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调教老板 下章
第二十五章 被征服(全书完)
 “够了!”翻身将颤抖的紫幽锁在身下,龙啸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本口而出的吼声也因身下传来的细微哭声而一个字都发不出来。

 就因为这个该死的荒谬怀疑而不肯动手术吗,就因为不相信自己而宁愿死吗…自己…自己真的这么不值得他相信吗…自己…自己到底该拿他怎么办…

 “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不是因为愧疚不是因为歉意…从我看见你的第一眼还不知道你的身份时开始,我就知道我要你!就算你那时没有来找我!我也会去找你!

 就算绑架也要把你绑来我身边,我知道这有多荒谬,我知道…我知道的…你明白吗?不管你变成怎么样,不管你是否恨我是否讨厌我,不管你有没有爱过我,我都不会对你放手!你懂了吗…你懂了吗…我…真的真的好爱你…”真的…真的好爱…爱得心都碎了啊…终于把什么都说出来的龙啸无力地将头靠在紫幽的怀里,任由从眼角滑落的泪水缓缓地落到紫幽的肌肤上,他…他还不懂吗…他认为自己仅仅是因为愧疚就心甘情愿地跪在他面前吗…他真的一直都这么认为吗…

 “我们结婚吧…”“什么…”“我想在做那个手术前和老板结婚,现在就去…”“现、现在…”“…老板不想吗?那就…那就算了…”误以为被这句话震昏头脑的龙啸根本不想结婚,咬牙不让自己绝望地哭出声的紫幽勉强将头偏了过去,双手死死地抓住身下的单。

 “不…不是…我当然想当然想,现在就现在…随你喜欢…”突然而来的不敢置信的狂喜瞬间充斥了龙啸脑海中的每一条神经,没错,他真的不想…因为…他不敢想啊…结婚…一直都是他连想都不敢想的奢望啊…拼命地吻着身下破涕而笑的紫幽,满脸泪水的龙啸根本没有注意到已经来电了,也没有注意到炎铭、橙风、金阎、蓝雳还有青迭五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门外,一副想要进来说话却又知道打断人家恩爱是世界上最不道德的事情而犹豫不决。

 “炎铭!去找一个教堂,还要神父…还要准备戒指,我要结婚!”“和、和谁?”一时没反应过来的橙风呆呆地问了一句,就立刻糟来周围三人的白眼,这还用问,而虽然惊愕却立刻恢复正常的炎铭则仍然有点不敢相信的问道,语气和龙啸当时的语气一模一样。

 “现、现在?”“对!”龙啸迅速地跪起身来,搂住还很虚弱的紫幽,缓缓地坐到了边。“不要去教堂,我…要去爸爸那儿…”

 “好!”虽然因为紫幽对那个时候的记忆而微感不安,龙啸还是毫不犹豫地答应,随便到哪里都可以,何况有橙风在,也不会出事。

 站在门口的五个刚刚从惊讶中清醒过来的可怜属下能说什么,当然是立刻去准备,三更半夜也没办法…事关老板的终身幸福啊…而且天大地大老板最大,老板可是衣食父母,想要以后有好日子过,还是好好准备得好。

 所以,等龙啸和紫幽到达墓地之后,已经看到一个脸色不太好的年迈神父正乖乖地站在龙天紫的墓碑旁边,没有哪个神父三更半夜在被人用指着头的威胁下从被窝爬起来还能脸色好的,而且…还是在墓地…而且…还是两个男人…

 本市最出名最博爱也最倒霉的神父已经快哭了…这是什么和什么啊…虽然…这两个男得都俊美得…不像个人…在墓地结婚?!难道他们是…

 就在神父因胡思想而猛冒冷汗的时候,龙啸已经温柔地扶着身体有些虚软的紫幽小心地跪在了墓碑前,然后将自己外套轻轻地披到紫幽的身上,才在紫幽的身边平静地跪了下来,身后是炎铭等人。

 “神父,可以开始了…”抬头看了一眼仍不在状态上的神父,龙啸的目光瞬间冷得令人心寒,谁敢搞砸现在的婚礼,他就让那个人连死都不知道怎么死!“是…是…”

 一头冷汗的神父颤巍巍地望着看了自己一眼就立刻低头伸手搂住旁边少年纤细身温柔安抚的高大男子,额上冷汗更多了。

 “请、请问,你爱…你爱…”好不容易终于鼓起勇气的神父刚想速战速决,言语一切从简,却第一句话就感觉感觉不对,这个…能说子吗…两个都是男的啊…不悦地皱了皱眉,龙啸简直怀疑这个神父是怎么成为全市最出名的神父的。与其这样浪费时间,不如自己来说好了,紫幽的身体根本不能坚持多久的。

