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十四章
 而就在炎铭吩咐蓝雳从青迭回去休息,而自己则去通知龙啸这个消息的时候,谁都没有发现一直在旁相陪的橙风…似乎因为感觉到了什么而出一丝淡淡的微笑…自己该回去睡个好觉了…反正看样子也不会出什么事…真是麻烦,搞定“百鬼夜行”之后自己就一直留守在手术室外,一刻都没有休息…不过,似乎所有人都忽略掉了一件事,青迭说的不会有事只是暂时,这个暂时是多久可值得考究了…

 当然,这个问题是小事,大事就是…紫幽整整昏了一天一夜连一点要苏醒的意思都没有,心跳一直处于接近直线的状态,使得听到消息之后就一直守在在紫幽边的龙啸在短短的时间内憔悴得仿佛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仿佛一下子苍老了数十岁,整个人都沉默了,除了偶尔目光落到病上的紫幽身上时,其它时间龙啸就仿佛是一个没有意识的木偶。

 而紫幽…一直没有好转的迹象…依旧濒临死亡…“幽儿…幽儿…醒醒…别睡了…”温柔而熟悉的呼唤声令紫幽的意识开始产生一丝淡淡的清明,但身体却仿佛被支解般没有任何感觉,无法动弹一下,什么都看不到,也发不出什么声音,只能听到飘忽温柔的神秘声音。

 爸…爸…是你吗…无法开口的紫幽只能在心中颤抖地求证着声音的主人。“别哭了…幽儿,我知道你受委屈了…”爸…

 “幽儿…听爸爸的话,别再这么折磨阿啸,也别再这么折磨自己了,好吗…我知道你没有办法对发生过的一切全然忘记,我也知道幽儿的心里一样很苦,我知道…”忘记…自己要如何忘记那些曾经发生在自己眼前的一切啊…“听爸爸的话,好吗,如果无法忘记,就不要忘记,就去接受阿啸的所有身份,哥哥…凶手…老板…奴隶…去接受阿啸一切身体,也去坚强地面对曾经发生的一切,时间…会把一切都冲淡了的…”

 接受…自己…可以接受吗…“幽儿,不要再怪阿啸了,如果真的追究起来,一切都是我的错,如果我当初没有爱得那么自私,如果我当初没有让你和阿啸见面,如果…我能早一点去墓地救你…事情也不会发展到现在这个地步…”

 不、不是的,不是爸爸的错!不是的…不是的…感觉到自己的头发被温柔的大手轻轻理顺,紫幽的泪水再一次不自觉地了下来。爸…爸…让我去找你好不好,爸,我不要一个人活着…我不要…爸…求你了…让我去找你…

 “幽儿…你真的不管阿啸了吗?快点醒过来,看清楚阿啸现在在做什么…最苦最痛的人…一直都是阿啸啊…一直都是啊…还有,别再任了,听青迭的话,然后…好好地活下去…”

 爸…茫然地睁开发涩的双眸,紫幽无神地望着洁白得令人恐惧的天花板,直到听到屋子里低的说话声也吃力地偏过头,望向屋子中央,待看清站在屋子中央的龙啸在做什么之后,紫幽近乎本能地睁大了双眼,震惊得连阻止的话都来不及说出口。

 冰冷雪亮的手术刀在紫幽不敢置信地目光中缓缓地没入了龙啸左臂的肌肤内,然后轻轻往左边一,立刻出一个血如涌的深狭伤口,而青迭一手固定中手术刀的位置,另一只手小心地拿起托盘中的那颗…

 曾在紫幽的心口存在了整整15年的子弹,迟疑地放入了龙啸左臂的伤口中,随即立刻手法熟练利落地将伤口合,不一会儿就剩下一个依旧缓缓渗出鲜红若食指长短的合处,而坚决不用麻药的龙啸整个人都在忍痛轻颤着,同一直全神贯注的青迭竟完全没有发觉紫幽的苏醒。

 “老板…这又何必呢…”“是我的错,我凭什么让他忘记那么残酷的记忆,连我自己都无法忘记的残酷记忆,我居然强迫他去忘记…我…”

