只能取出一颗,如果紫幽在48小时之内能醒过来,心脏没有问题,那么…暂时就不会有事,否则…”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