 “爸…”龙啸轻轻吐出的一个字令紫幽的身体本能一颤,脸色也一白,靠在龙啸的身上,紫幽缓缓低下头去,直到自己的手被龙啸的大手轻轻地握住,令人安心的温度让紫幽先是一怔,随即莫名地松了口气,终于鼓起勇气抬起头来。

 “我爱他,不是因为愧疚,不是因为血缘,我真的爱他,我会照顾他,不会让他受委屈,不会惹他生气,不会让他遭遇危险,不会…不会把他一个人丢下…我发誓,我会永远照顾他…永远陪在他身边…生死相随…”

 就在那个神父因龙啸口中全然不对的结婚誓言而满头雾水之时,龙啸已经拿过炎铭准备好的一对精致戒指,先是把其中一枚戴在自己的手上,然后,温柔拉过已经无力地倒在自己怀里的紫幽的手,把戒指小心翼翼戴了上去。

 再然后…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泪水再一次不住滑出眼眶的紫幽缓缓地闭上了双眸,颤抖的冰划出幸福的弧度,任由熟悉的温热缓缓地贴了上去,温柔而霸道地掠取着自己口中的津

 一直站在二人身后的炎铭几人相视而笑,而青迭和金阎的笑容却明显似乎多了些什么…这样就好了不是吗,至于紫幽当初之所以没能及时动手术的真正原因和老板的真正身世…又何必让他们知道呢…

 “老板…”“叫我啸…”不忍看到紫幽呼吸困难的痛苦神态,虽然万般不舍,龙啸还是很快便放过了紫幽微微红肿的人香,温柔地望着怀里似乎想说什么的紫幽。

 “呵…习惯了嘛,老板后悔娶我吗?”“娶…是你娶我才对吧…”龙啸的角划出一丝暧昧的弧度,应该是自己嫁给他吧…搞不清楚状况的小东西…

 “…对哦,是我娶你…老板…不,不是,啸…我想在这里单独静一静,你们先走吧。难得有点羞涩地笑了笑,脸色愈加苍白的紫幽小声说道,努力不让龙啸看到有什么异常。

 “不准。”简简单单却让紫幽一时愣住的两个字从龙啸的口出毫不迟疑地发了出来,没有解释什么,龙啸抱起已经无力站立的紫幽缓步往车的方向走去,自己…

 自己怎么可能猜不出自己这个任的主人在想些什么…从他说要结婚的那一刻开始,他就决定绝对不会做手术,而要死在这里吧…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就和自己妥协答应要做手术呢…

 “老板…”怔怔地望着脸色阴沉的龙啸,紫幽不知道龙啸怎么了,不会…他不会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了吧…“要么乖乖地接受手术,要么让青迭强行给你动手术,你可以选…”什、什么?!过了数秒钟才明白过来龙啸的意思。

 “你威胁我?!”“对!”第一次出强硬态度的龙啸令紫幽一时有点接受不了,威胁…虽说上为了让自己做手术…可…可…居然威胁自己…可恶!“你…”“请等一下!”突然从后面冲上前的青迭一下子打断了紫幽的话,一脸兴奋的神情,刚才…刚才我姐姐打电话来了…我一直以为我姐姐已经死了…”见龙啸和紫幽同时莫名其妙的望着自己,青迭也开始发觉自己似乎跑题了。

 “我姐姐一向在世界各地旅行,研究世界上各个地方的不同医术,如果我和他一起给紫幽做手术,一定可以取出第二颗子弹的,这样就不用给紫幽换人工心脏了…相信我…一定可以的…老板…你怎么了?”

 眼看着惊喜之后就立刻表情怪异的两人,莫名其妙的青迭开始努力思索自己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老板刚才威胁我。”过了好一会儿,紫幽才闷闷地出声。“…没有…”

 “老板刚刚亲口承认,他们都听到的。”不悦的紫幽刚刚往炎铭几个身上看去,就发现不知什么时候这几个人同时在看星星,仿佛根本看不到自己,老板最大,谁有胆子指正自己的衣食父母啊…“不管!老板就是威胁我!我要…”

 “我期待着主人您的惩罚呢…”轻轻低下头,龙啸温柔地咬了咬紫幽的耳朵,近乎惑的魂声音反而令紫幽的脸瞬间红透,可爱得让龙啸差点把持不住。

 “我…我会让你一个月都站不起来…我发誓…”瞪着恶作剧成功般注视着自己羞红双颊的龙啸,紫幽咬牙发誓道,感觉龙啸的身体本能一颤,紫幽才微微有些足。

 “那么我的主人打算怎么惩罚我呢…”“不告诉你!”“可不可以轻一点,一个星期就好了嘛。”

 “不好!”…听着龙啸含宠溺的可怜求饶声,跟在后面的炎铭几人不苦笑不已,他们可清楚得很,紫幽绝对不是在说笑,他…真的会说到做到到的…一定…是一次痛苦而甜蜜的惩罚吧…“等等,橙风!那个神父呢?”