 “老板…”“青迭…我没事,我只是想让自己记得更清楚一些而已,这个子弹会让我记住我对他做过的一切…放心,我不会自尽才乞求他的原谅的,我…没有死的资格,在记忆中痛苦是比死更加适合的对我的惩罚,不是吗…你知道吗…即使是在昏睡中…他还在哭…他还在哭啊…”苦苦一笑,龙啸摇晃着身子在青迭担心地目光下缓缓转过身去,只是,尚未往紫幽的方向走去,龙啸便看到不知什么时候苏醒过来的紫幽…眼角依旧是泪…

 眼中一丝本能的惊惧下意识地闪过,龙啸僵直了数秒中,才浮现出一丝勉强卑微的笑容,端起青迭早以准备好的一碗中药小心翼翼地靠了过去,这种特制的重要不但会暂时缓缓心脏的负担,还能多少驱除些体内尚未完全驱除的少量气。

 龙啸一手端着药,一手则轻柔小心地将紫幽的上身扶起,口被牵动的肌所产生的疼痛令紫幽下意识地皱起了眉,口中发出一丝细微的呻,而这小小的动作却龙啸瞬间僵直,脸色一片惨白。

 “对不起对不起…我不会碰你了…只要你把药喝完我就走…”“…”“让我再在这里呆一会儿,求你…一会儿就好,等你喝完药,我保证不会再让你看到我…我会滚得远远的,永远不会出现在你的视线了…永远不会了…”

 望着仿佛做了十恶不赦的事情一般拼命哀求自己的龙啸,紫幽一时说不出话来,嗓子好象被什么东西堵住一般,难受得想掉眼泪。而久久得不到回应的龙啸终于虚般停止了自己的声音,眼底浮现出一片绝望的灰暗,连…连一会儿都不行吗…

 过了数秒中,勉强忍住即将夺眶而出的泪水,再次浮现出比哭还让人难受的勉强微笑的龙啸颤抖着声音强行保持镇定说道。“我知道了,我现在就滚,我…我真的可以不再爱你了…我不会再出现在你的视线里…我…”

 “啪!”因龙啸的这句话莫名狂怒的紫幽用尽全身力气一把打掉龙啸手上的药碗,任由龙啸雪白的衬衫上一片滚烫的棕色水迹,几声清晰的脆响,药碗最终还是滚到了墙角裂成了数片。

 “你说什么?!”“…我…”“谁准你不爱我的?!”仿佛被触动了逆鳞的卧龙,脸色依旧苍白的紫幽因怒气而散发着一股不可思议的惊人魅力,也让反应过来的龙啸再也顾不得什么,立刻紧紧地搂住心跳狂的紫幽,脸色紧张到了极点。

 “不要!不要生气!你要我怎么样都可以!青迭说你不可以生气!不要…我不想惹你生气…”

 “怎么?!你要把一切都推得一干二净吗?!你休想!这是你欠了我的!是你对不起我!只能我不爱你!你不准不爱我!你凭什么自做主张!你凭什么不爱我!不管我爱不爱你!你都要爱我!这是你欠我的!你欠我的!”

 没错…这是他欠自己的…他休想逃…紫幽…足足花了数分钟龙啸才完全消化了紫幽话中的含义,紧紧地搂住自己怀里以为再也不会拥有的虚弱小人儿,龙啸的脸上再次挂满脆弱的泪水…自己…自己真的以为再也不可能了啊…“是…是我欠你…不管你爱不爱我,我都会一直一直爱你…一直爱你…紫幽…”“那么,紫幽,你该听我的话做那个手术了吧!如果你早听我的话也不会差点…”

 “我不要!”瞪着嘴进来一脸严肃的青迭,紫幽的整个身体都本能地往龙啸怀里躲去,开什么玩笑!自己就算死都不要做那个手术!就算是爸爸要自己听青迭话也不行!自己绝对不做那个手术!绝对不要!自己宁愿死!

 不要…自己才不要…“青迭!不要他!他不想做就算了,现在他不是已经好了吗…”最见不得紫幽害怕的龙啸下意识地皱起了眉,不悦望着明显是不只过紫幽一次的青迭,他不想做就不做!“老板!如果紫幽再不接受人工心脏!恐怕连10天都活不过去!”