 “放心我让人把他送回家了…”“人?”“呵呵…你们就当他是被人送回去的嘛…”…“龙之集团”

 总部大楼的最高总裁办公室办公室内,一袭清休闲装的紫幽懒散地坐在豪华典雅的黑色办公桌上,悠然地望着坐在自己面前的宽大皮椅上,衣服被大大拉到两旁,出两颗人珠粒的颤抖龙啸。

 “求…求你…”泪眼盈盈地仰望着坐在办公桌上的紫幽,双手死死抓住皮椅两旁扶手的龙啸终于忍不住颤声求道,俊美异常的人容颜隐约返着情动的媚态,愈显的情目光使得龙啸看起来更加引人犯罪,更加让人无法抗拒。

 “求我什么啊…”紫幽仿若无意地不解问道,一只小巧可爱的玉足已经不安分地滑到龙啸的前,饶有兴趣地夹住左边那颗刚刚摘下夹不久而紫红肿的可怜蓓蕾,肆意拉扯狎玩着,任由已经不起一点刺的龙啸难忍地呻出声,眼中的泪水差点就夺眶而出。

 唉…自己只不过是将一个如手腕细的镂空竹管在“媚妖”中浸泡了1个小时,然后放进他一直被填得满满的可怜菊而已嘛…“求求你…什么东西都可以放进去…我…我受不了了…紫幽…主人…求你…放什么东西进去都可以…”

 “老板好哦,人家好心让老板的身体休息一下,老板居然一点都不领情…”“是…是…我的小好想被东西满,好象被东西刺穿,什么东西都可以…”

 的泪水终于夺眶而出,被情驱动的龙啸再也顾不得羞与难堪,拼命地扭动着身子,颤声哀求着。中空的竹管只能将自己紧凑的小大大撑开,却完全没有办法让自己得到足。

 “媚妖”的药在自己紧张感的壁收缩下,已经迅速地控制了身体所有的感神经,自己可以清楚地感觉到羞人的从竹管的镂空处进入竹管内,然后缓缓地出体内…

 “呵呵…好啊…”突然,紫幽好象是发觉了什么好玩事情的孩子,故意嘲弄地望着‮腿双‬大大展开的龙啸…

 漉漉的内已经渐渐贴到了外面的高档长上,可以清楚地看到龙啸下体优美的轮廓,也可以清楚地看到靠近龙啸股沟的皮椅上的那一小摊刺眼而羞辱的水迹,更可以清楚地感觉到龙啸接近崩溃的望。

 “求…求你…”这种求不满的难受感觉已经快把龙啸给疯了,对于身体已经被调教得无比的龙啸来说,这样空虚而难受的感觉更加无法忍受。

 “老板…我想知道一件事…”望着自己眼前整个人都沦陷在自己控制之中的龙啸,紫幽的目光渐渐严肃起来。

 “如果…老板想让我留下…可以用另一种相反的方法的…可为什么…为什么老板要…”什么…紫幽平静而固执的目光令在情挣扎的龙啸有了一丝暂时的清明,怔怔地望着居高临下注视着自己的紫幽,过了好一会儿,才出一丝无奈的苦笑。

 艰难地站起身来,全身轻颤的龙啸在紫幽不解的目光,死死搂住了紫幽,将头紧紧地靠在紫幽的右肩,又迟疑了好一会儿,才苦笑着吐出一句令紫幽的脑海一片空白的话…“我…曾经趁你睡觉的时候把你绑到调教台上…”

 “…那…那为什么…”任由龙啸死死地抱着自己,紫幽的眼中闪出一丝涩涩的茫然,以龙啸的调教手法…只要他调教自己…自己是逃不掉的,可…为什么…“你想问我为什么没有那样做是吗?”

 “…”“那时我也不知道…真的不知道…”角已经挂着无奈苦笑的龙啸轻轻吻着紫幽优美的玉颈,小心翼翼地引逗着紫幽的潜在的望,足地听到紫幽无意识变得急促的呼吸声。

 自己…那时真的不知道…是真的…现在…依旧不知道…也许,从那个时候起,自己就注定要成为他的奴隶吧,无法征服别人的调教师,只能被人征服,也许…从自己第一眼看到他的时候…自己就已经被他征服了…

 “啸…”“嗯…”“后悔吗?”“…你知道的…”(全书完)  m.AAxiXS.coM
上章 调教老板 下章