 青迭已经快被龙啸对紫幽近乎盲目的宠溺纵容给气疯了,要不是当初紫幽说什么都不准自己告诉龙啸,要不是当初自己一时心软没有他做手术,紫幽的身体状况也不会到了这种地步。

 “紫幽!”蕴涵暴怒的低沉吼声令紫幽本能地瑟缩了一下,不敢看龙啸此时的恐怖表情,虽然…自己才是主人,但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时候,紫幽还是知道自己该怎么做的,暂时…还是不要惹龙啸比较好…“为什么不做手术?!”“…我就不做。”将头靠在龙啸的怀里,紫幽近乎贪婪地听着龙啸因愤怒担心再加上紧张的急促心跳,小小地嘟囔了一句,早知道就不这么快原谅他了,看吧,自己刚刚原谅他,他就拿出老板的身份凶自己…

 “说话!”没有听到紫幽的小声嘟囔,误以为紫幽不敢答腔的龙啸更是愤怒到了极点,他…他怎么可以…他怎么可以这么不在乎生死!他难道不曾想过自己到底多担心他吗?他怎么可以一点都不顾自己的心疼…他怎么可以…

 “我…”被微微吓到的紫幽知道,这次龙啸真的被自己惹火了,而且是火到了极点,否则一直对自己百依百顺心存悔恨的龙啸无论如何都不会这么跟自己说话,不过…自己是绝对绝对不要做那个手术的!死都不要!

 就在紫幽委屈地抬起头,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房间内变得一片漆黑,仿若陷入虚无之中。“全市大停电,现在正在启动俱乐部的小型发电机,请各位不要慌张,只要等几分钟就好!”本能得搂紧紫幽的龙啸刚想出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就听到房间内的通话器里传出炎铭安抚的通知。

 “不要碰我…”什么?!紫幽似乎压抑着什么的惊恐声音令龙啸的心瞬间痛到了极点,还是…还是不想让自己碰吗…

 “滚开!不要碰我!不要碰我!老板…老板…不要走…我不要呆在这里…老板…让它们走开啊!不要让它们碰我!不要…”

 “紫幽!别这样!”终于反应过来紫幽并不是讨厌自己的龙啸立刻紧紧地搂住怀里再次沉浸在那个噩梦中的挣扎少年,温柔地吻着紫幽的软发…然后是脸…再然后是因惊恐而哆嗦个不停的冰冷朱

 “我是老板…我没有走…是我…是我…现在搂着你的人是我…不是那些东西…求求你…不要再想起那时候的事…求你…不要…不要害怕我…相信我…相信我…”

 仿佛带着不可思议的哀求声音令挣扎中的紫幽终于渐渐安静了下来,似乎直到此时才完全恢复了意识,开始明白这个温柔得吻着自己仿佛是吻着最疼爱的宝贝一般的熟悉男子是谁。

 “老板…又哭了…”龙啸声音中的哽咽瞒不了紫幽,断断续续落到紫幽锁骨上的温热体更瞒不过紫幽,紫幽小心翼翼地伸手摸索着龙啸漉漉的熟悉面孔,莫名的心痛让紫幽的泪水也不住地落了下来…落到龙啸左臂尚未愈合的合处中…

 “做那个手术…好不好…我不想你,我求你…我求你做那个手术…你不可以死!不可以!”

 一把抓住紫幽的手腕,龙啸轻柔地含住紫幽的指尖,一点一点地着,卑微的哀求声音加上讨好的挑逗动作,令黑暗中的紫幽竟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火…

 反手抓住龙啸的左臂,欺身跪起转而将来不及反应的龙啸牢牢地在身下的紫幽只感觉龙啸的身体微微发颤,以为龙啸和自己一样兴奋起来,根本看不到脸色惨白的龙啸咬紧牙关不肯呻出声的忍耐神情,全身都因紫幽的指甲扣进左臂的合处而轻颤个不停。

 “那么…一个没有心的紫幽你还会爱吗…老板…你会爱一个连心都没有的紫幽吗…”好在紫幽只是紧紧地在龙啸的身上,没有做其它的事,就在忍痛轻颤的龙啸刚想勉强装出动情的样子,准备不顾疼痛地来取悦紫幽。

 耳边就传来颤抖绝望的恐惧声音…龙啸甚至怀疑此时这个说话的人根本不是紫幽,紫幽…怎么会用这么绝望恐惧的声音和自己说话…怎么会害怕自己不爱他…他害怕自己不再爱他…这…就是他不肯接受手术的理由吗…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